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形势所迫卖娇卖嫩

早朝过后,慕尧江和慕知林跟着姬煌宇去了御书房。

慕尧江忙将奏本呈上,一脸恭敬,“臣有负皇上重托,并没能查清岭山铁矿被盗一案幕后的主谋,目前只查到些许眉目。”

奎德海将奏本呈给姬煌宇。

姬煌宇沉着脸,随意翻看了几页,幽深的眸看向慕尧江,“此案,朕会另派人去查,现有一案,需要慕爱卿拿主意。”

“请皇上明示!”

奎德海在姬煌宇的示意下,将几本账册,还有京兆府和刑部呈上来的奏报,部分呈给了慕尧江,部分呈给了慕知林。

慕尧江和慕知林父子二人认真翻看,眉头微蹙,但并没有太过激烈或者复杂的反应。

“看刑部和京兆府呈上来的奏报,有几家青楼与如意赌坊有牵扯,这如意赌坊又与地下钱庄有勾结,于法不容的部分,理应按律查处,该查封的查封,该罚款的罚款,该下狱的下狱。”慕尧江说道。

姬煌宇幽深的眸注视着慕尧江,“慕爱卿可知,这如意馆,如意赌坊,背后的东家是谁?”

“这个臣不知。”慕尧江很疑惑,不明白姬煌宇为何要问他这个。

姬煌宇又看向慕知林,目光深沉,“慕世子知道吗?”

慕知林更疑惑,“请皇上明示!”

“呵~”姬煌宇冷笑,沉了脸,眼神变得锐利,“那就让朕告诉你们父子二人,查处的包括如意馆在内的十一家青楼,还有如意赌坊,富德赌坊,甚至包括没有查处的三家酒楼,七家茶馆,四家布庄,两家米行,背后的东家,都是贵府的千金慕吟初!慕大小姐!”

慕知林震惊得张大嘴,“这怎么可能?”

他妹妹哪有那么多产业?

慕尧江也是一脸震惊,在震惊过后,神色变得复杂忐忑,斟酌着用词:

“回皇上,那些产业背后的东家是小女,确实让臣很意外,臣事先并不知情。

但是依臣看,刑部和大理寺的奏报,看起来也就是如意赌坊勾结地下钱庄违法,其他的也算是正常经营。”

慕知林震惊地看向慕尧江,他爹就这么淡定的接受了妹妹有那么多私产?

一个侯府千金,开青楼赌坊,还和地下钱庄勾结,这正常吗?

他觉得根本不可能,他妹妹那么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可能有那些并不光鲜的产业?

“看来慕爱卿对自己的女儿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姬煌宇冷笑,面色沉冷,“那朕如果告诉你,你的好女儿,派人刺杀朕,还将朕绑去了如意馆,那你来说说,与如意馆牵扯的一切是否违法?”

慕尧江腿一软,跪到了地上,一张脸惨白,“皇,皇上……臣……臣……”

慕知林慌忙跪下,着急解释,“皇上,这一定是误会,臣的妹妹就是一个柔柔弱弱的闺阁千金,她怎么可能……不可能的……”

“柔柔弱弱?”姬煌宇笑了,冷笑,锐利的凤眸冷冷地盯着慕知林,“这是朕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慕吟初派人刺杀朕!给朕下毒!绑架朕!你们父子二人说说,朕该如何处罚她?”

慕尧江心颤,脸越发白了,不敢说话了,那死丫头,怎么会惹上皇上……

“请皇上明察!臣的妹妹一定不会加害皇上的!”慕知林匍匐在地,话语坚定铿锵有力。

“用不用朕宣慕吟初进宫与朕当面对质?也不用朕宣,今天的宫宴,她应该会来的!两位爱卿就不用出宫了,先到御书房外跪着吧!”

慕尧江一脸灰败,腿哆嗦着离开了御书房。

慕知林则是不敢置信,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姬煌宇目送二人出了御书房的大门,冷着脸,又是一声冷笑,“慕吟初……朕若是把她名下所有产业都查封了,相信国库会增加很多收入。”

奎德海站一旁不敢吭声,内心里震惊不已,他竟是不知道,那位慕大小姐竟然就是刺杀皇上绑架皇上给皇上下毒的人。

这已经不是杀头之罪了,是灭九族之罪。

皇上竟然没有直接将慕大小姐下狱,还要等她来参加宫宴,这是为何?

奎总管满脑子的问号。

……

到了下午,不见慕尧江和慕知林回府。

慕吟初就只能装扮好之后,与慕家其他人一起进宫了。

管家安排了三辆马车,府里的爷们和公子一辆,府里的夫人和小姐一辆。

二夫人李氏,三夫人王氏,三小姐慕清影,四小姐慕南雪,共乘一辆马车。

慕吟初只能与她们挤一辆马车了。

从上马车,慕清影和慕南雪就有意无意地盯着慕吟初打量。

今日的慕吟初,听从绿砚的安排,穿了粉色系的大袖柯子裙。

裙头是精致的青梅花绣花,腰间点缀珍珠,裙摆和袖口是若隐若现的青梅花。

粉粉嫩嫩的配色,宛若情窦初开的少女。

今日梳的垂鬟分肖髻,发髻上点缀粉色桃花簪,留了两缕头发垂在胸前,绑了几根粉红色的小绳。

妆容整体偏淡,唇脂选的浅色系的肉粉色。

慕吟初生得好,五官小巧精致,肌肤白皙莹润,稍加妆容点缀整个人明艳动人,看起来又娇又嫩,温婉不失灵动。

就是脸上没有太多表情。

“大姐姐今日真好看。”

慕清影话语里都是羡慕,眼睛长在慕吟初身上挪不开了都。

没有人不喜欢被人夸,慕吟初笑了下。

她一笑,眉眼显得越发灵动,眼睛像是会说话了一样,慕清影和慕南雪全都愣愣地盯着她。

慕吟初忙敛了笑,这模样,她自己镜子里看过,显得太娇柔了,很没有威严。

裙子是去年及笄的时候哥哥送的,哥哥总是把她当成小丫头,送的衣裙也都是粉粉嫩嫩的。

穿上这身衣服,她感觉自己好像很好欺负一样。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也就不喜欢穿这条裙子。

结果绿砚给翻出来了,非要她穿上,说什么,穿成这样,男人容易心生怜惜。

心生怜惜四个字触动她了。

若是以往她是不屑于让人怜惜的,但是今日不同,她要去找那个狗男人谈判。

她处于弱势,手中没有谈判的筹码,就只能让自己看起来柔弱一点,希望他对她别太狠。

女人的柔弱是武器,她一直都知道,只是以前不屑于利用。

如今……形势所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