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到这里为止吧

慕吟初笑了,笑容里不自觉带了讽刺,可不就是,多情的男人看似温柔,实则太伤人。

他若直接对她冷漠,对她无情,她还能很直接地去恨他。

可他不是,他一直都对她很好,哪怕两个人之间已经没有了婚约,他还依旧关心,依旧显露出在意。

这种在意,让她最终原谅了他。

眼看着他对另一人温柔维护,心中多少不是滋味。

如今两人已经没有关系,连生气的立场都没有。

“吟初!”

顾长安追了上来,小跑着,上前拦住了慕吟初的去路。

慕吟初看着他,将他的着急看在眼里,“怎么跑出来了?”

“初儿。”顾长安复杂的目光深深注视着慕吟初,眼神里饱含歉意,“我没有误会,也没有怪你,只是雨柔胎像不稳,府医说不能受刺激,为了孩子考虑,才说让你不要跟她计较。”

慕吟初眸光微闪,“那你这会儿追出来做什么?你追来,更会刺激到慕雨柔。”

“我怕你误会,怕你难过。”顾长安痛心地看着慕吟初,语气里带着怜惜,“没有向着你,我很抱歉。”

慕吟初复杂的眼神看着顾长安,“不必抱歉,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顾长安怔怔地看着慕吟初,心中压抑难受,一时无言。

“顾长安,到这里为止吧,对我的关心,对我的在意,就到这里为止吧。”慕吟初柔声说道。

顾长安心刺痛,连呼吸都是难受的,“初儿,别这样,我……”

“你怎样?”慕吟初轻扯嘴角,笑看着顾长安,“你是能娶我?还是能一心一意爱我?还是能怎样?

你一不能娶我,二做不到只怜惜我一人,却还像以前一样关心我,在意我,你到底想怎样?

要继续这样藕断丝连,暧昧不明,纠缠不清下去吗?”

“关心你在意你,都是情不自禁。”顾长安痛心地看着慕吟初,苦笑,“即使不会有结果,也想守护着你,希望你能好好的。”

慕吟初心情复杂,心里不是滋味,“你惯来会哄人,几句话,就让人不自觉软了心。”

“我都是真心的。”顾长安说道。

慕吟初轻笑,笑容透着浓浓的讽刺,“多情的公子,或许是有真心的,只是那真心并不是我想要的。

现在说这些其实没有意义,你我都回不到最初。

各自放下,各自安好,是最好的状态。”

顾长安沉默。

慕吟初没再多言,绕过顾长安,径直离去。

绿砚看了眼顾长安,叹息一声,跟上慕吟初。

顾长安神情落寞,明知没可能,明知再也抓不住,却舍不得让她离开他的世界……

放下,谈何容易?

慕吟初和绿砚没有停留,直接离开了忠勇侯府。

她们刚走了没多大会儿,皇家的马车也离开了。

那厢,姬世华让人找来的大夫给慕雨柔看诊,确认她的确是情绪波动过大,动了胎气,有流产的征兆。

如此,姬世华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交代她静养。

云姨娘和慕逸杰也告辞离开。

顾长安陪着慕雨柔,神色恍惚,明显心不在焉。

慕雨柔看着这样的他,眼泪止不住流,委屈质问,“顾郎还想着大姐姐吗?”

顾长安眉微拧,复杂的目光看着委屈伤心的慕雨柔,“你当初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温柔懂事,不会这样作闹。是你自己说的,不会跟你姐姐争风吃醋,你只要呆在我身边就心满意足了。”

慕雨柔顿时一噎,脸色白了几分,咬唇,“我是太在乎你了,看着你因为姐姐难过,我就很难过。”

顾长安神色复杂,注视慕雨柔良久,一言不发。

慕雨柔心里慌乱,“顾郎,你怎么了?”

“没什么。”顾长安垂眸,掩去了眸中的复杂,“好好养胎吧,今日那些小伎俩,我不想看到第二次。”

慕雨柔脸色一白,心提起,惴惴不安,手用力揪紧了被子,“顾郎在说什么?我听不太明白。”

顾长安没再多言。

……

慕吟初回到荣安侯府,天已经黑了。

刚回到府上,慕老夫人就来找了她,“长公主怎么说?”

慕吟初这才想起,慕老夫人让她求长公主帮忙,“长公主说了不算,我爹和我哥能否平安,全凭皇上一句话。”

慕老夫人脸色难看,心里对慕吟初颇有怨气,“皇上既然指明了要你进宫!那你就进宫!一定要求皇上放了你爹和知林!”

慕吟初心烦,“祖母没事儿就回去吧,我会看着办的。”

“你进宫,千万不可以再开罪皇上。”

“看心情吧。”慕吟初淡淡道。

慕老夫人气得不轻,怒不可遏,“你最好收敛一点你的脾气!面对皇上不可放肆,稍有不慎,我们全家都得丧命!”

慕吟初幽幽地看着慕老夫人,有些恶趣味道,“不可放肆也放肆多回了,咱们府里,每个人的脑袋都摇摇欲坠。祖母若是害怕,现在跑路还来得及。”

慕老夫人被气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眼前一阵阵黑,只觉得头晕,紧握着拐杖的手颤抖得厉害。

“绿芜,绿翡,老夫人呼吸不畅,快扶她回去休息。”慕吟初淡淡道。

“祸害呀!祸害!”

慕老夫人恨恨地瞪了慕吟初一眼,用力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离开。

等她走远,绿砚忙劝说,“主子可悠着点,别真把老夫人气出个好歹。老夫人若有个三长两短,家里没有主母,这后宅就得交给二夫人打理了。

二夫人若是掌管中馈,那库房里的好物件,还不定有多少落入二房手中。”

慕吟初对于谁当家并不在意,但本着不吃亏的原则,老夫人当家对她和兄长相对有利一些。

“放心,老夫人命硬着呢,气不死的。”

绿砚无奈,她家主子对不喜欢的人,那是相当不友好,“皇上发话,让主子随长公主和端容郡主进宫,主子可想好怎么应对?”

慕吟初瞬间郁闷,皇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她进宫,让不少人误会皇帝对她有意思,给她树敌无数。

可以想象到,入宫一路上,会有多少人针对她。

而且皇宫是皇帝的地盘,好进不好出。

皇帝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她下毒威胁也不管用。

现在是真的很麻烦。

“你说,像皇帝那样的人,会有什么软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