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想把皇帝按在地上摩擦

“你当本宫愿意提?”

姬世华没好气,脸色难看,“皇帝的心思,旁人不知道,本宫心如明镜。这男人,尤其是帝王,过于执着是大忌讳!总得往前看!”

苦苦等着一个不会回头的女人,蠢不蠢?

姬煌宇面色沉了下去,身为帝王,被长姐当众数落,总归失了颜面,“朕心中有数,皇姐不必多言!”

总是这一句,姬世华心里实在是堵,可姬煌宇毕竟是皇帝,她说太多落他的颜面终归是不妥。

姬世华叹了口气,目光看向在场的世家千金,尤其是太傅千金荀幽兰。

“这女子当适当大胆一些,若谁想进宫的,没有门路可以来寻本宫,本宫亲自领你们进宫。若能赢得皇上的心,本宫重重有赏!”

这无疑是为所有的贵女大开方便之门。

那些存了心思的,有些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

崔桑诺忽然出列,羞怯地看了眼姬煌宇,而后冲着姬世华伏地叩首,“臣女崔桑诺,叩谢长公主!”

姬世华满脸欣慰,“好!来人!将本宫准备的香包奉上!这香包就是本宫领你入宫的信物!”

崔桑诺欣喜,又叩谢,“臣女谢过长公主!”

她这一带头,更多的女子按耐不住,起身上前叩谢,“臣女叩谢长公主!”

慕吟初身旁的慕清影和慕南雪,犹豫许久,见着又有人起身,忙跟着起身上前叩谢。

姬世华笑容满面,着人分别赏赐了香包。

慕吟初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一幕,权利真是诱人啊,这一个个貌美如花,婀娜多姿的美人,全都上赶着往皇帝身边凑。

看了眼那位始终端坐的荀幽兰,那位很得太后看中的美人,相当淡定呀,很有正室风范。

“慕大小姐一直盯着朕,可是内心蠢蠢欲动,也想入宫?”姬煌宇幽幽启口,看慕吟初的眼神锐利。

他这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在慕吟初身上。

姬世华蹙着眉,脸色明显变得不好看。

慕吟初毕竟曾是她儿子的未婚妻,这刚退婚就肖想皇帝,说出去不好听,她面上也无光。

慕吟初咬死皇帝的心都有了,她哪有一直盯着他看?狗皇帝不安好心,故意挑唆别人敌对她!

“皇上多虑了,臣女并不想入宫。”

姬煌宇漆黑幽深的眸深深地注视着慕吟初,忽然转头看向姬世华,“朕觉得慕家大小姐不错,皇姐带其他贵女入宫的时候,可以顺道把她捎带上!”

姬世华怔怔地看着姬煌宇,看他也不像是玩笑,神色带上复杂,“皇帝,这不太合适吧?”

“朕觉得很合适。”姬煌宇勾唇,锐利的眼神看向慕吟初,“慕大小姐,朕很看好你,努努力,朕相信你能在众多贵女当中脱颖而出!”

此话一出,那些想进宫的贵女,看慕吟初的眼神全都带上了敌意。

尤其是崔桑诺,本就敌对慕吟初,这会儿直接恨得牙痒痒。

慕吟初心里恼火,怒视着姬煌宇,好想冲上前去,把皇帝按在地上摩擦!

姬煌宇看她动怒,心情瞬间大好,看到他就躲是吧?他就让她没处躲!

锐利的眼神又看向傻愣住的端容,“端容和慕大小姐关系很好,你没事儿就陪她一起入宫,若是慕大小姐偶有身体不适,你就背着她入宫!”

端容嘴抽,这这这……

慕吟初一整个无语,“皇上,端容郡主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很忙的。”

姬煌宇凉凉地瞥了慕吟初一眼,看端容的眼神危险,“端容年纪不小了,朕寻思,把你赐婚给谨谦。”

“皇叔!我不忙!一点都不忙!”端容激动道,伸出三根手指做发誓状,“我保证,一定把吟初姐姐带进宫,您千万别给我赐婚!”

顾谨谦也举手,一脸严肃,“皇叔!我可以监督母亲带慕大小姐进宫!求别赐婚!”

姬煌宇面色缓和,“和蔼”的眼神看着两个孩子,“你们都还小,不着急。”

端容和顾谨谦同时松了口气,两人对视一眼,又都嫌弃地撇过头。

慕吟初心里憋火,狗皇帝太无耻了!

憋火的又岂止是她,在场那些个贵女,见向来不近女色的皇帝竟然破天荒的留意一个女人,一个个如临大敌。

姬世华也是心头警惕,想到他儿子明明中意慕吟初却要请旨退婚,很荒唐的退婚理由皇帝竟然真的下旨退婚,这很不同寻常。

难道说,慕吟初早就和皇帝暗通曲款?

一个是她的弟弟,一个是她儿子的心上人,这两人牵扯到一起,姬世华如鲠在喉。

原先还觉得对不住慕吟初,这会儿所有的歉意烟消云散,对慕吟初非常看不顺眼。

尤其嬷嬷来禀报,慕雨柔腹中的孩子危险,她对慕吟初已经产生了敌意。

好好的生辰宴,到最后,弄得十分不愉快。

宴会结束,宾客基本都离开了,慕吟初被姬世华留了下来。

姬煌宇也没急着走。

姬世华看慕吟初的眼神没有之前的温和,反倒是很严厉,“你和长安已经退婚,就与我们忠勇侯府没了干系,为何还要刻意为难柔姨娘?”

慕吟初心下感叹长公主变脸太快,此外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神色淡淡,“长公主的话让人糊涂,臣女并不曾为难过柔姨娘。”

“还敢狡辩?那么多人都看见柔姨娘跪在你跟前,她是双身子的人……”

“娘!”顾谨谦打断姬世华,神色复杂,“这件事,慕大小姐确实很无辜,当时孩儿和皇叔正巧经过,一切看得分明,慕大小姐并不曾让柔姨娘下跪。”

姬世华皱眉,威严地看着顾谨谦,“你和皇帝正巧经过,怎么不护着柔姨娘?你知不知道,孩子差点就保不住了!”

“娘,柔姨娘不由分说就跪着,哭哭啼啼地求慕大小姐原谅,引得很多人围观。慕大小姐碰都没碰她,她就喊肚子疼。孩儿当时以为她是装的,就没有理会。”顾谨谦说道,语气几分无奈。

“孩儿当时看得分明,以为柔姨娘故意拿未出生的孩子作怪,压根没想到她是真的肚子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