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对鬼屋起了坏心思

“难道又有生意了?”

叶小天想着,收拾好个人卫生后,往大门方向而去。

开门之后,一张脸当时就拉了下来。

眼前,为首的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梳着油光锃亮的发型。

他的身后,是男男女女的一群人。

看起来是肥腻男子的下属。

让叶小天拉着脸的,是在这中年男子身边那一位一直陪着笑脸的尖嘴猴腮瘦高个。

瘦高个名叫徐凯安,是将这间恐怖屋租给叶小天,并和他的前身签订十年合约的房东。

看到来人,叶小天下意识的又去掏了掏口袋。

租金压根就不够啊!

徐凯安见叶小天终于是开门了,快步上前。

摇头晃脑的一副上位者身边哈巴狗的模样,冲叶小天说道:“小天啊,我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凯胜投资的赵总。今天赵总亲自过来呢,主要是想看看这块商铺,他可是打算买下来。”

赵总眼角余光都没有瞥一眼叶小天,显然是不屑于这种小打小闹的商家为伍。

对方如此,原本出于礼貌打算去和对方握手的叶小天也就置之不理。

徐凯安话中意思很明显。

是要解约了。

要是放在以前,对方主动提出这事,叶小天巴不得立马解约。

但现在不同了。

恐怖屋关系到叶小天的惊悚乐园系统。

系统可是作为穿越者的福利,就更别说叶小天往后想要继续活下去,还得靠系统续命。

解约之后,系统还会不会继续绑定,叶小天无从得知。

他可不敢冒这个险。

那不是拿生命开玩笑么?

叶小天打量了一番那油头肥腻的赵总,也没多看,而是问徐凯安道:“徐老板,恐怖屋我已经签了十年合约,怎么赵老板又来搞投资?再说了,这块不是快拆迁了么?现在搞投资,不铁定要赔?”

当然,虽然嘴上这么说。

其实叶小天心里也明白,赵总作为投资人在这种要拆迁的地方投资,肯定是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

这是打算钻空子捞一笔呢。

“所以说你还年轻,很多事你不懂。赵总这么做,定然是有他的道理。其他的你别管,今天我把合同带来了,你只要在这解约书上面签个字就行了。”

说着,徐凯安把夹在怀里的文件袋递到叶小天面前。

“不好意思,徐老板,这恐怖屋我要继续做下去。解约的事情,我不同意。”

叶小天也不去接文件袋,直接拒绝。

“你,你不同意解约?”

徐凯安显然是懵了,向叶小天递签字笔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

“小天,你可想清楚了!再有几天,你又该交租了。你这破地方的生意什么样,我比你这个做老板的心里都清楚。到时候拿不出租金,你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徐凯安的面色当即有些难看,恶狠狠的看着叶小天。

“那就等到交租那天再说吧。”

叶小天知道自己现在面临的处境,但是他也只能咬牙如此。

先拖到交房租那天再说呗。

不然还能怎样?

“小徐,你能不能谈好,谈不好别耽误我时间!我还有事,今天签不了,你这地我也就不要了。”

那边赵总显然是有些不乐意了,喊了一嗓子。

这是在给徐凯安施加压力。

徐凯安当即面色不善,但见叶小天态度十分坚决的模样。

这才咬牙比了个“三”的手势,说道:“因为是我主动解约,所以我赔你这个数!”

看来这个徐凯安,把这个恐怖屋卖给那赵总能得到不少好处。

叶小天当然知道,对方的意思不是三万。

而是三千的意思。

以徐扒皮的本性,不可能太大气的。

三千,就算叶小天真的答应解约,那还不够之前购买恐怖屋里那些设施回本的。

徐凯安这明显是把叶小天当傻子了。

“谢谢徐老板的好意,我是不会解约的。我还有事,就不多陪诸位了。”

叶小天说完,转身往恐怖屋里而去。

身后徐凯安又叫了两嗓子,他也权当没有听到。

赵总见状,心里咯噔一下。

这块地他是必须要拿下来的,但是也不能表现的太过,否则可能还要给徐凯安更多的好处,自己就赚不了太多了。

赵总面色淡然的看了眼徐凯安,说道:“这就是你来前和我说的五分钟就解决?”

徐凯安的面色更加难看了。

“我也不知道这傻小子今天吃错什么药了。”

“能不能解决?不能解决我先就去隔壁那几家店铺谈了。”

他话语刚落。

一位身材高挑,穿着性感的女人立马走上前。

这是赵总的秘书。

秘书恭敬的说道:“赵总,隔壁还有两家饭店,几间商铺和一家服装店,我们先过哪一家?”

这块所有的门面,数叶小天的鬼屋占地面积最大。

叶小天这一家,和其他那所有的店铺加起来面积都差不多。

而且其他那几家,其中有几间就是房东本人自己在经营。

人家自己说不定还在等拆迁呢。

能不能拿下来还另说。

就算能拿下来,赵总需要付出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也就更大。

也就是徐凯安做生意赔本了,急需用钱。等拆迁又等不及,他自然更想先拿下徐凯安的地盘。

所以秘书和赵总这一套配合,都是做戏。

徐凯安可没发现这是在做戏给自己看。

他已经有些急了。

见赵总一行人要往其他店铺走了,他连忙喊道:“赵总,赵总,您先别走!您也知道,我这家店铺比他们的价值都高。您就稍微多花点时间,也是值得的对吗?”

徐凯安也不傻,知道自己的优势。

赵总笑了笑,道:“你这地是不错,我也承认。但是看起来,你这完全没有谈下来的可能。我们国家对征信的问题高度重视,你强行违约的话,一辈子就毁了。这样的情况下,你告诉我你有办法拿下?”

徐凯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道:“违约肯定不行,但是,我可以去做游客啊!”

“你什么意思?”

赵总一听,觉得有点意思,当即反问。

“如果我们以游客的身份进去,被‘吓’到的同时,不小心破坏了一些设备,那他自然就会明白,从而妥协了。”

徐凯安的面色越发的阴险。

就连赵总这样投机取巧的奸商,都不免觉得有些可怕。

见赵总还有犹豫,徐凯安又说道:“他的恐怖屋里,就一个场景,叫做‘守灵人’!除了门口有个监控,里面可没有。游客免责声明也说了,非恶意损坏是不需要赔偿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