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骨灰盒!

此前,叶小天只知道在江州市和NP市的交接地带有个乱葬岗。

可乱葬岗这种地方,谁会闲着没事去看看是啥样的呢?

是以此前,他并没有来过这里。

今次,才是叶小天第一次到这么个地方。

两种风格截然不同的墓葬区域并立在这块地方,让他不禁有些疑惑。

这种场面,可是极其罕见的。

叶小天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国家早就严禁土葬了,现在人走后,都是实行的火化制度,无疑是葬在新式墓群的。”

“可是,这边为什么都是土葬?”

他又将驱邪手电的光芒对准了那杂草丛生的土葬群,仔细的又扫了一遍。

光芒一扫之下,叶小天眼角余光刚好看到了路边的一块石碑。

石碑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NP市!

“原来,这里是NP市的地界?”

“也就是说,土葬群都是南平他们这边的。”

“南平虽然与江州相邻,但是经济条件却是远远落后的。所以这块墓地,应该是还没来得及规划整改?”

“看着杂草丛生的样子,看来也是荒废了许久。毕竟,现在只允许祭拜,不允许仍在此地土葬。”

叶小天这么猜测着。

正准备收起驱邪手电,往属于江州市的现代化墓葬群看去。

打算在其中找到一些线索。

可是这时,他的视线里,看到了土葬群的某座坟墓。

那块墓碑侧面对着叶小天,但其两边摆放了一些花圈,还有一只白纸扎的丹顶鹤。

穿越之前,在叶小天的家乡。

这种白纸扎的丹顶鹤是在死者封棺入土那一天,由其直系家属中最小的男童举着,带往墓葬地的。

所以,那个时候他们村子里的老人,又把这白纸扎的丹顶鹤,叫做“引路鸡”。

寓意不言而喻,是给死去的亡灵引路,让其入土为安。

回想着记忆中的墓葬规矩,现在看到这白纸扎的丹顶鹤时,叶小天的内心不禁还泛起了一丝思乡的情绪。

只是,这个情绪没能在他的脑中停留超过三秒。

叶小天便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浑身一震!

他想到的,便是关于“引路鸡”的事情,这种东西,只有在死者入葬的那一天,才会用的。

而眼前,那引路鸡虽然早已被雨水打的有些残破。

但模样,并不像是放了太久似的。

这也就说明了,土葬群里,自己看到这这座墓,是新入葬不久的!

“已经命令禁止了土葬,怎么最近还有新入土的死者?”

这个念头涌上叶小天的心头。

继而,让他想起了那个一路将自己引过来的白衣人。

对方,不恰恰就是披麻戴孝吗!

“那个人,是这死者的家属吗?!”

“他让我过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应该与这座墓有关!”

思及至此,叶小天顺着脚下泥泞不堪的小路,往前走了两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角度。

再往那座墓看去,墓碑上赫然是——一张照片!

彩色全身照!

一身红色连衣裙!

照片中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子。

可是,她半低着头,脸被长长的刘海所遮挡,压根看不到长什么样子。

叶小天当即用手电扫视了一圈视线中能看到的其他几座墓碑。

土葬群的每一座墓碑上,都只有简简单单的字。

完全与这一个墓碑不同。

似乎,这位女死者,很不合群似的。

“不对,不对!”

“有什么人会在墓碑上用照片全身照?”

“不仅如此,照片还看不到脸,而且穿着一身红衣服?”

“这不符合常理!”

“这里有问题!一定问题!”

可还没等叶小天继续往下想去,他发现自己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古怪的声音。

嗉~~~

嗉嗉嗉~~~

这个声音,像是有人手捧着一个罐子,努力的摇晃着,罐子里的沙子在里面来回摆动撞击发出来的。

还未转身,叶小天就能大致的估测到。

这个声音来自他的身后大约三米左右的方向。

刚才叶小天先看过了那一边,那里都是现代化的墓葬群。

如果从自己站立的方向往后推的话,晃着罐子里的沙子的声音,应该来自背后往后推六七块墓碑的位置。

“等等!”

“罐子里装沙子?”

“罐子是骨灰盒!沙子……是,骨!灰!”

“我的身后,有人在摇骨灰盒!”

想到这里,叶小天的脸骤然失色,那里还顾得上去研究刚刚这座不同寻常又很诡异的墓碑是否与那披麻戴孝的白衣人有关。

他猛地转身,右手食指点在驱邪手电红色按钮之上,做好了随时按下去的准备。

转过身来,入眼处什么都没有!

“操!”

“不可能是幻觉!”

“就是这个方向,一定是有人在摇晃骨灰盒!”

叶小天快速将驱邪手电换到左手上,紧紧攥住绣娘的剪刀,冲向了视线中的某座现代化墓碑!

他确信,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叶小天嘴中厉声爆喝着。

“给老子滚出来,你有胆子把我引过来,却没胆子弄死我?”

“你想弄死我,我正好也要弄死你!”

“出来拼个高低!”

叶小天坚定的认为,在自己背后摇晃着骨灰盒的,就是那披麻戴孝的白衣人!

本就只有三米左右的距离。

他快步穿梭在墓碑群里,几个大跨步,站在了那声音响动的地方。

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视线前方的那块墓地。

叶小天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因为那墓碑此刻倒在地上,断裂成了两截。

墓碑后那40*40厘米水泥圈起来的小方块里,是一个约莫半米深的泥洞!

泥洞两边,堆满了新鲜的泥土!

墓,被人挖开了!

而且很可能就是刚刚才挖开的!

“什么人在这挖坟掘墓?”

“难道,是那个白衣人挖的吗?”

叶小天刚刚想到这里,便从地上断裂的墓碑上找到了答案——不是白衣人!

因为,那已经分成两截的墓碑上,各有半张黑白照片。

而照片中的人,正是那个披麻戴孝的白衣人!

这,就是他的墓!

咕噜~~~

叶小天吞咽了一口口水。

想到了一个可能!

有人从外面,把白衣人的墓挖开,将他放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