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绕不开的话题

慕吟初眉头紧蹙,冰冷的眼神看着慕家老夫人,是她忽然变得好说话了,让她产生了她很好欺负的错觉吗?竟然敢这么要求她?

慕老夫人心神一凛,知道慕吟初生气了,未免慕吟初当众发怒让她难堪,忙开口,“如果实在不想去,那就算了。”

慕吟初勾唇,笑容透着凉意,“怎么能不去?”往前迈了一步,凑近慕老夫人,压低声音,“慕雨柔拿腹中的孩子诬陷我欺负她,我可不能白白受人诬陷。”

慕老夫人面露惊惶,忙拉住慕吟初的胳膊,“你可不能乱来!”

慕吟初轻笑,笑容危险而渗人,很快又敛了笑,面无表情,“祖母,以后不该说的话,最好不要说,你知道的,孙女脾气不太好。”

慕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却又不敢当众发作。

她是荣安侯府的老夫人,在外头要维持着体面,不能让人知道她不被孙女敬重。

慕吟初也不想闹得太难看,冲着慕老夫人笑了笑,“祖母,孙女扶着您坐下。”也不管慕老夫人愿不愿意,强势地扶着她走向慕家二夫人和三夫人。

慕老夫人努力保持微笑,笑容有几分僵硬。

“二婶,三婶,二妹,四妹。”慕吟初笑着打招呼,“怎么不见云姨娘和逸杰?”

二夫人和三夫人神色复杂。

慕清影也神色复杂,说道,“去看三妹妹了。”

“我和二姐跟去看了,三姐情况不太好,大夫说,有流产的征兆。”慕南雪小声道,说着低下了头。

慕吟初蹙眉,只是跪一下就有流产的征兆?这是打算讹上她了?

慕吟初刚坐下,一扭头就见一个嬷嬷急匆匆走向姬世华,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本来满脸笑意的姬世华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蹙着眉往慕吟初这方看来。

四目相对,姬世华的眼中明显没有了之前的慈爱与温和。

慕吟初猜测着,必然是慕雨柔那边出状况了。

姬世华很快就重新扬起了笑,与身旁的妇人攀谈了起来。

“皇上驾到!”

伴随着这一句唱和,众人目光齐齐朝着姬煌宇望去,紧接着齐刷刷跪了一地。

慕吟初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跪下。

帝王从她身旁走过,在她跟前停留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坐到了上首空着的位置。

这才沉声开口,“都平身吧!朕前来恭贺长公主生辰,诸位不必拘礼,尽可随意!”

“谢陛下!”

众人又齐齐入座。

皇上到来,正式开宴。

鼓乐响起,舞姬献舞。

婢女们鱼贯而入。

慕吟初跟前的矮桌上,多了几道美味佳肴,黄焖鱼翅、荷包里脊、百鸟朝凤……

这可都是御膳,寻日里吃不上。

之前宫宴,说是宴会,实际上是那些贵女比拼才艺,宴会上也就一些水果糕点。

这长公主的寿宴,才像是宴席。

慕吟初腹里的馋虫全被勾起,取了勺子,先盛了半碗汤,又夹了一块荷包里脊放进了嘴里,过于美味,眉眼间不自觉流露出满足的笑意。

她旁边坐着的慕清影和慕南雪,很是拘谨,根本就不好意思敞开了吃,小口小口的,细嚼慢咽。

慕吟初又将筷子伸向了色泽鲜艳的百鸟朝凤,鸡经过长时间的煮炖,已经脱骨,味道香醇,不是一般的好吃。

慕吟初埋头专心干饭,完全忽略了周遭的一切。

自然也忽略了上首坐着的皇帝。

姬煌宇目光有意无意地瞥向慕吟初,见她只顾着吃,心里忍不住又开始嫌弃,他就没见过吃相那么难看的女子。

像是特地来吃饭的,左一筷子,右一筷子,毫无优雅端庄可言。

堂堂侯府千金,礼仪规矩学得一塌糊涂。

就这样的女子,到底哪里值得顾长安钟情?

慕吟初吃了半饱之后,就开始慢慢品尝,不时喝一口汤。

水果甜点这些,一样都不落下。

这忠勇侯府的厨子是真的不错,比荣安侯府的好多了。

吃饱了,慕吟初又默默倒了一杯酒,酒杯刚递到唇边,想到之前醉酒,又默默放下。

也是这个时候,想起了皇帝这个人,抬眸的瞬间,正对上一双漆黑幽深的凤眸。

帝王见她看过去,眼神明显变得锐利。

慕吟初撇了下嘴,低下了头,这皇帝真是阴魂不散,她得忍住,不能再与他正面交锋。

姬煌宇皱眉,之前还一个劲的挑衅他,怎么忽然不理会他了?若是之前,他看她,她绝对会瞪他的。

改变策略了,还是想玩什么把戏?

“皇帝老大不小了,终身大事务必放在心上。”姬世华沉声提醒,“皇帝的婚事不仅仅是家事,还是国事。”

此话一出,在场贵女一颗心蠢蠢欲动,下意识去看皇帝,又含羞带怯的低下头去。

只要是重大场合就绕不开这个话题,姬煌宇心里堵,面色沉了几分,因着是姬世华的寿辰,又无法发作,只能沉默以对。

姬世华很无奈,目光环视一圈,在诸位千金脸上一一扫过,“皇上在感情方面木讷,你们就不能主动一些吗?”

在场贵女羞红了脸,少有几个依旧保持着端庄。

“皇帝不太喜欢过于柔弱被动的女子,大可以不那么矜持,不防勇敢大胆一些。”

“皇姐!”姬煌宇沉着脸打断姬世华。

姬世华如今是真的很着急,威严的看着姬煌宇,“皇帝身为一国之君,为皇家开支散叶乃是分内之事,可不能由着性子来。”

姬煌宇皱眉,“朕心中有数。”

“有数?有什么数?”姬世华冷着脸,“今日是本宫的寿辰,这寿礼你本宫收得够多了,皇帝给些什么,本宫都不稀罕!本宫就是希望皇上早日成婚!实在不想大婚,先纳几个美人也可以!”

姬煌宇沉默。

“在场的,一个个貌美如花,娇柔可人,本宫瞧着都心动,皇帝大可以多瞧几眼,本宫就不相信一个都不入你的眼!”

不少贵女脸颊发烫,心怦怦直跳。

姬煌宇面上几分无奈,“皇姐的寿辰,喜庆的日子,又何必提些不愉快的话题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