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林子大了,什么牲口都有

慕吟初胡思乱想间,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绿砚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

她让人准备了饭食,才将慕吟初唤醒。

“主子,先吃点东西,奴婢去熬药。”

慕吟初才想起,她早饭中饭都没吃,气都快气饱了。

那个狗男人,她一定要将他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对了,主子,奴婢回来的路上,遇到了靖王府的小郡主,她问您,长公主的寿宴,您去不去?”

寿宴?

慕吟初秀眉微蹙,喝茶润了润嗓子,“寿宴什么时候?有接到帖子吗?”

“寿宴在半个月后,估摸着,过两日帖子就送来了。”

慕吟初唇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眼含讥讽,“怎么着都是未来的婆母,生辰宴我怎么能不去?这满京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我笑话呢!总得去那儿让人笑个够不是?”

“主子……”绿砚神色复杂,想到将要面对的场面就揪心,“要不咱们还是别去了?”

“去!”慕吟初笑得玩味,“不仅要去,还得备份大礼!”

绿砚心突地一跳,不安,“主子,那可是长公主的寿宴,可不能乱来的!”

慕吟初凉凉的眼神瞥向她,“你家主子是不分场合乱来的人吗?”

绿砚:……

主子千万别搞事情啊。

“奴婢失言了,您先用饭,奴婢去熬药。”

“……”

慕吟初瞥了眼满桌的饭菜,都是她寻日里爱吃的,可惜今儿不太有胃口。

慢条斯理地用了半碗饭。

吃饱了,绿砚也将药熬好了。

棕色的药汤,汤汁冒着腾腾热气。

慕吟初眼神微凉,她从未想过,会喝这玩意儿。

那个狗男人,死一万次都难泄她心头之恨!

等药汤凉了一些,慕吟初端起,一饮而尽。

绿砚忙递上罗帕。

慕吟初接过,擦了擦嘴,“那个狗男人,有消息没有?”

暗卫牧弛现身。

牧弛一袭黑色劲装,戴着银色面具,一板一眼地回禀:

“回主子,比较顺利,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人了。

那人是普陀寺的常客,近几日都宿在普陀寺,下山的时候被我们堵截。

那人武功高强,我们的人全都被他打成了重伤。

他也受了伤,被人救走了。”

慕吟初眸色微暗,“年纪如何?长相如何?身份查到没有?”

“约莫二十五六岁,倒是生得仪表堂堂,身份暂时没查到,不过……”

“不过什么?”

“带人前来营救那人的,正是忠勇侯府的二公子。”

慕吟初震惊,这是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顾二公子怎么会去救害主子的人?”绿砚不敢置信,忍不住插嘴,“确定看清了吗?真的是顾二公子?”

“一开始不确定,在那人被救走后,属下暗中尾随,一路跟到了忠勇侯府。”

慕吟初抿唇,眸光沉沉,讥笑,“呵~这还真是……!未来小叔子竟然救了欺辱未来嫂嫂的人!这忠勇侯府还真是专出人才!”

能跟顾谨谦沾上边的,压根就不会缺女人,却做出了那样禽兽不如的事情!

果然,这林子大了,什么牲口都有!

“多派几个人盯着忠勇侯府!只要那人离开,就给我绑了!”

“主子,那人武功高强,加之我们之前已经打草惊蛇,他怕是会有防范,想要将人绑了,绝非易事!”

牧弛说的是事实。

慕吟初陷入了沉思,“明的不行,那就来阴的!”

起身往桌案走去。

微微提了下裙摆,优雅落座。

拿了纸笔,提笔沾墨,笔尖在砚台边上轻舔了几下……

略微思索,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跃然纸上。

是张药方。

绿砚看不懂药方,满脸疑惑,“主子写堆药名做什么?”

慕吟初没解释,从抽屉里拿了个信封,在信封上写了几个潦草的大字,“菩提树下,狗男人亲启!”

“牧弛!让人将信送入忠勇侯府!指名道姓找顾谨谦!让他将信转交给他府中的客人!”

……

忠勇侯府。

姬煌宇沉着脸坐于榻上,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右胳膊上被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有少许鲜血渗出。

忠勇侯顾崇德,长公主姬若华,世子爷顾长安,二少顾谨谦,全都一脸凝重的立于一旁。

“陛下以后切不可只身在外了,定要多带些暗卫,亏得谨谦赶得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顾崇德沉声道。

姬煌宇冷眸扫向他,“确定是顾谨谦赶得及时?”

顾崇德心一紧,忙道,“最主要还是陛下武功高强,以一敌十。”

姬煌宇面色沉冷,胸腔怒意难平,他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杀手,别说十几个,几十个也遇到过。

根本没人能伤他分毫!

结果这一次,不过是十几人,竟然有能耐伤到他!

他竟然还需要顾谨谦来营救!

简直奇耻大辱!

顾谨谦是了解姬煌宇的,知道某自负的皇帝受挫了,“那群人武功高强,出手又快又狠,不是一般的杀手,陛下无需耿耿于怀。”

“给朕查!就算把京城翻个底朝天也得把人给找出来!”

顾谨谦:……

那群人,受了伤的情况下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不太好查呀!

“皇舅都打算出家了,还理这档子俗事做什么?皇舅此刻应该去普陀寺,跪求方丈大师剃度才对。”

顾谨谦不怕死地说完,毫不意外的,接到了皇帝那锋利如刀的眼神。

顾崇德额头冒冷汗,他这儿子……

顾长安很想给自己的弟弟竖大拇指,太勇了,这么作死的话都敢说!

“少贫嘴!朕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调查清楚什么人想害朕!”姬煌宇冷冷道

顾谨谦垮脸,哭唧唧,“一个月,臣做不到啊。”

“呵!有本事给朕送女人,没本事查案?”

顾谨谦默默挪到了姬若华身旁,在姬煌宇锋利的眼神逼视下,不怕死地道,“我不是也没送成嘛!计划是太后定的!药是闻云庭下的!我连最后一环都没参与成功,我很无辜的!”

“你想死?”姬煌宇眸微眯,语气危险。

顾谨谦直接躲在了姬若华身后,他的确很无辜嘛。

“皇帝,不管是母后,还是瑾谦,出发点都没有恶意。”姬若华沉声道。

即使面对的是皇帝,她神色间也带了威严。

她是姬煌宇的长姐,一母同胞,与姬煌宇相差了十六岁,两个儿子都比姬煌宇小不了几岁。

长姐如母。

姬煌宇神色晦暗,难得没有反驳,“皇姐让人安排马车吧,朕今日就回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