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让她找个庵堂削发为尼

出宫一路,荣安侯府的人跟忠勇侯府的人一起。

慕吟初和姬世华走在一起。

一路上,姬世华都在跟慕吟初讲着宫里的规矩,讲着忠勇侯府的规矩,讲着她以后嫁过来需要注意些什么。

“这以后,要多多参加宴会,将来,你也是要亲自操持宴会的人,跟世家夫人小姐处好关系,必要的人情往来不可忽视。”姬世华嘱咐着。

虽然慕吟初还没过门,但她的态度,完全就是对待儿媳妇的态度。

“按理本宫跟你说的这些,该由你的母亲教导,但你母亲不在了,本宫就多说几句。”

慕吟初认真地听着,始终顺从,她也没办法不顺从。

“娘,您说那么多,可别把我嫂嫂给吓到了。”顾谨谦笑嘻嘻的,“嫂嫂也别担心,我们忠勇侯府不常举办宴会的,不会累着你的。”

慕吟初笑了笑,不搭腔,对于嫁人这件事,她一直都是顺其自然,可真到了该定婚期的时候,忽然茫然了。

她自小都不太守规矩,将来嫁入忠勇侯府,若是规矩太多,事情太多,会让人觉得压抑乏累。

还有,她已非清白之身,将来若是长公主知道,必然不会待她和善。

这以后的日子,估摸着是不会太和谐的。

到了宫门口,与长公主一行人分开,慕吟初径自上了马车。

顾长安像是有话想说,慕吟初装作没看见。

她如今跟顾长安没什么好说的,在外头,当着长公主的面,不好对他冷脸,却不代表他们能和好如初。

他们都回不到最初了。

回到荣安侯府,慕吟初被慕尧江叫去了书房,慕知林也在。

不等慕尧江问,慕吟初就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一切,没有丝毫隐瞒。

慕尧江听完,沉着脸许久都没说话。

慕知林则是完全傻了,完全想不到他心目中乖乖巧巧的妹妹实际上一点都不乖,甚至还过于厉害了。

不过他的震惊也只是短时间的,冷静下来就变成了担忧。

“妹妹和皇上都已经有夫妻之实了,还如何嫁入忠勇侯府?皇上就没有负责的意思吗?”

“我派人刺杀他,还给他下毒,还让人打他,我自己也打过他,他没杀我已经算是好的了。”慕吟初说道,让皇帝娶她,她是想都不敢想的。

皇帝不想负责,慕尧江和慕知林父子二人都沉默了。

“爹,女儿和顾世子是圣旨赐婚,是退不了的,忠勇侯府那边若是来商议婚期,就直接定下吧。”慕吟初笑着道。

慕尧江神色复杂,心里不是滋味,“爹是担心你嫁过去日子不好过。”

慕吟初一脸无所谓,笑了笑,“别担心,若是顾长安对我不好,我就毒死他,然后开开心心的守寡。”

慕尧江嘴抽了下,他或许应该担心忠勇侯府一家才对。

“妹妹,你开玩笑的吧?”慕知林心肝乱颤,他听话乖巧温柔善良的妹妹……

慕吟初笑得一脸乖巧,眨巴眨巴眼,“妹妹是不可能开玩笑的。”

其实这些年,她没有故意在哥哥面前隐藏本性,就是她哥好像什么都看不见,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很乖。

她也很无奈的。

……

第二天一早,姬世华和顾崇德等慕尧江下朝之后,一起去找钦天监算大婚的吉日。

他们刚去找钦天监,姬煌宇就得了消息,看奏折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

一旁的奎德海看在眼里,暗暗揣测帝心,却又不敢谏言,担心一个失误惹得龙颜大怒。

姬煌宇一个冷眼,“奎德海!”

“奴才在!”奎德海一脸恭敬,心中忐忑。

“该听的不该听的,你全都听了去,你告诉朕,此事该如何解决?”

奎德海心里苦,这一个回答不好,他这总管也就到头了,斟酌着开口,“那慕大小姐已经是皇上的人,嫁给顾世子不太合适,可是,总归是顾世子的未婚妻,若是皇上明着抢人,传出去也不好听。”

“谁说朕要抢人?”姬煌宇沉着脸,幽深的眸子冰寒锐利。

奎德海越发忐忑,皇上不想抢人,又不想放任慕大小姐嫁给顾世子,那皇上想干什么呀?

“皇上,荣安侯府和忠勇侯府已经在商议婚期了,您若不抢人,那就只能放任慕大小姐嫁给顾世子了。”

姬煌宇沉着脸,心里一股火气,“这个慕吟初,明知道自己是那么个情况,竟然还能心安理得的嫁给顾长安!”

奎德海见帝王动怒,小心翼翼地开口,“慕大小姐估计也是没有办法,毕竟是圣旨赐婚,想退婚也不容易。若是皇上真动了心思,得抓紧时间抢人,不然就来不及了。”

“呵!朕动了心思?”姬煌宇冷笑,脸色难看,冰冷锐利的眼神盯着奎德海,“去御书房外跪着!”

“诺!”

奎德海心里舒了口气,还好只是罚跪。

姬煌宇心烦意乱,一肚子火,“来人!宣慕……算了!”忍了又忍,“奎德海!滚进来!”

奎德海忙进御书房,一脸忐忑,“皇上……”

“去荣安侯府!传朕口谕,让慕吟初找个庵堂削发为尼!”

这……

奎德海迟疑了一下,颔首,“诺!”

他还以为皇上真动了心思,看来不是。

……

慕吟初想出门,却发现荣安侯府外边有人监视,派出去的影卫也被人跟踪了。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干的。

想到以后不管做什么都会被人盯着,她就气得肝疼。

“那个狗皇帝,我就不应该给他解了噬心,我应该让他忍受不了痛苦自杀身亡!”

慕吟初烦躁地一脚踢翻了墙角的花盆,踢疼了脚尖,倒吸了一口凉气,“混蛋!狗男人!”

“主子,虽然咱们院中不常有人来,但隔墙有耳。”绿砚无奈道。

绿翡急步行来,“主子,宫里的奎总管来了,就在院外候着。”

“奎总管?”慕吟初蹙眉,想起了那个恭恭敬敬站在皇帝身边的太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皇帝找她不会有好事,“让他进来!”

奎德海被绿翡和绿芜领进了小院。

身为御前总管,奎德海自是傲气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咱家来传皇上口谕,皇上让慕大小姐找个庵堂削发为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