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醒来
  • 吞噬星空之旅者
  • 空间定锚
  • 3401字
  • 2021-05-05 18:16:43

“我怎么了?”袁至从黑暗中醒来,不能动,不能看。

有人扶起自己,斜靠在什么地方。

“阿至,”有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身边响起,“来,喝口粥。”

美味温热的流质食物送入口中,顺着喉咙流下。

不能控制口舌,但身体的本能反应咽下食物。

“植物人?”袁至疑惑,“我……不记得遭遇到什么意外情况啊?”

又一勺食物送到口中。

“阿至,医生说你的脑电波开始活跃起来,应该很快就能醒来。”温柔的女声继续说道,“医生说你现在应该能听到我们说话了。如果你能听见,就多想想事情,多努力控制身体。”

袁至静下心来,他仔细感受,果然发现眼前并非完全漆黑,而是隐隐透着红色,似乎是外界光线透过眼皮映出的色彩。

又一勺食物送到口中。

“儿子啊,”温柔的女声仿佛在对袁至说话,又仿佛自言自语,“两个多月了,医生说要是三个月没法醒来,可能就再也没法醒来。”

“还好今天凌晨你脑电波出现波动,医生说你应该很快就能醒来。说你可以吃一点流质食物,恢复一下肠胃。”

袁至努力的想睁开眼皮,却毫无反应,感觉有力无处使。他能感受到空气流过鼻腔,感受到皮肤的触感,感受到食物的温度和味道,但身上没有一个地方听从控制。

喂食的节奏停了下来,说话人停下来轻轻的吸了吸鼻子。然后继续喂食。

“儿子,你一定要醒来。”温柔的女声继续说,“我和你爸都在等着你。你的同学们在等着你。外面很多人都在等着你。你一定要醒来。”

“这是……我妈?”袁至心中诧异,“这声音不对。”

又喂了几勺,喂食结束。

身旁传来收拾东西的声音。

袁至努力控制身体,身体依然毫无反应。什么也看不到的情况下,他感觉自己的听力反倒得到了极大增强,身边人轻轻放下餐具的声音、从房间某处传来的轻微风声、墙外树叶被风吹动发出轻微的哗哗声,房间另一侧的墙外传来许多急促而轻柔的脚步声……

有门被轻轻打开的声音,有人脚步轻轻的走了进来,又关上门。

“周护士。”温柔的女声迎上去。

“华女士,我来查房。怎么样,他有反应没?”一个年轻的女声应道。

“没有,但我感觉他能听到我的话。”

“放心,只要脑电波活跃起来,醒来就只是时间问题。几天最多一两周就好了。”

“那就太好了。”

有人走过来,在身边操作了些什么。

“……真帅。”年轻的女声悄声自语。

她伸手扒开袁至的眼皮。

一个头戴护士帽,脸覆大口罩,只留下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的女护士出现在眼前。只是袁至无法控制眼球肌肉,瞳孔无法主动聚焦,看不清更多细节。

她拿一支小手电筒照了照袁至的眼睛,又扒开袁至的另一只眼睛用小手电筒照了照。

“瞳孔反应正常。”

眼睛被合上,女护士似乎在身旁检查着什么。

“华女士,袁至的身体生命体征一切良好,您不用太过忧心。您可以让他熟悉的人来多看看他,跟他多聊聊天,对他的恢复有帮助。”

“好的好的,郑大夫也跟我这么说过。我已经在学校的班级群里告诉他的同学们了。”

“嗯。另外今天起,对袁至的治疗会转入另外一个阶段。您可以去医生办公室找郑大夫,他会给您说明具体情况。”

“好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

门开启的声音。

“您儿子……真帅。”

门关上。

“哈……”温柔的女声轻笑一声。袁至听到她走到身边,感受到一双温暖有力的手将自己重新放平躺下。

“阿至,我去医生办公室一趟了解下情况。你先躺会儿,我过会来陪你。”

门打开关闭,脚步声远去。

“……有些不对。”袁至思索一会儿,毫无头绪,“还是先动起来吧。”

“能感受到一切,听觉、嗅觉、触觉、味觉都正常,能看到光线和影像,心跳和呼吸也正常也能清晰感受到,就是不能主动控制身上的任何一处肌肉。”

“这是半身不遂?啊不,是全身不遂?”

“但也不对。如果这样的话,应该是口水横流,大小便不能自理才对,可身上明显没有插管的感觉……”

有轻快的脚步声来到门前,停下。

门轻轻的被推开,有人悄悄走了进来,又轻轻的关上门。

轻轻的脚步声来到身边停下,一阵清新的花香伴着另一种柔和的香味飘到鼻端。

“袁至,我来看你啦。”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你……听医生说你应该很快就能醒来,真是太好了。”

她将手中的花束靠在床旁的窗台上,轻轻坐到袁至床边。

“谢谢你那天救了我。最后还救了大家。你最后的那一枪,真是太帅了。希望你尽快好起来,大家都等着你回来呢。”

她忽然压低声音,凑到袁至耳边,悄声说道:“你一定要好起来,我……”

门忽然开启。

“袁至,我来看你啦!”一个欢快的女孩声音传来,声音又转为浓浓的疑惑,“方方,你在干嘛?”

“我没干嘛,我就来看看袁至。”

“是吗?”后来的女孩拉长腔调,“你不会是趁他昏迷偷吃吧?”

“瞎说!”

“我可是看见了。”后来的女孩冷哼,“咱们都说好了,等他醒来自己选。你可不能背着全班自己偷偷下手。”

“切,我才没偷吃。”先来的女孩急忙辩解,顿了一下,又自信满满的说道,“他那天冲过来救我,还对我笑了一下。要选那肯定是选我。”

“是吗?他又不是只救了你一个。我觉得我优势更大。”

“你那叫累赘。”

“嫉妒了吧。”

“……啊这,英雄救美?”袁至心中有些窃喜,“不过‘全班’是什么意思?听声音两个女孩都挺……打住!赶紧想办法动起来啊!”

“其他人还没到吗?”后来的女孩问道。

“他们说九点到。”先来的女孩回答。

“这才八点半……”后来的女孩走到袁至身旁,袁至感到眼前的光线似乎变暗了一些。忽然有温热的气息吹到脸上。

“你干嘛!”先来的女孩忽然大喝,“你不也想偷吃!还当着我面偷吃!”

光线变亮,身前的人被拉开。

“也?”后来的女孩气鼓鼓的反击,“暴露了吧?你刚才就是想偷吃。”

“你不也一样。提前半小时过来,有什么打算还用我说?”

……

“……”袁至颇为遗憾。他放下心思,全力感受身上的所有地方。

“五感正常,问题出在肌肉控制上。”

呼吸正常,带着花香的空气被吸入肺部,又呼出体外。

心跳正常,强健有力的心脏将血液泵出。血液顺着主动脉流到全身各处的器官和肌肉中,然后再通过静脉汇集、回流,清晰无比……

“不对!”袁至忽然警醒,“这感知的清晰度太高了,血液的流动,心脏的跳动,简直就是……肉眼可见的清晰。我甚至能感受到具体某个红细胞从肺部携氧进入心脏,然后流转到身体的其他地方的工作全过程。”

袁至将注意力转移到小臂肌肉上。在他集中注意力感知下,小臂肌肉的结构越来越清晰。逐渐能清晰感知到肌肉细胞的排列,感知到细胞内部的颗粒状结构。

“线粒体……”袁至心中震撼,他感觉自己还可以感知的更清晰,“当务之急是先动起来,去观察一下神经结构。”

袁至将注意力集中到脑部,感知到无数的脑细胞互相交叉连接,无数突触在爆发传输着信号,如同大海波澜起伏涌动,又如同雷云风暴狂舞炸裂。

“这……完全没头绪啊。”袁至察觉到自己的知识盲区,对大脑结构一点都不了解。

“先睁开眼睛。从控制眼睛开始,从眼睛……从控制眼皮的肌肉的神经开始反向探索通往大脑的途径。”

袁至全力感知眼部肌肉结构,从神经末梢开始反向往大脑方向探去。这次路线清晰多了,他沿着神经线一路向上,来到脑中一个“风平浪静”的地方。

“这里,应该就是控制眼肌的地方。”袁至思索,“风平浪静,是没信号吗?怎么让这里动起来呢?”

“其他地方都像闪电风暴,这里安安静静,只有偶尔的信号波动。难道我要喊一声,电来?”

袁至念头刚出,一阵波动忽然传过,原本“风平浪静”的脑细胞群瞬间被激活。脑细胞群中信号涌动,如同电蛇狂舞。

他心中一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袁至!你醒啦!”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

是先来的女孩的声音,叫方方的。

袁至身体其他部位还没法动。他眨眨眼,转动眼睛,看向两个女孩。一个女孩马尾连衣裙,一个女孩短发运动服。

“这两个女孩我都不认识……”

两个女孩迅速贴过来,问长问短。然而袁至无法说话,他想了想,闭上眼睛,开始从全身肌肉的神经末梢找起,沿着神经线反向追溯脑部控制区。

“你去请护士过来,我在这看着。”

“我在这看着,你去。”

“……一起去。”

“放心,他醒了,我不会偷吃。”

“废话那么多,走啦!”

两个女孩拉扯着离开房间,屋里安静下来。

袁至全力感知全身各个部位,他发现自己能同时感知到全身所有肌肉和神经。

袁至沿着神经一路上溯,发现一块又一块的“风平浪静”区域,又一块一块的激活。

几十秒后,袁至重新睁开眼睛。

他缓缓屈伸手指,慢慢抬起手臂,将手掌伸到面前。

“终于好了。”袁至握手成拳,笑了起来。

对身体的控制力迅速恢复,袁至只觉全身充满了力量。他抖抖手臂,感受到肌肉中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室内,空气中似乎也有着无形的东西在流动,在缓缓的被身体吸收。

“是错觉吗?”

袁至缓缓活动脚掌和大腿小腿的肌肉,然后双手撑住床边,坐起身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