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想撮合皇帝和谷芷悠

慕吟初与端容一起,乘坐靖王府的马车。

到忠勇侯府的时候,只见正门左右两侧,停了不少马车。

慕吟初不打算入忠勇侯府,只想等长公主出发的时候,跟着一起入宫。

端容掀开车窗帘子往外看,陆陆续续又来了不少马车。

她是看戏的心态,“这竞争够激烈的,可惜皇叔不近女色,这些千金注定竹篮打水一场空。”

“真不近女色?”慕吟初好奇,“皇上看起来很正常,怎么就不近女色?”

端容叹息一声,“之前皇叔做太子的时候,有过一个未婚妻,那姑娘逃婚了,皇叔大概率受了刺激,自此见到女人就抵触。”

慕吟初:……

太子妃逃婚那么大的事情,她竟然不知道。

更没想到皇帝竟然会因此受刺激,不近女色。

“那位逃婚的太子妃,是不是谷家大小姐谷芷悠?”

“你知道?”端容诧异地看着慕吟初,“那时候你才八岁吧?你的性格,基本不关注外边的事儿,竟然知道谷芷悠?”

谷芷悠逃婚,辱了皇室的颜面,虽然事态严重,但所有的消息都下令封锁。

到最后,谷芷悠和谷家,几乎成了京里的禁忌。

八年过去,当年的望族谷氏,如今几乎没人提起了。

“偶然知道的。”慕吟初淡淡道,神色复杂。

她几乎不理会京里的事情,但是谷家和谷芷悠,是个例外。

谷家出了个谷芷悠,而谷芷悠师承颜氏。

谷芷悠三岁时候就被送到了天山,拜师在她三叔门下。

当年的谷芷悠,是个很漂亮的小娃娃。

不同于一般女娃那样可爱软萌,谷芷悠属于那种早熟的类型,有着三岁孩子没有的成熟,自小就很懂事,性格坚毅,聪明勤奋。

前世,她也就比谷芷悠大了五岁,初见那孩子的时候,她也只是个八岁女娃。

谷芷悠算是她的小师妹。

她也就与谷芷悠相处一年,就被父亲送走,离开了天山。

三年后,颜氏灭门。

谷芷悠也在颜氏灭门前夕,被三叔送离了天山。

那个时候的谷芷悠也才七岁左右。

重生到西澜国,她第一次参加宫宴的时候,意外见到了谷芷悠。

彼时的谷芷悠,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她并没有与谷芷悠相认,而是暗中关注着谷家。

也因此,知道谷芷悠被赐婚给了当时的太子殿下。

谷芷悠逃婚,她却是完全不知道的。

她得到的消息,是天有异象,生不祥之兆,所以在太子大婚前夕,先皇帝解除了太子与谷芷悠的婚约。

此后,谷芷悠离开了京城,谷芷悠的父亲辞官回乡,谷家也因此变得很低调。

虽然谷家变得低调,却不代表没落。

谷氏是百年望族,在西澜国不仅有着受人尊崇的尊贵地位,还富可敌国。

是可以与富商祁家匹敌的富豪。

近些年,祁家处事高调,谷氏则完全相反,所以越来越多人知道祁家,却很少有人提起谷家。

“吟初姐姐,谷芷悠这三个字,你在我跟前提起就行了,在皇叔跟前可不能提哈。”端容忧虑道。

慕吟初挑眉,睨着端容,“这都过多少年了?提起又能怎样?皇帝还能继续受刺激?那他也太脆弱了吧!”

“这个可不好说,皇叔这些年依旧不肯接纳其他女子,说不定还真是因为谷芷悠。若能接纳其他人,那才是真的放下。所以,谷芷悠三个字,尽量别提。”

慕吟初眸光晦暗,看不出皇帝竟然是个痴情种,所谓的受了刺激抵触女人,听起来就假,惦记着谷芷悠才是真的。

见过了顾长安那种多情的,像皇帝这种明明可以坐拥美人无数,却执着一人的男人,还是值得欣赏的。

谷芷悠如今都二十四了,也没成婚,是不是也惦记着皇帝?逃婚另有隐情?

若是皇帝和谷芷悠彼此有情,那她可以想办法撮合他们在一起,以此作为条件,与皇帝和解。

这样不用跟皇帝硬碰硬,就能完美解决所有困局。

慕吟初勾唇,眼角眉梢都有了笑意,她这回算是找到了皇帝的弱点,这下有足够的筹码与皇帝和谈了。

“吟初姐姐,你笑什么?”端容好奇地看着慕吟初,半天不说话,忽然就笑了,很诡异的。

慕吟初心情好,“没什么,走吧,咱们去见一见长公主,过门不入,似乎不太妥当。”

说着,掀开了车帘,下了马车,摇着扇子往忠勇侯府大门走去。

端容很无语,不得不跟上慕吟初。

想要进宫的女子,有三十几位,全都聚在了侯府正厅。

姬世华满心欢喜地接见,久不见慕吟初前来,问了慕清影和慕南雪,得知慕吟初和端容候在府外。

如此无礼,姬世华心里不满,对慕吟初仅有的好感彻底消失无踪。

正准备出发,正巧见着慕吟初和端容前来。

看着明显精心打扮过,异常美艳的慕吟初,在场不少贵女心生嫉妒。

在场的,除了慕清影和慕南雪,慕吟初就认识一个崔桑诺,那位被太后和长公主看中的荀家小姐荀幽兰并没有来。

崔桑诺打见了慕吟初,就满眼敌意。

姬世华不知慕吟初与姬煌宇之间的仇怨,见慕吟初精心打扮,只当她对姬煌宇也动了心思,心里不可谓不恼怒。

偏慕吟初如今没有婚约,她就算不满,也不能说些什么,只能沉着脸表达自己的不悦。

其他贵女见本来还满脸笑容的长公主,在慕吟初来了之后就沉了脸,一看就是对慕吟初有敌意,众人不由得欢喜,乐得看戏。

“吟初参加长公主!”

“端容见过姑姑!”

慕吟初和端容福身行礼。

姬世华威严地眼神看着慕吟初,“慕大小姐好大的面子,让本宫好等!”

不等慕吟初说话,端容忙开口解围,“姑姑,我们其实早就到了,只是我早上吃坏了肚子,马车一路颠簸,有些反胃,恶心想吐,就在马车里缓一缓,吟初姐姐陪着我。”

姬世华心里有气,这慕吟初有什么好,竟然能够让刁蛮任性的端容处处维护她!

“长公主恕罪,是吟初不对,应该早些入府。”慕吟初微微低着头,神色恭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