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井中的婴儿

发现这一点,叶小天倒是没有受到惊吓。

两个胎儿的目标毕竟不是自己。

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更何况,叶小天这次的任务,便是帮助胎儿审判柴坤的罪恶行径!

当然,任务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

系统说过,胎儿因为转生后的惨痛经历,对具有生育能力的成年男性心底充满了怨恨。

男性,具有生育能力,这两样叶小天都占了。

“我需要做的,就是尽量不要与那两个胎儿接触。”

帮助审判,仅仅是帮助。

但叶小天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做了胎儿的帮凶,否则自己的手上,也是间接的伤害了一条人命。

虽说是柴坤这种足够不如的畜生的性命。

叶小天很明确自己此行需要做的。

加之柴坤正在拍电影,他也没有理由上前搅局的理由。

冒冒失失的,说不好就被剧组清场赶出去了。

如今拍摄的镜头,没有叶小天这个作为群演的戏份,他便尽量的选了个视线较好的位置,观察事态发展。

缓过来之后的柴坤,带着女友墨菲,走进了民宅。

民宅内的场景,又是另一幕。

油腻的导演早就让剧组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民宅是三户在一起的,中间有个大院子,有一点类似于电视剧里出现的四合院形式。

院子大门在另一边,柴坤与墨菲是走小门进入的。

二人视野的东南方,有口井。

井口不大,直径不到一米,旁边放着一个木桶,木桶上拴住长约四米左右的麻绳,桶内有小半桶水。

这是民宅自带的,油腻的导演看着觉得不错,就让户主留下了。

柴坤和墨菲刚走进来,他便说道:“菲菲,都说乡下的井水甜,我去给你弄点水。”

这一幕,是剧本里有的。

按照剧本里的说法,柴坤刚打完水,井中荡漾的水面中,会慢慢浮现一个小孩的脑袋。

只不过,剧中的柴坤并没有看到这一幕。

而墨菲喝完水之后,第二天就病倒了。

这是剧情走向。

柴坤说完,便往那口老井走去。

他随手提起木桶,看了眼桶里的水,说道:“菲菲,这水放很久了,脏,我重新打一桶。”

“谢谢,阿坤你真贴心。”

墨菲满脸幸福的说着。

柴坤回以一个自认为帅气的笑容,随手将桶水倒在地上。

正当他要把水桶往井里放的时候,却发现脚下的水竟然是鲜红色的。

他浑身猛地一怔,刚要失口叫出声来,却又发现水的颜色是正常的。

柴坤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愣了片刻。

那边油腻的导演见这一幕,满意的点头,自言自语道:“柴坤这种惊悚的感觉营造的很好,能给观众一种他被什么邪祟缠上了感觉。看来我找他做主演,除了流量,还有意外收获啊!”

柴坤却是不知道导演的想法,他只以为自己是刚才被吓到,现在还没完全缓过来的。

按照剧情走向,他将木桶抛入了井中。

咚!

木桶入井,溅起莫大的回音。

柴坤往下看去,深邃的井下黑洞洞一片,也不知道有没有装到水。

他也不管那么多了,用力拽了拽绳子。

“还挺沉,不会灌了满满一桶吧。”

心里嘀咕着,柴坤费力的拽着绳子,一点点的将木桶往上拉。

摘拉了几下,额头上就满是汗水。

“一桶水怎么会这么沉?感觉有三四十斤的样子!”

“我记得房东当时不是说着个木桶,一次就能装而是多斤的水吗?”

柴坤有些想抱怨,准备让导演换个桶重拍。

可正当他准备开口时,却发现自己的嘴张不开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人用手死死的将自己的嘴捂住了。

不!

确切的说,这种感觉更像是两只小手在捂住自己的嘴。

后颈处,一阵阵冰冷刺骨的寒意。

柴坤想挣脱,却发现双臂好似不是受自己控制一般,机械的去拉水桶。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在自己的耳边,不断的说着:“拉他上来!拉他上来,快把他拉上来!”

嘭~~

声音不算响。

是木桶撞倒了井壁所发出的。

只是水井很深,但凡有一点声音,总会又无限的回音。

嘭~~~啪~~嘭~啪~

这股声音,一直在柴坤的耳边回荡,让他好生烦躁。

水桶已经拉上来了一半,没有中途放弃的理由,他便继续拉着。

嘭~~啪……嘭~八

嘭~爸

爸~爸~

爸爸~~

“怎么回事?”

“我怎么感觉,这回声变成了爸爸?”

“是井里有人在叫我吗?”

柴坤听着逐渐变换成“爸爸”的回声,有些不敢相信的往井里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眼下去,却看到了一张,孩子的脸!

孩子脸色惨白。

他的小嘴一张一合,像是那叫“爸爸”的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

孩子朝着柴坤伸出了一支手,手臂浮肿的厉害!

就像是溺水身亡的鬼魂一般。

看到这一幕时,柴坤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双手突然松开,身形连连回退。

退的太快,不小心拌倒在地,手掌在地上蹭破了皮,鲜红的血液流在地面上。

不知为何,那血液竟然缓缓的流下那口水井。

透过砖块的缝隙,进入了井中。

“咔咔咔!”

“柴坤,你搞什么?”

油腻导演很是生气的喊道,站起身指着柴坤问道。

柴坤早已是被刚才那一幕,吓得“花容失色”,他牙关打颤的指着水井说道:“孩子!井里有个孩子!”

一旁的墨菲一听,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

想想那画面,她都觉得有点吓人。

同为合作的演员,墨菲听到这状况,自然要帮柴坤说话。

她连连问道:“导演!搞错了!搞错了!不是说井里的孩子,要等柴坤转身之后,镜头才切到孩子吗?怎么这么早就把硅胶婴儿道具,放进去了?”

“嗯?”

油腻导演一听,连忙冲旁边的人问道:“道具组,你们怎么办事的?”

道具组的人满脸无辜,随手拿起旁边的硅胶婴儿,解释道:“道具在这啊,还没放井里呢!”

柴坤的确是被吓坏了,闻言,瞬间发火:“放屁!我明明看到井里有个孩子!”

导演看着阵仗,就肚子走向那口水井。

井中空空如也,只有一个正渐渐下沉的木桶。

他回头看了一眼柴坤,叹口气道:“柴坤,你今晚休息,我们先拍其他的镜头!”

只是,当导演刚刚回头之后。

那还未沉下的木桶上,站着一个大概三个多月,全身浮肿的婴儿,正张大着嘴巴,舔舐着沿井壁流下的淡淡血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