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威胁

云姨娘刷地一下抬头,一双红肿的眼充满希翼和祈求,“大小姐,您要我怎么做您才肯放过逸杰?”

“什么都肯做吗?”

“做!”云姨娘忙点头,“什么都做!只要您开口!”

“那好,我要……”慕吟初笑着,俯身凑近云姨娘,一字一句,“我要慕雨柔背叛顾长安!”

云姨娘脸刷地一下就白了,浑身如坠冰窖。

慕吟初轻笑,“回去吧!明儿个,还你一个慕逸杰!”

云姨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绿吟阁的,只觉得很冷很冷……

慕吟初优雅地打了个哈欠,“哈~啊~困死了~”

“主子,云姨娘的儿子真的还活着?”

绿砚问得小心。

慕吟初笑看着她,“你猜。”

“……”

后半夜,慕吟初睡得非常好。

隔日,起得比较晚。

刚吃了早饭,就迎来了不速之客。

慕雨柔打扮得光鲜亮丽,梳了妇人的发髻,发髻上簪花步摇一样不少,妆容偏浓艳,衣衫是正红色的。

眉眼含笑地冲着慕吟初行礼,“见过大姐姐。”

慕吟初倚在躺椅上,神色淡淡,瞥了她一眼,低头看书,“今儿刮的什么风,竟是把忠勇侯府的柔姨娘给刮来了?”

“今儿是我回门的日子,特地带了些礼品,送给大姐姐。”慕雨柔声音柔柔,眸中带笑,拿过丫头手中三层高的礼盒,还有两匹玫粉色的布,一一放到了桌上,“这些都是顾郎亲自挑选的,大姐姐应该会喜欢。”

顾长安亲自挑选的?

慕吟初笑了,好整以暇地睨着慕雨柔。

慕雨柔被她直勾勾地盯着,没有退缩,回以更明媚的笑容,“大姐姐若是不喜欢,我跟顾郎说一声,让他再选一些。”

慕吟初勾唇,将书翻了一页,神色漫不经心,“你觉得,我缺这些吗?”

“大姐姐自是什么都不缺,但这些都是我和顾郎的心意,希望大姐姐能收下。我和顾郎是真心相爱的,希望大姐姐能够祝福我们。”

慕吟初笑出了声,“要我怎么祝福?和顾长安解除婚约?让你们双宿双飞?”

“也不是不可以。”慕雨柔笑着,坐到了桌旁,手轻抚着微凸的小腹,“姐妹二人共侍一夫,说出去并不好听,若是大姐姐能跟顾郎解除婚约,妹妹自当感激不尽。”

“你可真敢想!我跟顾长安可是圣旨赐婚,这婚约想解也解不了!”

“那可未必。”慕雨柔直视慕吟初,眼神多了犀利,“昨儿个,大姐姐身边的丫头到圣安堂买药,买的好像是避孕的药。”

“你让人跟踪我!”绿砚惊惶,一下慌了,六神无主,完了,她害了主子。

慕雨柔笑盈盈的,“我可没让人跟踪你,只是很巧,昨儿个我到圣安堂请脉,从内堂走出来,刚巧见着你拿了药离开。花了点钱,自然就知道买的什么药了。”

昨天之前,她是不敢奢望正妻之位的,可就是那么巧,老天爷把机会送到她跟前了。

慕吟初竟然背叛了顾长安!

这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让她迫不及待的想来见慕吟初。

“大姐姐若是不想身败名裂,就想办法把这婚退了,不然……到时候,那些不好的消息传出去,忠勇侯府也会来退婚的。”

“……”

“大姐姐也别想着杀人灭口,若我有一天发生不测,大姐姐定当会成为大街小巷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慕雨柔笑着,不同于在顾长安跟前的柔弱乖顺,面对慕吟初,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机和野心。

慕吟初静静地注视着她,眸中没有温度,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威胁,“你以为,我和顾长安退婚,你就能转正?”

“父亲偏爱大姐姐,若是大姐姐在父亲跟前提一句,让他提了姨娘做正妻,那我自然就是嫡女。荣安侯府嫡女,足够有资格成为忠勇侯府世子妃!”慕雨柔笑着道。

慕吟初冷笑,“你可真敢想!”

“妹妹敢想,也是因为相信姐姐的能力。”

慕雨柔笑着,起身,在丫鬟的搀扶下离去。

她一走,绿砚忙跪下。

“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大意了!”

慕吟初面无表情,眸子冰寒,“牧弛!让人去查一查,圣安堂那个泄露药方的伙计!埋了!”

绿砚忐忑不安,浑身发抖。

“起来吧,不关你的事。”慕吟初语气淡淡。

绿砚跪着,不肯起身,红了眼眶,“是奴婢的错,是奴婢害了主子。”

慕吟初冷笑,“是我小瞧了慕雨柔!”

“……”

慕雨柔又让人往二房,三房,分别送了礼物,府里的下人也都得了赏钱。

得了好处,下人们无不夸一句三小姐大方。

走的时候,满面春风。

……

忠勇侯府。

所有当天去过普陀寺的女子,只要当日穿绿衣裳的,基本都被找到了。

全都被带进了忠勇侯府。

姬煌宇挨个认,都不是。

追踪送信的孩子,也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荟萃轩。

屋子里,气氛凝重。

姬煌宇沉着脸,“让人去城门守卫那儿问一问,前日,有没有一个穿绿衣裳的姑娘骑马出城!昨日早上,有没有一个穿绿衣裳的姑娘骑马进城!街边小贩那儿,也让人问一问!”

“……”

约莫两个时辰,顾长安再次回荟萃轩。

“回皇上,定安门那儿的守卫说,昨日早上,有看到一位绿衣姑娘骑马入城。因为那姑娘骑马太快了,守卫就多看了两眼。”

“……”

“宣德门那儿,有守卫看到一绿衣姑娘骑马入了内城,也是因为那姑娘骑马太快多看了两眼。”

“……”

“据多个行人和街边小贩提供的消息,有看到一位绿衣姑娘骑马经过长阳街,兴礼街,太平街,最后出现在安乐街。”

“……”

“臣已经让人去查安乐街附近的住户。”

“内城住的不是世家名门,就是达官显贵,基本可以断定那姑娘是某一家的千金。”顾谨谦说道。

又补充了句,“虽然没看清长相,但那身装扮,不像是婢女。”

“安乐街包括附近的几条街,加起来也就百来户,多派些人挨家查,很快就会有结果!”顾长安说道。

姬煌宇眼底有了笑意,“让京兆尹多调派些人!一个时辰内,朕要知道结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