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人间!大师?

饶是情况紧急,但是叶小天还是很认真的看了一眼亚琴。

语重心长的说道:“若是被那些厉鬼们知道我是你放走的,那你……”

亚琴淡然的摇头道:“我会逃的,先生,你快走吧!即便你现在不逃,被那些厉鬼们赶上,我们俩还是都会死!”

“好!”

叶小天也知道这些,优柔寡断,只会让两个人都死。

他不再犹豫,跳到井口之上,冲着亚琴笑了笑,说道:“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三个孩子。”

“谢谢!”

噗咚!

一声激烈的水花声溅起,无数冰冷的水滴落在了古井的两边。

亚琴看着沉入井里叶小天,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下一刻,一道黑影出现在亚琴的面前。

亚琴当即跪地,瑟瑟发抖的恭敬说道:“冥王大人,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经完成了任务。”

黑影没有说话,只是大手一挥。

亚琴便从原地消失。

黑影喃喃自语道:“陌上花,人已放走,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一千年前我欠你的债,已经还了。此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黑影看着那口古井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解脱的释然。

显然是被这个背负了一千年的债,压了很久很久。

而今日,原本只是以为冥界闯入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

却没想到,在自己对那人类下了通缉令后,收到了陌上花的传信。

这困扰着自己一千年,对方却一直不像自己提要求的债。

终于还了!

当初的一些秘密,对方便会烂在肚子里了。

唰!

在厉鬼们兴奋的破门而入,冲进这农家别院前一秒,黑影从原地消失。

叶小天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种无边的黑暗里。

周围并不是水,自己的意识很模糊,没有思绪,乱糟糟的。

潜意识告诉叶小天,他在找什么。

但他也不清楚具体是什么。

忽然间,整个黑暗的时间里天旋地转。

他感觉自己要被这种剧烈的晃动给弄吐了,拼命挣扎着。

鬼屋内。

一把桃木剑在叶小天的身体上来回的点着。

时不时还有两口酒,被一个身穿古怪衣衫的人吐在叶小天的身上。

在这古怪衣衫的人身边,是面色苍白的苏雨珺,还有急的满头大汗,浑身虚脱无力的童童。

“哇呀呀呀!”

“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破!”

古怪衣衫的人,再次猛灌一口酒水,朝着手中桃木剑上吐去,厉喝一声,将桃木剑刺在了叶小天的胸口。

嘭!

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叶小天猛地一阵吸气,身体抽筋似的抖动了一下,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睁开双眼,看到了眼前留着山羊胡衣着古怪的人。

“天哥!你总算醒了,天哥!呜呜呜……”

这是童童焦急的声音。

此时她泪眼婆娑,满面苍夷。

还未等叶小天反应过来,一个温软如玉的身体扑进了他的怀里。

在他的耳边喃喃低语道:“天哥,谢谢你……”

说完这句话,便再没了动静。

叶小天下意识的低头去看,怀中的苏雨珺已经因为过度劳累,身体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他扫了一眼四周,心里终于是松下了一口气。

回来了!

顾不上几乎僵硬的全身,他强烈挣扎着站起身来,将苏雨珺扶到了床上,盖好被子。

“天哥!你总算回来了,你把我和雨珺吓死了!”

“半个月了!你都晕了半个月了!”

“雨珺在医院陪了你整整七天,医生说你完全没有了任何生命体征,已经死了。”

“雨珺不信,把你带回了鬼屋,整整九天,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陪着你。若不是期间她几次晕倒,被我强行注射了葡萄糖和营养液,只怕……”

“现在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童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右手不断的在脸上蹭着鼻涕泪水,丝毫没有一个漂亮女人该有的仪态。

十五天?

我竟然在炼狱和幽冥一共待了十五天?

看着眼前惨兮兮的泪人儿,叶小天刚想开口安慰,却被几声咳嗽打断了。

“咳咳咳!”

这是那山羊胡的怪人。

此时他已经将手中的桃木剑背在身后,单手捂嘴干咳着。

童童闻声,连忙说道:“大师,我们先出去吧,让天哥和雨珺单独待会!”

她拉着那大师的袖子,就往外走。

叶小天觉得那大师有些古怪的模样,本想跟着过去。

但眼下苏雨珺出于昏迷状态,加上自己刚刚从童童的口中得知,她整整九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如今身体一定虚弱到极点。

此时昏迷,自然是要有人照顾的。

他便不好跟过去。

叶小天随手抽过身边的一把小马扎,坐在了床边,看着昏迷的苏雨珺。

鬼屋外。

暂停营业的牌子还在挂着。

整个天音大厦,经过半个月,已经不是此前的那番萧条光景。

几乎所有原本关闭的店铺,都已经重新开张了。

高层的写字楼,也多多少少有新入住的公司在营业。

相对这些繁荣而言,叶小天原本红火的鬼屋,半月不经营,如今显得有些凄凉。

不仅如此,旁边不远处。

那间原本属于衣语服装店的店面,变成了一家儿童游泳体验馆。

店铺,被盘出去了。

山羊胡大师一本正经的站立在一旁,右手三根手指搓动着。

童童当即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从紧身的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张卡。

她感激涕零的说道:“谢谢大师!真的很谢谢您让天哥重新醒来。这张卡里,是我和雨珺所有的资产,包括我妈给我准备的陪嫁钱,我都拿出来了。虽然离您的要求还少了一点,但后续的我们还会凑,希望您能让我们缓缓!”

山羊胡大师面色略带不满,但手头动作却是丝毫不慢的拿过银行卡。

他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叹道:“唉……除魔卫道,本就是我辈该做的事情。原本是不该收你们的钱的,只是此次做法七日,实在让我元气大损,未来三年,都要靠药石补充。”

“大师,我懂的!我知道您辛苦,所以,等我们经济一旦缓过来一些,便立马给您把剩下的十二万块打过去,五十万,一分都不会少您的!”童童连声道谢,给山羊胡大师作揖道。

“去吧,去看看你朋友。”

山羊胡大手一挥,转身离去。

童童冲着大师的背影接连鞠了三次躬后,才慌忙的往鬼屋里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