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幼稚的画

叶小天的第一步计划,比心中预想的要稍微顺利一些。

傻子在原地惨叫着,很痛苦!

“你不是要花花吗?”

“你还找我?”

“花花的另一半,在王老太的手上!”

叶小天见状,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跑离二人,同时嘴里不住的吼出了这番话。

这番话一出口,处于痛苦状态下的傻子,艰难的用那双滴血的眼睛看着叶小天。

叶小天却没有理会他,再次怒吼道:“王老太,你不是要找你的孙女吗?现在,你的孙女的脑袋,就被这傻子捏在手里!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抢回来啊!”

这是招借刀杀人之计。

计策一点都不高明,甚至可是说有些愚蠢。

但那仅仅是对于,计策针对的对象是人的时候,这么明目张胆的用借刀杀人之计才愚蠢。

眼前两个,可都不是人!

他们都有着要得到“花花”的执念!

执念这东西,可做不得假!

这是决定他们之所以一直能成为鬼魂,游离在阳间的原因。

可不是鬼魂能自主克制的!

王老太被驱邪手电所伤,但并不严重,眼看有要缓和一些的趋势了。

不管是王老太,还是傻子。

这二者的实力,远比怨灵新娘小菲要强,两秒的照射,不足以让她晕倒。

甚至可能五秒都不行。

这一点叶小天也早已猜出来,所以他没浪费驱邪手电仅有五秒的红色按钮模式。

王老太两秒,傻子一秒。

这是在根据他们两个鬼的实力,让二者间要出现的搏斗,趋于平衡。

剩下那两秒,则是叶小天留着在危急时刻傍身的!

毕竟这东西,一次只能用五秒,用完要整整三天的充能时间!

在没有把握一击必杀的时候,能省则省。

冲两位要致自己于死地的恶搞喊完话,叶小天再也顾不上去管二人何时能够恢复,又到底会不会在恢复之后为争夺娃娃厮杀起来。

他撒腿猛跑,路过从娃娃肚子里掉出的那堆东西时,快速蹲下,随手将几张画有图画的田字格纸抄起。

而后头也不回,将全身所有的气力都灌注在大腿上就跑。

王老太和傻子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叶小天的行为,二人竟然在第一时间,强忍着被驱邪手电照耀后剧烈的不适,朝着叶小天扑去。

傻子双手如熊抱,王老太一口黑气喷出。

或许是鬼身没有得到恢复,二人的意识尚且不清晰。

二人的出手,皆是打空。

叶小天侥幸躲过,但他身旁的一颗小树却因此遭了劫难。

树叶被王老太嘴里的黑气喷射,刹那间枯萎。

树身被傻子一个熊抱,拦腰斩断!

“我的妈呀!”

“木质宝箱开出来的道具,果然不太靠谱!”

驱邪手电正是出自木质宝箱。

系统的介绍里,是说能让一切超自然生物退散。

可眼前,这两个鬼,哪个退散了?

叶小天侥幸躲过一劫,浑身汗如雨下,身边又是阴风阵阵,早已是冻的直发抖。

但他却没有忘记一件事——逃命!

呼哧~~~

呼哧!!!

跑动速度过快,很快叶小天就感觉自己双腿发麻。

轰!

他听到了一阵剧烈的房屋轰塌声,来自身后,之前那个土房子的方向。

那两位的厮杀,竟能将房屋轰塌。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停,身后的两位恶鬼,实力太可怕了。

这让叶小天即使是疲惫不堪,但还是在坚持的向前跑着。

他有些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虽然可能只是暂时的。

至少,自己还能听到王老太和傻子的惨叫声。

光是那声音,隔了这远就能让他感到浑身一阵阵的泛起凉意,鸡皮疙瘩一颗颗的冒出来,后背被汗水所浸湿。

跑着跑着,也不知跑出了多远。

直到叶小天眼前出现了一颗大柳树,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清楚,这里离土房子的距离,差不多够远了。

但这却不是他停在这里的原因。

叶小天在思考着一个问题——鬼都是有执念的。

他们的很多行为,往往就直接或间接的代表着他们的执念。

那,自己刚刚碰到傻子的时候,他为什么大半夜会在这里浇树呢?

浇树的执念,意味着什么?

如果知道了,会不会在关键的时候,保自己一命?

叶小天站在柳树前,仔细盯着柳树的根部。

“看不出来什么?”

“到底他为什么要浇树?”

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照片,再次看了一眼。

凭借照片中大柳树的位置,叶小天在原地扫视了一圈,大致的判断之后,向左手边走去。

几步之后,他停在了原地。

“这里就是原本王老太住的地方。”

“七年过去了,这里什么都没有,还怎么找线索!”

“对了,那几张纸!”

叶小天方才的思绪有些乱,这是才想到了自己从土房子逃离之前带走的那几张纸。

被缝在娃娃之中,说明它很重要。

那也是他逃命之前,为什么要顺手带着的原因。

从口袋里掏出被自己揉的皱巴巴的纸张。

打开一张。

田字格的本子上,赫然是用铅笔画的一幅画。

笔锋稚嫩,触笔不稳,显然就是小孩子所作。

虽是如此,但叶小天仍能从画中看出一些信息来。

这幅画,画有四个人。

一个杵着拐棍,背部佝偻着的人。

“这个,一定是王老太了。”

一个嘴边画了许多乱糟糟的黑线,像是在说明这是个男人。

“这是谁?”

叶小天皱了皱眉,又嘀咕道:“王老太的儿子?”

在这两个人中间,画了两个个子很矮的小人。

其中一个小人,头上有两根冲天辫,背着一个歪歪扭扭的书包。

“这是花花!这一定是花花!”

另一个,是个子最矮的小人,个子最小的人的手,被“花花”牵着,另一手上,拿着一根看起来像是弹弓的东西。

“这个,是花花的弟弟?”

“花花有弟弟吗?”

叶小天有些纳闷的多看了两眼,又将另一张纸翻开。

这张纸上,画的只有王老太和花花。

花花那圆圈代表的脸上,有两个红色水粉笔涂鸦的“红脸蛋”,眼睛是弯弯的,看起来好像是很开心的样子。

二人的身后,有一栋房子,还有一棵树。

“这张纸上看不出来什么。”

再打开另一张纸。

看到这张纸上画的内容时,叶小天双眼瞳孔猛地收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