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你,可以死了!

无上真人的话刚问完,叶小天又是一脚踩在了对方那被自己踢断的腿骨上。

“呃啊~~~别踩了,我求你了!”

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无上真人面容惨白的求饶着。

叶小天这才感觉自己出了些气,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对方的面前。

他很清楚,无上真人现在断了一条腿,是不可能逃的了。

但为了以防万一,叶小天仍是用一只脚踩在了对方那只用刀子割除符文图案的手上。

他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符文。

但叶小天的直觉告诉他,一定要细心防范。

坐在泥泞的土地上后,叶小天喘了几口粗气。这才缓缓开口道:“呵……你若不是这么蠢,那我今日就真的会死在你的手上。”

他本不想与无上真人解释太多。

可他依旧这么做了,目的是——让对方死个明白!

从刚才开始,他就没打算让无上真人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无上真人不太懂叶小天话中的意思,又问道:“我怎么蠢了?”

“怎么蠢?”

叶小天笑了笑,继续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这只被我踩着的手上,是某种禁忌的符文吧?既然你都能以此来控制厉鬼,可你为什么要让他一点点戏耍我?”

“我……”

无上真人没敢接话,他怕叶小天再把自己的另一条腿打断。

叶小天又是冷哼一声道:“既然你不敢说,那我就说说我的猜测,你看看对不对。”

“你在我的鬼屋里,被吓的够呛,而你认为,那一切都是我做的。所以,你今日目的是让我体验一下那日你在鬼屋里遭受过的绝望?”

“你想折磨我,把我折磨到崩溃,一如你那天的遭遇一样。”

“对吗?”

听完叶小天的话,无上真人的脸上满是诧异和不敢相信。

从他的表情上,叶小天知道,自己猜对了。

可无上真人仍是不死心的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一切是我在操控的?”

叶小天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伸出了一根手指:“我今天的遭遇与你那天在鬼屋里的太像了,先是被厉鬼引到一个地方,就像你被假徒弟引到澡堂;然后,那个引路的厉鬼又消失了,这点也一模一样;接着,让我在什么的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底下冒出的鬼手往下拉拽,这不是和你被布娃娃的手拉入水里呛一样吗?”

“不,你说的太牵强了!仅凭这些,你怎么能猜到是我!”

无上真人满是质疑的反驳道。

叶小天再次冷笑道:“是的,这是很牵强。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白衣鬼明明能轻松杀死我,却为什么一直不那么做呢?”

“当时我便有所怀疑,白衣鬼是想要折磨我,想要让我崩溃!”

“可是我与他无冤无仇的,他这么做的意义在哪?就因为鬼做事不需要逻辑吗?思来想去,我发现近期得罪的人只有你一个啊!而且你还迟迟没有动静,本来就让我觉得很奇怪了。”

“而且今天在墓地里,每一次当我面临危险感到害怕的时,草丛里发出笑意,像是有人喜欢看我被吓到,这不奇怪吗?”

“因为你得意啊!你看到我和你在鬼屋里一样无助害怕,所以忍不住想笑啊!”

“你认为雨声很大,加上我们本就接触的很少,所以你认为我不可能听出来是你的声音。”

“我当时的确认为是另一只鬼在这里看着这一切。”

“可是,如果真的是鬼的话,他为什么一直在‘看戏’,却迟迟没有出现?”

其实听到这里,无上真人也大致的能拼凑出一些画面。

只有心思缜密一些,总能怀疑到自己头上。

可,那也仅仅是怀疑吧?

叶小天见状,缓了口气,又继续说道:“还不明白吗?那我再告诉你一点。你最致命的错误,便是让白衣鬼放出那红色连衣裙的女鬼之后的行为!”

“那个时候我犯了什么错?”

无上真人连忙反问。

叶小天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说道:“你发现从墓里爬出了的这些鬼被我制服了,所以就想让他俩直接弄死我。”

“可当时我离女鬼的坟墓只有短短的几步路。可你却让站在那上面的白衣鬼不断向看不到任何东西的我传递一个信息,他在靠近向我靠近!”

“他是瘸子吗?那么点路,脚步声响了那么久都没走到我面前?”

“而且,为什么你要蠢到等他放出女鬼后,还让女鬼消失,从我后面给我传来她在靠近的感觉???”

“她直接和白衣鬼一起,冲到我面前掐死我不行吗?”

“你这么做,还是不甘心啊!想让我发现前后都有鬼,进退无助,让我绝望啊!”

“都到最后关键时刻了,你还要吓我?”

叶小天看着此刻已经略显的痴傻无上真人,笑了笑,轻轻拍打着对方的脸蛋说道:“反派死于话多啊!你不明白?你弄些弯弯绕绕的有什么用?不是给我机会吗?直接杀了我,心里不痛快些吗?”

啪啪啪~~~

叶小天一巴掌又巴掌拍在无上真人的脸上。

眼神之中,满满都是怒其不争之意。

“我明白了……我就应该直接弄死你!”无上真人听到这里,缓缓开口话语之中,满是有气无力的失落情愫。

他抬头看了眼叶小天,又问道:“所以,你说的演技是什么意思?”

“你特闷是真的蠢啊!”

叶小天真的被这个傻缺气到了,他握起绣娘的剪刀,缓缓开口说道:“因为自从你第一次发出笑声是,我就怀疑过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想折磨我。所以,后面我一直在演戏啊,就是为了让幕后人物漏出破绽,判断我能否对付的了他。”

话音刚落。

却是响起了一声惨叫。

“啊啊啊~~~”

原来是叶小天突然移开了踩住无上真人用刀子划出符文的手,一剪刀下去,刺了个对穿。

手掌被钉剪刀定在泥泞的坟间土地上,无上真人痛的想要打滚都做不到。

叶小天缓缓站起身来,看着身下的无上真人。

吐出了几个字:“你,可以死了!”

无上真人左手护着被刺穿的右手,在地上冲叶小天惨叫着:“不!你不能杀我!杀了我,警察会查到你的头上,你会蹲一辈子监狱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