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顾长安揽下一切罪责

听着顾长安压抑的哭声,慕吟初心不可抑制地难受了。

“顾郎惯会哄人,曾经花言巧语骗取我的心,如今三言两语,我已原谅曾经种种……”

顾长安拥住慕吟初的手越发用力,曾经她离他很近,牵着手就觉得可以走过一生,如今她离他很远,一放手就会失去。

“我好恨你慕吟初!好恨你!我也恨我自己!”

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伤害过她,从来没有,他只觉得她太任性了,太小心眼了,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他不认为她该生气……

可是现在,他这么难受,这么痛苦,这么愤怒,他想掐死她……

“我也恨你,顾长安,无数个瞬间想将你埋掉。”慕吟初低声说道,“我也恨我自己,没能控制好情绪,才会走到今天。”

顾长安将慕吟初轻轻松开,红着眼注视着她不带情绪的眸,手抚上她光滑细腻的脸庞,捏了捏她的脸颊,再度将她揽进怀里。

慕吟初没有推拒,任由他抱着,他们不会有以后了,顾长安彻底失去她了,她也失去他了。

其实顾长安对她挺好的,除了不专情,其他都挺好的。

若她不那么较真,他们也许会幸福地走过一生。

拥抱许久,顾长安终究是松开了慕吟初,深深地看了慕吟初一眼,头也不回地回府了。

慕吟初目送他远去,转身上了马车。

回到荣安侯府,已经很晚了,几个丫头做好晚饭等着她,见她回来,忙去热菜。

绿砚端了热水给慕吟初净手。

慕吟初正吃着晚饭,慕知林找来了,告诉她婚期定下了,顺便问她,奎德海来府上找她所为何事。

慕吟初什么都没说。

翌日早朝之后,顾长安跟着姬煌宇去了御书房。

他们是君臣,也是舅舅和外甥。

在过去,顾长安是很敬重姬煌宇的,今日面对帝王,他却少了几分恭敬,眼神多了复杂。

姬煌宇漆黑的凤眸幽深,神色晦暗,面对只比自己小四岁的外甥,终究是觉得有些理亏。

长久的对视,长久的沉默。

“微臣,前来向皇上请旨,解除与荣安侯府大小姐慕吟初的婚约。”顾长安沉声道。

姬煌宇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漆黑幽深的眸看顾长安,“以什么由头解除婚约?”

“微臣背信弃义,移情别恋,故而请旨解除婚约。”

顾长安的声音低沉而平静,不含任何情绪,直直地看着帝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姬煌宇神色变得复杂,深深地注视着顾长安,依稀还能想起他进宫请旨赐婚时候的神采奕奕,沉声道,“朕,准了!”

“臣还有一事相求!”

“说!”

顾长安拱手,神色恭敬,“臣,恳请皇上,恕慕吟初无罪!一切都是臣的过错,是臣惹她生气,她才会独自醉酒,才会恼羞成怒犯下大错。若皇上要责罚,臣一力承担!”

姬煌宇晦暗的目光注视着顾长安,久久没有言语。

他想不出慕吟初有什么好,值得顾长安做到如此地步。

正常男人遇到这种事,愤怒之后退婚是必然的。

而顾长安,他并不想退婚,前来退婚也只是想保护慕吟初。

“朕,答应你!”

“微臣,替慕吟初谢皇上恩典!”

“……”

顾长安离开御书房不久,解除婚约的圣旨就下达了,奎德海亲自前往荣安侯府宣旨。

姬煌宇另派了人,前往忠勇侯府宣旨。

一道解除婚约的圣旨,让整个京城哗然。

婚期刚定下,正准备让人着手准备大婚事宜的姬世华,知道顾长安请旨退婚,如此把婚约当儿戏,让她勃然大怒。

宫里的太后,也气得去找了姬煌宇。

而彼时的慕吟初,拿着退婚的圣旨,整个人都有些呆愣。

退婚的理由,是顾世子移情别恋,有负荣安侯府长女慕吟初。

奎德海还跟她说了一番话,顾长安揽下所有罪责,让皇上不再追究她的过错。

当初顾长安背叛她,她恨他,恨不得他死掉。

告诉他真相的那一刻,她怀有目的,看着他痛苦她有种报复的快感,可是他……

他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揽下一切,顾长安……

……

慕吟初当初被赐婚,起因是顾世子一见钟情,而今被退婚,理由是顾世子移情别恋。

当初有多少人羡慕,如今有多少人嘲讽。

也有部分人觉得顾长安太过感情用事,将婚姻大事当做儿戏,随意玩弄。

彼时的顾长安,在被姬世华数落一番之后,出府去了酒馆,酩酊大醉。

端容第一时间跑到了荣安侯府,见到慕吟初的第一句话就是,“恭喜啊!吟初姐姐!你终于摆脱那个渣男了!”

慕吟初坐于廊下,望着院中红艳艳的木棉花走神。

对于端容的恭喜,她没有任何反应。

端容眉头紧蹙,坐到了她身旁,“不是吧你?伤心了?至于吗?为了个不值得的男人,值得吗?”

“找我什么事?”慕吟初神色淡淡。

“当然是特地来恭喜你呀,顺便……”端容笑得狡黠,拽着慕吟初起身,“走!我带你去见我哥哥!”

慕吟初心知她打的什么主意,一口回绝,“不去!”

“不去也得去!”端容强行拽着慕吟初往外走,“我跟你说,我哥哥比顾长安好上一千倍!”

慕吟初无奈,“好上一万倍我也不感兴趣。”

“怎么能够不感兴趣呢?纵观整个京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嫁给我哥哥,你是有幸认识本郡主,才能走个后门,你就偷着乐吧!”

端容提起自家哥哥,那真的是一脸的骄傲得意,喜滋滋的。

慕吟初很无奈,“你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才没有!本郡主可是个实事求是的人!等你见了我哥就知道我没有说假话了!”

端容一门心思牵线搭桥,兴奋得很,“你刚被退了婚,不知道有多少人背地里笑话你呢!你得赶紧找个更好的,让那些想看笑话的,咬碎银牙!”

端容兴匆匆的,慕吟初盛情难却,只能半推半就了,就当出门散散心了。

今日端容没有骑马,与慕吟初乘着马车直奔皇宫。

慕吟初一开始不知道,等到了宫门口,才知道自己被端容带来了皇宫,当即打退堂鼓,“你哥在宫里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