第190章 身边的是谁?

吱呀~~~

火柴刚刚被点亮后,忽的,教室的房门缓缓打开。

并没有起风,教室门不知为什么被打开了。

很有节奏的往里推着,像是有人推开了门似的。

老旧的教室门,在这种缓慢“被推开”的节奏下,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在场几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本能的偏过头去看着教室大门的方向。

叶小天扫了眼教室门的方向,没有人。

他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没人的话,这们怎么如此有节奏的被推开了?”

“难道是我的阴阳眼又失效了,看不见有不干净的东西进来了?”

就在叶小天疑惑的同时,教室外的楼道上掀起一股寒风,带着地上一些碎纸片,飞了进来。

靠近楼道的那一边。

被白色塑料袋封好的破窗户上,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有一扇窗户也没关严实,被这股莫名其妙掀起的风吹的一开一合,吱吱呀呀的来回晃动着。

呜呜呜~~~

寒风也顺势吹了进来,只是那声音不怎么好听,是如婴儿般的哭泣声。

听着让人觉得整个教室里的空气都降低了好几度似的,很冷,刺骨的那种冷。

“原来是风吹动的?”

叶小天认为是自己想多了,没有再看。

身边的莉莉抱怨了一句:“小武,你怎么没锁门啊?”

“算了算了,我去关了。”

说着,莉莉起身,走向教室门。

吱呀呀的将教室门关上之后,反锁了起来。

又顺手将那扇一开一合的窗户关上。

呼啸着发出声响的寒风在莉莉关上窗户之前的那一刻,钻进了教室。

噗~~~

风把小武手中刚刚点燃不久的拉住吹灭了。

整个教室里,一时陷入黑暗。

坐在一起的众人看不清窗边的莉莉了,但她的胆子似乎很大,并没有惊慌到叫出声来。

刺啦~~~

小武又点燃了一根蜡烛。

大家再次看到了带着白面具的红发莉莉。

她回来时,经过叶小天的身边,温柔的小手还在叶小天的后背上有节奏的用着两根手指掠过。

感受着莉莉两根手指的节奏,叶小天内心有些无语。

那分明就是调/戏。

“这个小姑娘,才多大的年纪,就知道搞这些幺蛾子?”

大家重新坐定。

叶小天的目光又回到了每个人的白面具上。

每张白面具都留有两个眼眶的空,里映照着的那些白面具很清晰。

大家坐的又很近,都能看到对面的人带着的白面具里映照的其他人面具后的双眼。

叶小天扫了眼旁边的莉莉。

看着对方面具里映照的那些面具,心里一阵发寒。

可只看了一眼,就发觉似乎哪里不对劲。

他下意识的数了数。

“1、2、3……7!”

“七张面具,没什么不对的。”

叶小天以为自己是多想了,刚刚松下了一口气,可瞬间,一颗心脏急速跳动。

他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莉莉的面具里,映照着七张白面具!

这是不可能存在的现象。

因为,在场一共七个人!

莉莉的面具里,是不可能倒映着自己的面具的!

现在,教室里多出了一个人来!

“难道,是刚刚门打开后,进来了什么人?”

“我的阴阳眼真的失灵了吗?”

叶小天快速的再看了一眼身边莉莉的面具,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

从面具里记下了所有人的位置。

那个拿着火柴的人旁边也坐着一个戴面具的人!

是小武的旁边?

叶小天记得很清楚,方才分座位的时候,大家都两两坐在一边,因为是单数,所以小武一个人坐一边!

他猛地转过头去,看小武的位置。

小武旁边,的确有个带着白面具的人。对方的面具下,还露出了一头没有挡住的红发。

“红发?”

“原来是莉莉坐在小武旁边。”

叶小天松下了一口气,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呢。

他看着小武正拿着刚刚点亮的火柴往四张拼好的桌子正中间那根白蜡烛上凑去。

旁边的红发莉莉,面具后露出期盼的眼神,紧盯着要点亮的白蜡烛。

就在蜡烛要点亮的那一刻。

叶小天听到坐在自己左边那个,突然吹了口气。

火柴灭了。

整个教室里陷入了一片黑暗,谁也看不清谁。

火柴被吹灭,叶小天内心不觉有些好笑,想着自己身边坐着的人,心道:“莉莉真讠……”

调皮二字还没说出口,他的后背猛地一凉。

“等等?”

“莉莉?”

“莉莉不是坐在我身边吗?”

“那我刚刚看到小武旁边的那个红发女人,是谁?”

一瞬间,叶小天感到浑身发毛,好端端的,多了一个红发女人?

恍惚间,叶小天不禁替小武感到悲哀,毕竟对方身边坐了一个不明生物,不出意外的话,很可能就是鬼。

可转念间,他又懵了。

“坐在我身边的女人是去关门后回来的!”

“当时火柴灭了,整个房间里都陷入了一片黑暗,好几秒后我们才重新看到她。”

“那么,回来的,真的是莉莉吗?!!”

“有可能,倒霉的是我啊!”

刺啦~~~

小武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异样似的,再次点燃了蜡烛。

嘴里抱怨着:“我就说带打火机吧,火柴多不好用。刚刚点着,竟然呲火了~~~”

“行了,呲火就呲火,总不能每一根火柴都呲火吧!你也别抱怨了,赶紧点火啊!”

“对对,快点蜡烛,我们等着问笔仙问题呢!”

几个女人你一嘴我一句,催促着小武抓紧时间。

叶小天并没有催,而是陷入了困惑之中。

刚刚他们在说的是:呲火???

叶小天懂这两个字的意思,那是江州的方言。

火柴上的黄磷出现了问题,杂质过多,点燃后“刺”的一下立马熄灭,就叫呲火。

大家都认为是呲火?

那就证明,刚刚自己听到身边“莉莉”调皮的吹灭火柴声,对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

只有自己能听见?

这是否也就简介的证明了,所有人都看不到自己身边的莉莉?

咕噜~~~

无法确认阴阳眼到底失没失效,叶小天整个人都懵了,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下一刻,火柴重新点燃。

微弱的火光亮起的那一瞬间,他看到身边白面具下的那双眼睛。

没有黑色的瞳孔,惨白无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