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前世与慕家有仇怨

姬煌宇刚离开绿吟阁没多久,慕家老夫人和二爷三爷就找来了。

“皇上来找你做什么?”慕老夫人开门见山的问,心里焦急,但也不妨碍她摆祖母的架子。

慕吟初心里烦闷,看了眼二爷三爷,又看向慕老夫人,“皇上来找我,是私事,祖母就别问了。”

“私事?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跟皇上能有什么私事,你和皇上……”慕老夫人看慕吟初的眼神复杂,带着探究和怀疑,“你和顾世子之所以退婚,是不是因为你和皇上……皇上看上你了?”

“祖母想多了,皇上并没有看上我,只是因为进宫得罪了皇上,所以……”

“所以皇上就寻了个由头,停了你爹和知林的职?”慕老夫人接过话,脸色比之前难看,“你还真是个祸害!老身早就跟你爹说,让他管管你,他就是不听!纵容得你无法无天,这是要害了我们荣安侯府呀!”

慕吟初无可辩解,确实是因为她,才连累了父亲和哥哥。

“当初就不该留下你这个祸害!”慕老夫人恨恨地盯着慕吟初,“出生时候就害死了你娘!出生以后,为了怕你受委屈,你爹一直不肯将云姨娘扶正,害得雨柔和逸杰没能有个好的出生!

这长大了,不敬祖母就算了,连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哥哥都要祸害!

你说这些年我们哪里亏待你了?就像个讨债鬼一样!要害了全家才甘心吗?”

慕吟初眸中闪过寒意,稍纵即逝,冷冷道,“祖母说对了,我就是来讨债的!这个答案满意了吗?满意了就请离开!”

“你!”慕老夫人浑身发抖,气血上涌。

“怎么跟你祖母说话的?”慕亦江脸色难看。

慕文江脸色也难看。

慕吟初看着他们三人,心里堵,她并没有说错话,她的确算是来讨债的。

当年,她还是颜家大小姐,颜氏一门,是这个大陆上最特殊的存在,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地位却不输给任何一个国家。

传闻,颜氏一门,女子之血可入药,以颜氏女的血肉入药,可生死人,肉白骨,延年益寿,青春永驻。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无论传闻真假,颜氏女都像一株良药一样,引人觊觎。

约莫二十年前,还是前世,她九岁,一个中年男子上天山求诊,离开的时候,吃了熊心豹子胆打起了她的主意。

为了抓到她,那男子劫持了她怀孕的母亲来威胁。

在颜家的地界,那人自然不可能得逞,那人在劫持她母亲逃亡的时候,狠心地将她母亲从半山推下。

母亲虽然活了下来,腹中的孩子却没了。

当时家族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所有的长辈都脱不开身,不仅没有派人去找那个害母亲流产的人,甚至还将她和堂妹送出家门避祸。

她离家不过三年光景,颜氏就遭遇了灭门。

她和堂妹没能逃过,被人抓到,囚禁,割肉放血,最终被折磨而死。

她死后重生过来,才知道,当年害母亲流产的人,竟是西澜国荣安侯府的慕老侯爷。

老侯爷担心被颜家人找到,不仅把爵位传给了长子,还把自己弄得邋里邋遢,大多数时候都呆在府里。

五岁那年,她亲手杀了前世的仇人这一世的祖父。

那是她两世为人第一次杀人,她没有感到害怕,没有感到恐惧,灵魂里充斥着想要摧毁一切的仇恨和疯狂。

在慕老侯爷闭眼之前,她告诉了他自己的身份。

不太巧,她说的话,被这一世的父亲听到了。

她将淬毒的刀,对准了慕尧江。

慕尧江没有反抗,倒下之前,握住她的手,说不管她曾经是谁,现在都是他的女儿,是他的妻子用命换来的。

她终究救下了慕尧江,并让他答应,以后不允许干涉她做任何事。

这么多年,在这个家里,她真正在乎的也只有慕尧江和慕知林。

若不是有这两个牵绊,皇帝即使灭了荣安侯府她都不会眨眼。

面对慕亦江的问责,慕吟初没有认错的意思,“侄女说话不中听,也没心情说好听的,二叔三叔都回去吧。”

“忤逆长辈!开罪皇上!十足的祸害!”慕老夫人气狠了,恨恨地瞪着慕吟初,“你给我滚出府去!我们荣安侯府没你这样的祸害!”

“母亲息怒。”慕亦江忙劝说,“吟初年纪小,大哥又比较惯着她,难免不懂事。”严厉的眼神看向慕吟初,“还不赶紧向你祖母认错!”

“二叔,皇上动了大怒,不会善罢甘休,侄女也不打算做小伏低认罪妥协,所以一个弄不好,有可能会抄家灭族。祖母说的也没错,侄女确实是个祸害,您和三叔若不想被牵连的话,早做准备。”慕吟初淡淡道。

“你……”慕老夫人脑中一阵晕眩,往地上栽去。

“母亲!”慕亦江和慕文江焦急地搀扶住慕老夫人,“母亲别激动!吟初开玩笑的,千万别激动!”

慕老夫人缓过劲来,开始哭哭啼啼,“我们慕家到底做了什么孽呀,竟然养出了这么个祸害!这是要害死全家呀!”

“吟初,你到底怎么得罪皇上了?”慕亦江沉着脸问。

“也没什么,就是打了皇上,还给皇上下毒。”

慕老夫人彻底晕死过去。

慕亦江和慕文江眼前一阵黑,脸发白,浑身发软,心颤抖得厉害,被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慕吟初一见他们的反应,眨巴眼,很无辜地补充,“侄女还威胁皇上说,若是他敢对我爹和哥哥下死手,侄女就毒死他。”

慕亦江和慕文江脸色惨白,恨不得马上晕死过去,希望醒来一切都是假的。

“来人!送老夫人和二爷三爷回去!”

“……”

三人刚被人扶着离开,慕吟初就缩回了贵妃榻上,想到与姬煌宇的对话就无法淡定。

他接下来会怎么对付她?

目前她的软肋只有父亲和哥哥,若皇帝敢对他们出手,她真的会弑君的。

……

受帝王的胁迫,慕吟初不得不让人去给大臣解了毒。

接下来,就等待着帝王出招。

不料这一等,竟是等到了长公主的寿宴,也不见帝王有任何动作。

慕尧江和慕知林因涉嫌贪污被关进了刑部大牢,帝王没有放人的意思。

因为和顾长安已经解除了婚约,慕吟初本不打算参加长公主的寿宴,考虑到皇帝可能会去,她决定到忠勇侯府会一会帝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