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发笑的墓碑

随着叶小天的咆哮,那边的土葬群草丛里,响起了一个古怪的笑声。

“嘿嘿嘿~~~”

声音内饱含着兴奋之意。

能听的出来,声音的主人,很喜欢看到叶小天这种歇斯底里和绝望的模样。

同时,这声音又点到为止,只有短短的一秒不到。

叶小天想要用手电去照亮那个方向,看看是什么东西在奸笑。

可是白衣人就在他的前方,这限制了手电的功效。

点不亮。

他慌忙的掏出手机,点亮手机手电筒功能。

可手机手电筒的光芒太微弱,根本就不足以照亮那么远的地方。

加上现在还下着雨,就更加看不清了。

叶小天的手机可不防水,本就被他湿漉漉的衣衫浸透了许久,现在强行工作。

没有几秒,便罢工了。

啪!

又一只冰凉刺骨的手抓住了叶小天的脚踝。

他的身体本能的一惊。

叶小天已经有了两次应对的经验,本能反应就是回手一剪刀,刺在了那只手臂上。

光点在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时出现。

这支从地底伸出的手,也追随着它的两位前辈,烟消云散。

绣娘的剪刀,到底是青铜宝箱开出的东西。

在驱邪手电,灵蚊无人都失去作用的同时,它仍在帮助叶小天战斗着。

这也就让叶小天坚定了一个信念,不论如何,接下来一定要开启更高级的宝箱,以便获得更加实用且能对付更凶狠厉鬼的道具。

刺掉这只手臂之后。

叶小天顺着声音,瞄准了身边的另外两个正在向上拱动的墓地。

距离较近,微弱的光芒下,他目光死死盯着那水泥地。

噗嗤!

水泥地裂开一条大缝,一支手掌伸出。

在这个手掌刚刚出现在叶小天模糊的视线之中时,他便猛地一剪子扎了下去。

咯吱吱吱~~~

又是一条手臂,化作光点消散。

“还有一支!”

叶小天清清楚楚的记得,之前在自己所在这这块区域,一共有四个墓地发出了阵阵窸窸窣窣的拱土声。

摔倒之后,一共解决了三支。

他猛地一偏脑袋,对准了最后的声音来源。

噗嗤!

五根骨瘦如柴的手指从水泥地的裂缝中伸出!

叶小天等不及了,直接一剪子下去,用力一掐,生生的就那干枯的手指剪掉四根!

整只手也因此化作星星光点。

“解决了!”

他猛地一个咸鱼打挺,从地上撑了起来。

顾不上满手的泥泞,在嘴边狠狠的擦拭了一把,吐出了一口血水。

那是刚刚被地底的手臂抓住脚踝绊倒后,嘴角磕出的血。

虽说很疼,但叶小天认为自己能忍!

当务之急,是要干掉那个明显更强的白衣人!

“来啊!”

叶小天暴喝一声,给自己壮胆。

同时,挥舞着手中绣娘的剪刀,猛地朝着记忆中白衣人的方向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很快,几步便到了原本应该属于白衣人的地方。

然而,可见视线范围内,空空如也。

白衣人又消失了!

对方的行为,无疑惹怒了叶小天。

他爆喝道:“草泥马,躲躲藏藏的,是很享受这种戏耍我的感觉吗?还有什么手段,全部使出来!老子要是被你吓的叫一声,就算你赢!”

叶小天的语气极其刚硬,怕是任何人听了,都要抖上三抖。

可那白衣人似乎并不吃他这一套,压根就没有出现。

“不出来?”

“再不出来,老子就走了!”

“恕不奉陪!”

一番话说完,叶小天便真的就什么都不管,顺着模糊不清的视线,往前飞快步走去。

步子很快。

可还没出五秒,又有声音响了起来。

是原先那个地方,土葬群的密集草丛中发出来的。

它又在晃动草丛,似乎是在里面行走!

听到这声音的同时,叶小天嘴角出现了一抹极为不明显的笑意。

“终于忍不住了吗?”

叶小天拿起剪刀,回身就往那声音发出的方向冲过去。

好似是发现了叶小天的举动,草丛里的动静愈发的大了起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响起。

偶尔还伴随着几根枯枝烂木被踩断的响动。

几步超前,脚下有个不宽的小沟。

今日下雨,小沟里慢慢的都是积水在流动。

哗啦啦的响个不停,甚是聒噪。

这是人工挖掘的,用来为土葬群排水,防止下雨的时候有积雨。

尸体被水泡着,也是有可能引发不好的结果。

叶小天没有管这条满是小沟,大步一跨,跳入了土葬群中。

当他刚刚进入之后,那原本一直响动的草丛突然静止了。

像是躲在里面的东西,不想被叶小天发现自己的身形。

叶小天哪里会由着对方躲藏?

他之所以跳下来,便是为了要弄死对方。

比人还高的杂草让他的深陷其中,无法看清周身任何方向的动静。

叶小天只能凭借记忆,往右手边看去。

扒开杂草。

手指被锯草割破皮肉,鲜血一点一滴的掉落,混入绵绵细雨中淡化。

他正欲迈步向前,却无故刮起一阵阴风。

这股风格外的阴寒,直接将叶小天面前密集的杂草给分成两半,如劈开的海浪一般。

杂草分开,叶小天的视线也就稍微远了一些,大概有半米的样子。

不知为何,他正前方半米处,亮起了两团在空中飘浮的蓝色火焰。

“鬼火?”

“妈的,下雨天墓地里也能出现鬼火吗?”

叶小天还算有些常识,知道鬼火是尸体腐烂后经过变化生成磷化氢,自燃产生的。

可鬼火通常出现在农村,多于夏季干燥天出现在坟墓间。

现在是特么的下雨天啊!

这股火光的出现有些莫名其妙,让叶小天的身体微微发颤。

火焰光芒虽说微弱,但仍将下方的场景照亮。

叶小天本就离得不远,是以能清楚的看清楚,自己的正前方,正是那只白纸扎的丹顶鹤!

脚下还踩着一个倒落在地的花圈。

他面对的,就是那块上面挂着一张穿着红色连衣裙,半低着头,脸被刘海挡住的诡异墓碑!

叶小天视线中央,就是墓碑中的女人。

还未来的及转移目光。

耳边响起了一个古怪的笑声,似是墓碑中的女人发出来的。

“桀桀桀桀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