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与皇帝针锋相对

“嗯,我哥在教场。”端容笑嘻嘻的,“知道你害怕什么,别担心,我皇叔不在教场,他这个时候,基本都在御书房批阅奏折。”

慕吟初稍微安心。

“我哥哥的几个朋友也在,虽然我哥很好,但不一定就喜欢你,你也不一定就喜欢他,所以咱们不能太保守,眼界放宽一些,他那几个朋友,你都可以多关注一下,都是美男子。”

端容说起美男子,眼睛都亮了,激动又兴奋。

慕吟初哭笑不得,“既然都是美男子,你怎么不从中挑一个?”

“我有挑啊,我都很喜欢的,只是他们不喜欢我而已。”端容一脸惆怅,“本郡主名声太响亮,他们都害怕,我有什么办法?”

端容在京里的名声不太好,她是个直性子,仗着是郡主,向来遇到不爽的事基本都是动武,很少跟人讲道理。

久而久之,人人都道靖王府端容郡主脾气暴躁,娇纵蛮横,蛮不讲理。

端容也从不否认这一点,她自认为自己本来就娇纵,脾气不好,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都懒得费口舌。

想到端容在京里响亮的名声,慕吟初也是有些无奈,“怕你也正常,不过遇到喜欢你的,就算你凶一些,也会喜欢的。”

端容嬉笑,“就是这个道理。”

两人一路到了教场,大老远地就见两个身着劲装的男子拿着长枪,正在对打。

不少人在边上观战。

端容拉着慕吟初开始跑,边跑边喊,丝毫不顾及形象,“哥!闻大哥!闻二哥!荀大哥!东方大哥!楚大哥!”

她那震耳欲聋的大嗓门,教场那边的男子全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就连对打那两人也都停下来了。

“郡主来了!还带了个姑娘……”

众男子的目光汇聚在慕吟初身上。

今日的慕吟初,梳了垂鬟分肖髻,着一袭绣花精美繁复的杏色大袖衫搭配橙色簪花柯子裙,披了杏色披帛。

跑起来的时候,发髻上钗环摇曳,配上过分精致白皙的脸蛋,异常灵动。

离得近了,在场不少男子都觉得慕吟初眼熟,眼尖的,想起了她就是宫宴上表演射苹果的慕家大小姐。

也就是刚被退婚的慕家大小姐。

慕吟初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被多双眼睛盯着,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羞涩和不自在,始终淡漠。

不自觉让人觉得几分高冷。

在场的,她基本都不认识,也就没有急着问安。

端容拉着慕吟初到了靖王世子姬灏昀跟前,激动道,“哥,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吟初姐姐!漂亮吧?”

姬灏昀打量着慕吟初,女子他在宫宴上见过,模样自是出挑,只是神色过于淡然,着装不如宫宴上的装扮娇俏,气质比宫宴上所见的要清冷一些,不像他妹妹这般活泼。

慕吟初也打量着姬灏昀,男子一袭蓝色劲装,生得高大健硕,墨发用发冠高高束起,剑眉星目,五官深邃立体,与当今皇帝有些许相似,皮肤却要白皙一些,也要年轻一些。

看人的眼神相对温和,不像皇帝那么锐利威严。

之前在靖王府门口,她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慕大小姐,在下靖王世子姬灏昀。”姬灏昀笑着,态度不算热络,也不显得过分疏离。

慕吟初福身行礼,“见过靖王世子!”

“慕大小姐多礼了!”

端容又拉着慕吟初,给她介绍其他男子,“那个白衣服的,是闻大哥,闻云庭,丞相的长公子!他旁边的是他弟弟闻云朗!那个墨色锦袍的,是楚将军的公子,楚向南!那个蓝色锦袍的公子,是太傅家的长公子,荀南旭!那个墨色劲装的,是这教场的教头,东方子焱!”

慕吟初福身行礼,神色淡漠,“见过诸位公子。”

“慕大小姐多礼了。”

“刚拿着长枪较量的,是东方大哥和我哥哥。”端容笑嘻嘻的,目光看向姬灏昀,挤眉弄眼,“我带吟初姐姐来观战,哥,你们继续!”

姬灏昀温和地笑了笑,“不继续了,皇上快过来了,皇上要和东方较量一场,我们观战!”

端容笑容僵住,“皇叔要来呀?”

“先前就已经来了,换衣服去了。”姬灏昀正说着,目光越过端容,往端容后方望去,“已经换好衣服走过来了。”

端容望向表情僵住的慕吟初,哭丧着脸,小小声道歉,“抱歉啊,吟初姐姐,我皇叔寻日里不来这里的,我真不知道。”

她说话的声音虽然小,姬灏昀却都听到了,挑了挑眉,“你们,不想见到皇上?”

“谁不想见到朕?”

姬煌宇的声音在慕吟初后方响起。

“参见皇上!”

众人行礼。

就端容和慕吟初两个背对着姬煌宇,干巴巴地杵着。

慕吟初想到姬煌宇让她削发为尼,想咬死他的心都有。

端容也是之前见过姬煌宇在如意馆狼狈的模样,心里一直犯怵,害怕面对姬煌宇。

两个同病相怜的苦难姐妹,对视了一眼,转身,福身行礼。

“端容见过皇叔!”

“臣女参见皇上!”

姬煌宇漆黑幽深的眸盯着低眉顺眼的慕吟初,神色晦暗,“退婚的圣旨刚下达,慕大小姐就有心情出来玩,倒是心大。朕可是听顾谨谦说,顾长安正在酒馆买醉。”

真不知道顾长安喜欢这个女人什么,不仅心狠手辣,貌似还没心没肺。

慕吟初神色淡漠,清冷的眸看着姬煌宇,四目相对,眼神没有畏惧,淡淡道,“这一切还是拜皇上所赐。”

姬煌宇哑口无言,面色沉了几分,眼神锐利威严,“朕是顺了顾长安的意,若是慕大小姐不满意,朕随时可以改主意。”

慕吟初听出了他话语里的警告,讥笑,“朝令夕改,恐有损陛下威信!”

“下旨赐婚又下旨退婚,已经有损朕的威信,再损一次也无妨。”姬煌宇沉声道。

慕吟初心里堵,好想毒死他!

姬煌宇见她无话反驳,脸色好看了几分。

众人的目光在姬煌宇和慕吟初之间来回,只觉得古怪,是错觉吗?总觉得皇上和慕家大小姐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的。

皇上像是故意针对慕大小姐,慕大小姐也像是故意与皇上针锋相对。

还有,都说是顾世子变心,所以皇上下旨退婚,怎么买醉的变成了顾世子,悠闲跑出来玩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的变成了慕大小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