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还想见到慕逸杰吗

整个忠勇侯府,气氛压抑。

当天夜里,灯火通明。

顾长安和顾崇德回府里向姬煌宇禀报了调查结果之后,又急匆匆出府。

而姬煌宇,彻夜未眠。

一直在沉思,思索得久了,许多被忽略的点在脑子里变得清晰。

“我们现在的一举一动,怕是都被人监视着。”

“什么?”顾谨谦正坐在桌旁手撑着下巴打瞌睡,半睁半闭的眸望着姬煌宇,眼睛没有焦距,“什么监视?”

姬煌宇沉着脸,“那女子如何知道朕入了忠勇侯府?”

“对哦,如何知道……”顾谨谦随口附和,忽然脑中一个机灵,彻底清醒了,“她早就盯上我们了!确切的说,她早就盯上皇舅了!皇舅下山被人刺杀,会不会就是她让人干的?”

姬煌宇抿唇,面色又沉了几分,“那群人一开始并没有对朕下死手,朕对他们下死手,他们才下死手的。”

“也就是说,那些人一开始的目的,是想绑了您?”

“嗯。”

“大意了!”顾谨谦懊恼,“定然是回来的路上被跟踪了!我派人去跟踪他们,没跟上,反倒是被他们跟踪了!”

这也太气人了!

“皇舅,如果猜测是真的,说明那女子很不简单,那样的人,怎么会被您给欺负了?不应该呀!”

顾谨谦想不通。

姬煌宇自然也想不通。

“她没有直接下死手,目的怕不是想让朕死,而是要让朕生不如死。”

顾谨谦胆寒,这样的女子太可怕了,怎么好死不死就惹上这样的人物,“如果她的目的是让皇舅生不如死,那就还会有后招。”

“嗯!现在,等!”

只要她出招,他们就有机会抓到她!

……

忠勇侯府不平静,荣安侯府这边也并不平静。

大半夜的,前院闹得厉害。

慕吟初睡眠浅,稍有些动静就睡不着,“绿砚!去看看,闹腾什么呢?”

绿砚忙去查看,约莫一刻钟后,白着一张脸回来了。

“主子,七少爷失踪了,老夫人让人找了一下午,现在还在找。”

七少爷慕逸杰,是云姨娘的儿子。

“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慕吟初语气淡淡,缓缓坐起,无骨的身子慵懒地倚着床栏,“今晚估摸着是休息不好了。”

没等多大会儿,院外传来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伴随着妇人的抽噎声。

绿砚看了慕吟初一眼,忙出了里屋。

“见过老夫人!见过云姨娘!”

“你们姑娘呢?喊她起来!”慕老夫人威严开口。

慕吟初从里屋走出。

一头及腰的青丝披散着,素面朝天,着浅绿色单衣,披了件同色系的外裳。

慕老夫人坐在圆桌旁,拄着龙头拐杖,沉着脸,一脸威严。

云姨娘站在她身边,一双眼睛红肿,脸上挂满泪痕。

“祖母怎么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

慕吟初笑着,坐到了慕老夫人对面。

慕老夫人犀利的眼神盯着她,“柔儿出嫁之时,来你院中的婆子,来了就再没出去过!今儿,逸杰在院中玩耍,下午却不见了人!”

慕吟初几不可见地点头,神色淡淡,“所以呢?”

“这府中,除了你这院子,其他地方都找了不下五遍。”

慕吟初勾唇,“我这院子,祖母也可以让人找。”

“我不跟你绕弯子,那婆子是在你院中消失的,你有能力让那婆子消失,也有能力绑了逸杰。”慕老夫人沉声道。

慕吟初轻笑,直视慕老夫人的眼睛,“我也不跟祖母绕弯子,确实都是我做的。”

慕老夫人脸一下阴沉,“果然是你!”

“大小姐!”云姨娘跪走到了慕吟初跟前,昂头祈求地看着慕吟初,泪流满面,“大小姐!我错了,您放过逸杰吧!我求求您了!他还是个孩子!”

慕吟初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眼神冷得像淬了冰,勾唇凉笑,“错哪儿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逸杰是我的命!您放了他吧!求您放过他吧!”

云姨娘磕着头,一个一个,磕得砰砰响。

慕吟初笑着,神色漫不经心,“父亲离家之时,怎么嘱咐姨娘的?可否说说?”

云姨娘哭得更凶了,老爷告诉她,不许招惹大小姐,她没当回事,以为是老爷偏心。

“对不起!大小姐!我错了!你放过逸杰吧!放过他吧!”

“赶紧把人放了!”慕老夫人沉声命令,“绑架自己庶出的弟弟,你还真是心狠手辣!”

“绑架?呵~”慕吟初勾唇笑得玩味,盈盈水眸注视着慕老夫人,“祖母怎么会认为是绑架呢?有没有可能是……”右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没想过这个吗?”

“你——!”慕老夫人脸色一白,差点坐立不稳,发福的身躯微微颤抖,“你——!那是你弟弟!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云姨娘瘫坐在地,身上的力气好像一下被抽干了,脸上毫无血色,口中喃喃,“不会的……不会的……”

一定不会的。

“大小姐!您说笑的对不对?我的逸杰……我的逸杰……呜呜……呜呜……”

云姨娘匍匐在地,浑身发抖,泣不成声。

慕老夫人僵立着,嘴唇都是颤抖的,“你……太狠毒了!你太狠毒了!你这是犯法的!谋害庶弟是要坐牢的!”

“祖母,我可没有害人。”慕吟初笑盈盈地看着慕老夫人,“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得拿出证据的。”

慕老夫人被噎住,看她的眼神变得森寒,“你父亲兄长都不在府上,你只身一人,就不担心老身要了你的命?”

慕吟初笑意不减,眼底多了凉意,“祖母不妨试试看,看看是您要了孙女的命,还是孙女吃您的席?”

慕老夫人心口一紧,眸子瑟缩,想起儿子离京时候的嘱咐,让她没什么大事,别见这丫头。

她以为是儿子护犊子,如今想来,是护着她这个母亲。

这个十六岁的丫头,心狠手辣,六亲不认!

“祖母回去吧,今儿我就当您没来过,你我之间的对话,希望丁点都不会往外传,不然的话……”

慕吟初笑着,笑意很浅很浅,也很冷很冷。

慕老夫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眼神复杂。

又低头看了眼趴在地上哭泣的云姨娘……

颤颤巍巍地起身,拄着拐杖离去。

云姨娘趴在地上,哭泣声格外清晰。

“还想见到慕逸杰吗?”

慕吟初笑着,问得漫不经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