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珍爱生命,远离皇帝

慕吟初笑了,讥讽地看着姬煌宇,“不愧是皇上,威胁人都能把人九族给捎上,不知道的,还以为臣女的九族有多团结似的。”

天知道,她家那些亲戚,她基本都不认识。

荣安侯府若是败落了,那些旁支只会躲得远远的,还能帮着嫡系这一支报仇不成?

“跟朕说话最好恭敬客气一些,总是用讥讽挑衅的语气说话,朕只会想杀了你。”姬煌宇沉声道。

慕吟初依旧讥笑,“皇上也别动不动就想诛九族,慕家的九族我并不在意。我能心平气和的在这里与皇上对话,不是因为您是帝王,仅仅只是因为我爹和兄长在你手中。”

言下之意,她并不怕他。

姬煌宇从未见过这样胆大包天的女子,竟然敢无视皇权,“你就丝毫都不担心朕杀了你?”

“有什么可担心的?”慕吟初笑看着姬煌宇,“我说了,我死,皇上也得死,皇上坐拥高位都无惧死亡,我一个小小女子,又有什么值得害怕的?”

姬煌宇眼神锐利,“朕找了巫医检查,并不曾中蛊。”

慕吟初轻嗤,脸上毫不掩饰的轻蔑,“皇上手底下那些庸医,都可以拉下去砍了!皇上可以怀疑臣女的人品,但绝不能怀疑臣女有能让你死的能耐!”

颜氏一门只是不害人而已,一旦想害人,有的是手段。

她重生归来,早已经不是那个想要悬壶济世的颜柠,她的心中只有仇恨,没有慈悲。

“使用下作的手段害人也算是能耐?”姬煌宇反唇相讥。

慕吟初给了姬煌宇一个白眼,讥讽道,“皇上又有多光明多君子?臣女侵犯了您的利益就是下作,您仗着位高权重逼迫臣女,就是理所应当?”

“朕是皇帝!别说只是威胁你,就算是……”

“就算是杀了臣女也是理所应当!”慕吟初接过话,冷笑,“那很抱歉,臣女就是下作,就是不讲仁义道德!逼急了,臣女什么都豁得出去!”

姬煌宇脸色难看,浑身冒寒气,竟是一时无话。

慕吟初知道,她又把帝王气到了,“臣女并不想与皇上为敌,所以,若皇上能退一步,臣女可以退两步。”

“退?”姬煌宇冷笑,有力的大掌握住慕吟初的手腕,将她拉到近前,倾身逼近她,四目相对,他的眼神冷如冰渣,“朕的世界里就没有退这个字!双生蛊是吗?想跟朕一起死是吗?用不用朕成全你?”

慕吟初手腕被握得生疼,用力也挣脱不开姬煌宇的钳制,脸色难看,“皇上若是活得腻烦了,那就自己进皇陵!臣女还没打算死!”

“没打算死你还敢一次次挑衅朕?”

“臣女没有故意挑衅!臣女只是正常发挥而已!臣女就是这个性格!”慕吟初臭着脸,冷眼睨着姬煌宇,“皇上若是不想让步,那就同归于尽好了。”

姬煌宇眯眼,眼神危险,“这还不是故意挑衅?真的想死?”

慕吟初偏头看向别处,面无表情,“不是故意的。”见帝王半天不说话,小声补充一句,“真不是故意的。”

变相的让步,让姬煌宇脸色缓和了几分,松开了她的手腕,冷冷道,“下次再敢忤逆朕,你会死得很难看!”

慕吟初下意识想反驳,嘴动了一下又闭上了。

她还是少说话吧,省得又激怒这个狗皇帝。

“皇上,臣女还要去拜见长公主,先行告退!”

福了福身,也不等帝王应答,转身疾步离开。

姬煌宇脸色再度变得难看,“朕有说让你走了吗?”

慕吟初脚步顿了一下,瞬间的迟疑,又继续走,很快就离开了园子。

“呵!”姬煌宇冷笑,这还不是挑衅?

这种女人,顾长安竟然恋恋不忘,他是不是有病?

慕吟初并不知道帝王心中所想,只想要远离皇帝,皇帝高高在上惯了,她只要表现出丝毫不顺从,在皇帝眼中就是挑衅,稍不注意就会激怒他。

为自己的小命着想,以后还是远离的好。

绿砚一直在园子外等着,见着慕吟初出来,稍稍安心,“主子,您总算出来了,寿宴快开始了,您再不去见长公主,怕是会失了礼数。”

慕吟初瞥了她一眼,“你也不说去寻一下!我再不出来,命都快没了!”

“您又惹怒皇上了?”绿砚压低声音,脸拧巴在一起,“奴婢也想进去,可是顾二少说,让奴婢在外头守着,别去打扰您和皇上。”

慕吟初皱眉,顾谨谦什么意思?就因为皇帝碰了她,就把她自动归为皇帝的女人吗?狗皇帝该不会也这么想吧?

所以她和顾长安在凉亭谈话,皇帝和顾谨谦躲假山后头窥视,察觉她和顾长安举止亲昵,皇帝和顾谨谦都很有意见,以至于顾谨谦直白地让她和顾长安保持距离?

“这次就先原谅你了,下次再听顾谨谦的话,我埋了你。”

绿砚缩了缩脖子,小小声道,“奴婢也不想的,可皇上跟您在一起,奴婢不敢打扰。”

“我看你不是不想打扰,你是巴不得我和皇上能有些什么。”慕吟初毫不留情地点破绿砚的小心思,“别做梦了,我和皇上八字犯冲,若他不是皇上,现在已经在轮回的路上了!”

“主子,您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不能!”

绿砚心累,她家主子明明长得娇滴滴的,却总是喜欢简单粗暴,“主子,跟皇上硬碰硬是不行的,奴婢觉着您可以尝试一下以柔克刚,说不定老爷和少爷就出来了。”

“你以为我没试过以柔克刚?宫宴那天,我就没反抗,任由皇上罚跪,膝盖都快跪没了,屁用都没有!”

慕吟初想起就气,白瞎她演了半天,狗皇帝软硬不吃。

说话的功夫,到了会客厅。

身为寿星的姬世华坐于主位,次位上坐着的,都是京中贵妇。

慕家人并不在。

慕吟初的到来,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众人看她的眼神,有不屑,有同情,也有冷淡。

姬世华并不知道顾长安请旨退婚的真正原因,面对慕吟初,多少感到抱歉,语气比之以往柔和,“吟初来了,快上前来让本宫瞧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