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拜堂!

这女人……哦,不,这女鬼,也不对!

这个不知道是啥的雌性生物,性子也太霸道了吧?

叶小天完全无法适应。

对方说自己是她的夫君,就必须是她的夫君?

自己结了冥婚,她就要把与自己结成冥婚的“女鬼”找到,然后永恒囚禁在这炼狱里折磨?

这么看来,她的做派的确像是个王后。

可是叶小天真的很无语,自己压根就不是什么炼狱的王啊!

你特么拉上我干啥?

也不可能是幽冥面具让她误会的。

至少她第一次说自己是她的夫君时,也没抽到幽冥面具啊!

那到底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误会?

叶小天真的想不明白。

前世的自己,在地球平凡到不能再平凡,根本就不可能认识个炼狱里的王后!

她说她被封印了一千年。

难道自己一千年前的身份,是炼狱里的王?

不可能不可能!

叶小天虚晃着脑袋,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想抛出脑外。

陌缓缓的退后一步,很认真的看着叶小天,牵起了对方的手。

“跟我走。”

她话音刚落,还未等叶小天拒绝,就单手在身前虚晃。

刹那间,场景变化。

出现在叶小天眼前的,是一座看起来荒芜许久的宫殿。

蛛网横生,杂草遍布,梁柱倾斜,壁沿坍塌。

就连那原本气派宏达的朱漆木门,此时也是黯淡无光。

金色的圆环门扣,也半脱落了一支。

大门顶上的那块黑木金边牌匾上,用金粉写的三个大字,已经脱落了大半,完全就看不出这座宫殿曾经的名字。

看起来,的确是有千年没有人来过的模样。

“跟我进去。”

陌的声音轻飘飘的,不容人拒绝。

她也没有给叶小天任何拒绝的机会,拉着对方,出现在了宫殿内的一间古朴房间里。

像是女子的闺房。

只是,这闺房里也乱糟糟一片,满是灰尘。

陌随手一挥,整个房间里瞬间焕然一新,布置的像是新婚的婚房。

“你在这等我,妾先去洗澡。”

“千年未沾冥河水,我都快忘记了那寒彻刺骨的舒爽。”

话音刚落,陌便消失了。

千年没有洗澡,身上还能散发出那么迷人的香味?

叶小天忍不住咂舌。

怪物就是怪物。

四下扫了一眼,他看到了一扇雕花木门。

叶小天并没有直接往外冲,作那般傻事,除非脑袋长包了。

怎么出去?

如何从陌的手中逃走?

按照陌的说法,她已经完全恢复了实力。

可能届时现实中的苏雨珺即便发现了自己的身体,也无法叫醒了。

这让叶小天心头一凉。

必须自己想办法逃走,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手上!

靠自己,他只有这个念头。

不论陌多漂亮,他实在是接受不了在这荒芜的炼狱生活。

叶小天心里刚刚出现这个念头,闺房的四周便出现了陌的声音。

“不用想着逃走,在这炼狱里,无论你去哪,妾都会知晓。”

“……”

看来一般的办法行不通。

叶小天依稀记得,这个空间里的时间流速似乎和现实中不一样。

他也不知道,等自己想到办法逃走,再回到现实中,是不是已是百年之后了。

那个时候,怕是鬼屋早已荒废,被强拆了吧?

系统会不会因此自动与自己解除?

“唉,我真是杞人忧天。”

想太多了。

没想到办法之前,就先既来之,则安之。

消除了陌的戒备心,才能更好的找到逃跑的机会。

打定主意。

叶小天干脆往床上一躺。

虽然这是陌的床,但他觉得自己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等那个女人回来,很可能还是让自己睡在这。

叶小天的心倒是大,沾上枕头没几秒,竟然睡着了。

那块坚硬的玉枕,似乎在向外散发着阵阵清香,让他睡得格外香甜。

没睡到多大一会,他迷迷糊糊的发现有人凑到了身边。

叶小天猛地睁大眼睛,入眼处正是陌那张美到不像话的脸。

“千年前,你我拜堂尚未结束,我便遭了劫难。”

“如今,当重新拜堂。”

陌说话似乎从来不会张嘴,脸上的表情仍没有什么变化。

“拜堂?”

“不了不了,既然千年前没有拜成功,那就说明我们之间并不合适,我看这次也干脆算了吧。”

叶小天连忙摆手。

和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拜堂,开玩笑吧?

陌却像是没有听到这番话一般,随手一挥,闺房里便点燃了几根红蜡烛。

雕花的楠木窗上,新贴着大红的喜字。

二人的前方,出现一张红木桌,上面摆着些酒水与菜肴。

看起来很精致,香味四溢。

木桌与床榻之间,有两块蒲团,是用来跪拜时垫膝盖的。

“与妾拜堂吧。”

陌拉起叶小天的手,直接带到了蒲团旁。

“不行!结婚这么大的事,必须要父母到场公证啊!你还得给我爸妈敬茶呢!”

叶小天随口就编造了一个谎言。

“父母?”

陌很是平静的看着叶小天,又说道:“你我乃天地孕育所出,哪里能有什么父母?拜天拜地,就算是拜父母了。”

叶小天内心一阵无语,这真是越扯越不靠谱了!

你咋不说你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呢?

陌依旧我行我素,不由他有丝毫的拒绝,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勾。

啪!

叶小天双膝不受控制,跪在了蒲团之上。

完蛋了!

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尊重我的意见。

别说我不愿意和她结婚了,就算我愿意,往后也是妻管严啊!

陌并没有管叶小天脸上的不悦之色,双膝下跪。

嘭!

就在陌双膝触到蒲团的那一刻,突然一声闷响。

也不知为何,她竟被蒲团弹了起来。

直到这时,她的眉头终于是难道的又一次皱了起来,脸色有些不悦。

“手给我!”

陌拽起了叶小天的左手。

她那双好看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叶小天手腕上那道红色印记,脸色愈发难看。

“这冥婚在阻拦我与你的婚事!”

“呵!只要我想,天地法则又当如何?”

陌手指对着叶小天的手腕上那红色印记隔空虚弹,似是要解开这冥婚束缚。

然而,下一刻陌的表情凝固了半秒左右。

红色印记毫无变化,仍在!

她轻轻挥了挥手。

一切与拜堂成亲的物件,顷刻间消失不见。

“夫君,你先睡吧!拜堂的事再等等。”

“妾先告辞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