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再见顾长安

宴会这天,慕家二房三房的人,早早做了准备之后,带着儿女前往忠勇侯府。

慕家老夫人也带着云姨娘和慕逸杰早早去了。

一家人像是有意忽略慕吟初,就当她不存在似的。

慕吟初装扮一番之后,带着绿砚前往。

到了忠勇侯府,府外已经停放了许多马车,不少世家已经前来。

慕吟初的出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无数双眼睛像是长在她身上一样。

无视众人的目光,她带着绿砚自报家门之后,入了忠勇侯府。

丫鬟领着她前往会客厅。

一路上,领路的丫头有意无意的偷瞧她,小声询问,“慕大小姐,长公主正在接待世家夫人,您是直接去见长公主,还是先等一等?”

慕吟初想了想,“你们世子爷跟长公主在一起吗?”

“世子爷在芳华园接待世家公子,慕大小姐想见世子爷?”

芳华园……

慕吟初神色几分复杂,她居住的绿吟阁,原名芳华苑。

顾长安曾说,要在忠勇侯府给她建一座芳华园,开春的时候,百花竟放,芳华满园。

若是父亲和哥哥不到浔阳办差,她和顾长安或许已经成亲了。

当时已经准备商议婚期了,就因为父亲和哥哥要离京,归期不定,所以就把婚事搁下了。

这一搁下,短短几月,物是人非。

“去芳华园吧,先见你们世子爷。”

“那请慕大小姐跟奴婢前来。”

丫头神色比之前恭敬了几分,在前头领路,“自打跟慕大小姐解除婚约,世子爷连着几日宿醉,人消瘦了许多,奴婢瞧着,世子爷对慕大小姐依旧有情。”

慕吟初笑了笑,她想先去见顾长安,怕是让这丫头误会她对顾长安恋恋不忘,“我与世子爷缘分已尽,世子爷会遇到适合他的人。”

丫头不太理解,却也没再多言。

此时的芳华园,顾长安正与闻云庭,荀南旭,还有几位友人逛园子,谈天说地的,倒是聊得很开心。

女眷和男宾并不在一个园子。

慕吟初刚穿过拱门,瞥见园中都是男子,没有继续往前,“去将你们世子爷找来吧,我在这里等他。”

丫头应下,前去寻顾长安。

顾长安听说慕吟初找来,第一反应是欣喜,不过片刻就敛了笑,神色变得复杂,他还以为她今日不会过来了。

冲着闻云庭几人拱了拱手,“在下还有些事,先失陪了。”

闻云庭和荀南旭对视了一眼,目送顾长安远去,两人的神色都有几分复杂。

顾长安老远就瞧见了慕吟初,女子妆容精致,梳着垂髻,头顶斜插着一支碧玉簪,手拿一柄抹茶绿缂丝桐叶式象牙柄美人团扇,身着一袭精美的茶绿色簪花柯子裙。

见着他,她的脸上无喜无悲,眼神淡淡的不含情绪。

顾长安脸上也没有流露太多情绪,到了慕吟初跟前,低声询问,“你找我什么事?”

慕吟初略微将他打量,也就几日光景,确实瘦了一些,“找个没人的地方聊聊吧。”

顾长安嗯了一声,“跟我来。”

顾长安带着慕吟初,穿过回廊,到了另一座空置的园子,去了园中的凉亭。

看了慕吟初一眼,又看向了别处,“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爹和我哥哥被皇上命人关进了刑部,我需要见皇上,皇上今日会来忠勇侯府吗?”

顾长安心里一堵,脸色明显有几分不悦,看向慕吟初,语气里控制不住带了情绪,“你为什么要故意激怒皇上?你是不是想故意引起皇上的注意?你……”

本是生气的质问,却恍然意识到自己如今没资格生气,心里堵,“你不该激怒皇上,对你没好处。”

“我也不想激怒皇上,但他派人监视我。”慕吟初郁闷道。

她的本意是让皇帝知道她的手段,与皇帝互相牵制,让皇帝撤回那些监视她的人,结果皇帝压根不受她威胁。

顾长安面色缓和了一些,复杂的眼神看着慕吟初,“你做的那些事,想要不被监视是不可能的。不说皇上,就连我也想知道,你一个官家小姐,手底下的人为什么那么厉害,你手中为什么会有那么厉害的毒?”

慕吟初无从解释,为了报复皇帝,她暴露了太多,“你只需告诉我,皇上会不会来忠勇侯府?”

“来了又能如何?”顾长安沉声反问,“皇上若坚决不放人,你能如何?是继续跟皇上对着干?还是放下你自以为是的骄傲和自尊去讨好皇上?”

慕吟初自然是不可能去讨好皇帝的,“他若坚决不放人,那我也不会对他客气。”

顾长安面色一沉,双手用力握住慕吟初的双肩,皱眉恼火地看着她,“你打算怎么不客气?你到底有没有理智?你知不知道你面对的是谁?那是掌握天下权柄握着所有人生死的皇帝!”

慕吟初明眸望着生气的顾长安,能感受到他的关心,“顾长安,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办法后退了。我不希望我父亲和哥哥受制于人,也不希望自己受制于人。”

顾长安深深地注视着慕吟初,“你这是一步步将自己往死路上送,我就从没见过像你这样强硬的女子,非把自己弄得头破血流才甘心。”

当初他和慕雨柔在一起,若是别的女子,就算心里不乐意,也绝不会跟未婚夫对着干,她偏不,非要处处与他作对,非要弄得彼此都不痛快。

柔软一些不好吗?一定要这么强硬地去对抗吗?

“吟初,这世间的很多事不可能都能顺着你的心情,肯定有很多事与愿违,很多时候就是需要去妥协,只有小孩子才会按自己的心情和喜好去办事,你明白吗?”

慕吟初蹙眉,“你这是在说我不成熟吗?”

“你觉得你成熟吗?”顾长安沉声反问,蹙眉看着慕吟初,“成人的世界里不是只有对与错,黑与白,大人只会做应该做的事,只有小孩子才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慕吟初脸色不好看,心里也不舒服,“我不需要你教我如何做人!你有你的看法,我也有我的活法!谁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他不痛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