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爸爸,你不要我了吗?

柴坤被油腻导演训斥了一番,心里着实哭。

可他只是个演员,即便是当红的流量小生,又怎么敢和导演发脾气硬刚。

刚何况,现在的他还没缓过神来。

导演一声令下,要先拍其他场景,角落里的剧组人员和演员们,都跟着去了其他场景。

叶小天作为临时冒充的群演,自然不好久留,也跟着离去。

不过刚出门,他又偷偷的从另一边的侧面溜回了院子内。

整个院子里,只剩柴坤和墨菲两人。

墨菲凑到柴坤身边,轻声温柔的问道:“阿坤,你怎么了?”

“菲菲,你去那看看那口井,我刚刚明明看见了婴儿的。”

柴坤双眼无神,脸色惨白,艰难的吐出了这一句话。

“阿坤,井里怎么可能有婴儿的。”

墨菲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乖巧懂事的向那口井走去,毕竟是靠着柴坤才拿到这部电影的主演,自然要尽力讨好对方。

她探头探脑的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确认过后,墨菲冲柴坤说道:“没有,就一口普通的井而已,阿坤你是不是太累了,昨天白天拍了一整天戏,晚上……你又折腾了我一晚上,可能是太累了,出现了幻觉?”

“没有?怎么可能没有?”

柴坤像是疯了一般,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到井边去验证。

可井里确实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怎么可能!”

“我刚刚明明看见了的!”

“那么大的婴儿,三四个月的样子,惨白惨白的,怪吓人的!”

柴坤比划了一个大小,自顾自的像个疯子一般的说着。

“阿坤,你吓着我了!”

墨菲撒娇般说了一句,朝着柴坤走了过去。

而后一把挽住柴坤的手臂,用胸前那对饱满,狠狠的在对方的手臂上摩擦着。

“阿坤,不管里面有没有东西。总之我们今晚不用拍戏了,不如……”

“不如我们一会去酒店,今晚我伺候你,不用你动,那样你就不会太累。”

墨菲对于勾.引男人,的确有着自己的独特手段。

声音很嗲,撒娇的模样又很诱人。

她的这幅作态,能够让绝大多数不坚定的男人拜倒在其裙下。

只是柴坤今日被吓的够呛,哪里还有那个心思。

他猛地一把甩开墨菲的手臂,怒斥道:“滚!赶紧给我滚!老子想一个人静一静!”

“阿坤……”

墨菲不闹不怒,还想说什么。

却听得柴坤又是一声爆喝道:“滚!再不滚,老子把你那些贱样,都发网上去!”

“你……”

墨菲想说什么,却没敢说出口。

压住心头的怒火,卑躬屈膝的慢慢退出了院子。

只是出院门后,回头看了一眼柴坤,眼里充满了恶毒的恨意。

“畜生,老子陪你,你还拍下来?”

见墨菲离去,躲在院子一边墙后的叶小天才松了一口气。

方才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趴在柴坤背上的那个胎儿,未长开的脸上,冲着墨菲露出了狰狞的一面。

若是墨菲不走,只怕也会被那胎儿缠上。

好在是柴坤突然暴怒,将墨菲赶走。

只是那个胎儿才肯作罢,又安心的舔舐着柴坤手上的伤口。

模样还十分的享受,似乎是在品尝美味一般,

叶小天的目标,只是柴坤而已,他可不希望其他人遭受牵连,那样会打乱他的节奏。

此刻,柴坤一个人默默的坐在院子里。

双手按在脸上,似乎是还没从方才的恐惧之中缓过来。

忽然间,院子里起了一阵阴风。

院子中间那口水井里,响起了一阵一阵的水花翻腾之声。

似是有人溺水,正在拼命挣扎着想要付出水面一般。

柴坤听到了这个动静,连坐都没坐稳,直接吓的后背倒地,面朝天的躺下了。

“有,有声音!”

“井里有声音!”

“菲菲,你回来!”

“菲菲?”

“墨菲,你给老子回来陪我!”

柴坤两手撑在地面上,快速的向后扒拉着,如划船桨一般,试图以此带动身体向后挪动。

嘴里不断的呼喊着离去的墨菲,试图找个伴陪自己。

那样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害怕。

可是也不知刚刚出门没两分钟的墨菲是没有听到,还是假意装作听不见,并没有回应。

柴坤呼喊不应,很想站起来逃跑。

可是他的双腿早已吓得发软,现在还打着摆子呢。

哪里站的起来。

他只能这般,一点一点的用双手撑着自己,向后挪动。

“爸爸~~”

“爸爸~~~”

“爸爸,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井里忽然响起了一阵又一阵婴儿的叫喊声,凄厉的呼喊着自己的“爸爸”,语气里,竟是渴求父爱而不得的悲惨。

那声音,叶小天听的心里都一阵阵的犯毛。

但他仍是坚持躲在角落里,看着眼前这一幕幕的发生。

到现在,他都不清楚系统让他帮助胎儿审判柴坤的罪恶,到底是让他怎么做呢。

“这事得好好合计合计。”

叶小天右手托腮,静静的思考着,顺便看着那边柴坤的惨样。

此时的柴坤,已经艰难的退到了房子前。

不过因为一直是用双手在地上扒拉着让自己后退,也磨掉了很大一块皮,正涓涓的向外冒着血呢。

而柴坤的背,就顶着房子的大门。

人在担心害怕的时候,总想找个依靠。

譬如他人的怀抱、耀眼的光芒、或是将自己捂在被子中、或是背部紧贴着墙壁,这些都能人出于恐惧之中的人获得一丝安全感。

而前面三点,现在柴坤都没办法做到。

背后是人眼看不到的地方,也正因为看不到,才是人最害怕的。

此刻柴坤背靠厚实的房门,这让他心里踏实了许多。

这是一种心里暗示,会让他只需要注意正前方。

柴坤的双眼扫视着前面那口枯井,婴儿叫“爸爸”的声音竟然消失了。

他快速的偏头左右各看了一眼,也没有看到怪异的现象。

呼~~~

柴坤松下了一口气。

可他这口气才刚刚吐出,就听到一声古怪的声音。

吱呀~~~

是木门被打开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时,柴坤原本恢复了一丝血色的脸,刹那间再度如死灰一般。

因为,那个声音,就来自他的背后!

他猛地转过头去。

趴在地上的柴坤,脑袋的高度刚刚好,让他与面前稚嫩的脸蛋紧紧毫厘之差。

几乎,就要贴上了。

那,是一张充满童真笑容的孩子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