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惊天发现

经过整整一日的休息,苏雨珺的状态明显好了许多。

但依旧是手无缚鸡之力,需要继续躺在床上休息,好在是现在能吃一点流食了。

这一晚,轮到叶小天为苏雨珺守夜的时候,他又做了一次蛋炒饭进行实验,陌依旧没有出现。

大约是凌晨两点多的时候。

叶小天有些困了。

坚持不住的他决定去鬼屋的储藏室拿瓶风油精,好治一治困意。

刚进储物室,就看到了里面多了几个行李箱。

“看来苏雨珺和童童为了凑钱给那无上真人,把店铺盘出去之后,真没有地方去了,东西都搬到我的仓库里放着了。”

“这帮我把仓库整理了一下,搞的我还不适应了。”

叶小天双目来回的找着,试图找到自己放着风油精的小纸盒。

但现在仓库里不再像以前那般乱糟糟之后,他还真的有点找不到了。

胡乱的翻找了一阵,不小心碰倒了一个纸箱子。

看着掉落一地的东西,叶小天叹了口气道:“唉,先收拾吧。”

小心翼翼的将东西一样一样的捡起。

突然间,他眉头一皱。

入眼处的角落里,是一个红漆铜锁木箱,看起来是很古朴的款式。

“古董?”

“是童童的还是苏雨珺的?”

叶小天看着那个放在柜子角落后方的红漆铜锁木箱,有些好奇。

随意的看了两眼,他发现木箱子的下半部分都泛潮了。

“把木箱子放在这里,也真是大意!时间久了,里面的东西都会泛潮坏掉了。”

叶小天随手将这个古朴的箱子拿了出来。

“潮的这么厉害?”

“不行,得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晾干。”

“但愿这里面不是女人的私密东西,不然就怪尴尬的。”

他一边想着,顺手就去要开那铜锁。

可是,这看起来古董一样的铜锁,却不是装饰,是真的将锁上了。

“得了,只能光晾箱子了。”

随手将箱子放在柜子上面,斜对面是储物间的窗户,打开窗户刚好能通风。

放好木箱子,他走到了那扇高高的小窗户边,踮脚去打开窗户。

可在这时,他却摸到了一件金属制的东西,冰冰凉的。

叶小天微微皱眉,将那东西拿了下来。

“钥匙?”

“这是铜锁的钥匙?”

“木箱子放在角落里,却把钥匙放的这么高?”

“两样都放在不容易发现的地方,是不想让人知道箱子里有什么东西?”

看着手中造型古怪的钥匙,叶小天心中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预感。

他认为,如古董一样的木箱子里,有秘密!

好奇心促使着他拿着这把钥匙走到了木箱子旁边,再三犹豫着要不要打开一看究竟。

理智却又告诉他,既然明知道这里面有秘密,就不能去看!

叶小天站在原地纠结了许久。

“童童来鬼屋打工,寄宿在衣语服装店,没道理会把自己的秘密一起带着。这箱子,应该是苏雨珺的!”

“里面很可能就是她的秘密!”

想到这里,叶小天就不再犹豫,将钥匙塞进了锁扣。

他太想知道苏雨珺到底是人是鬼了。

打开箱子的一刹那,叶小天有些后悔。

入眼处,是一些看似是用来梳妆打扮用的铜镜、胭脂盒、玉发簪、金银耳坠……都是些与女人梳妆打扮相关的东西。

“祖辈留下传家的嫁妆吗?”

“难怪会藏的这么好。”

叶小天失望的将木箱子盖上。

“不对!”

“苏雨珺是孤儿,哪里会有什么祖传的嫁妆?”

又快速的将木箱打开,仔细的端详着每一样东西。

可这些物件,并没有特殊之处,只是能确定的是,的确像是古董。

叶小天皱眉想了想,掏出手机,将所有的物件都一一拍下。

“这是什么?画吗?”

拍好之后,他的目光又聚焦在旁边那卷用一缕红绳系住的画卷。

叶小天小心翼翼的解开红绳。

缓缓将这副画卷摊开,入眼处是一副古色古香的秋景图。

还没来得及欣赏这幅画的韵味,叶小天的目光便聚焦在画中,长亭里站立着,似是在盼望着什么人归来的女子。

“苏雨珺?!”

叶小天赫然发现,那半张脸,是苏雨珺。

她一袭如汉服般的素色长裙,表情落寞凄怜,令人观之便会惋惜不已。

“苏雨珺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幅画?”

“找人给自己画的吗?”

“不对,这幅画看起来很古老,至少有数百年的样子!”

叶小天看着画上岁月遗留的痕迹,当即判断,这幅画不可能是现代人给苏雨珺画的古风画。

这个发现,让他心下一惊。

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目光停留在右下角的落款上——叶小天!!!

“这画,是我给苏雨珺画的?”

“我……我是谁?”

看到这个落款,对叶小天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一时间,他六神无主的松开了画卷。

呆呆的站在原地。

“不可能,不可能!这画至少数百年以上的历史了!”

“我特么是穿越来的,这幅画怎么可能是我画的!”

“同名!”

“对,一定是同名!”

任凭叶小天不断的告诉自己,画中的落款是与自己同名的人所做,但也无法说服自己。

叶小天始终坚信,事情不可能那么巧。

所以,他不信!

他慌了,真的慌了。

先是陌说自己是她的夫君,而陌仅仅被封印,就是一千年。

现在,又是这样一幅有着自己落款的话,至少也是百年的历史。

这一切,让叶小天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他有些迷茫的看着这个小木盒,一动不动。

原本因为疲倦才来储物间找风油精的他,现在则是完全不困了。

现在反而还特别的清醒。

就是脑子有些乱。

叶小天就这么站了整整一夜!

直到储物间的小窗里透进那一缕朝阳的红光,照射在他的双眼上,才让他从这整晚的懵逼中解脱出来。

“天,亮了吗?”

“那我,到底是谁?”

叶小天仍在纠结着这个问题。

突然间,耳边传来了童童的声音:“天哥?天哥?你在哪?”

听到这个声音,叶小天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将这幅画拍照之后重新卷好,放入红漆铜锁的木箱子。

把箱子和钥匙物归原处,才走出了储物间。

叶小天冲着在大厅里高喊自己名字的童童说道:“我在这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