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哥哥回来了

慕吟初让人从百草居调了三个丫头到绿吟阁。

分别是绿芜,绿翡,绿竹,都是会武功的。

接下来的日子,还算平静。

慕吟初并没有再接到坏消息。

宫宴的前一天晚上,慕吟初的父亲慕尧江和哥哥慕知林回府了。

彼时夜已经深了。

慕吟初正准备入睡,就听绿竹回禀,大少爷来了,惊讶之余,忙迎了出去,“哥,你回来了?”

慕知林笑着迎向她,将她上下打量,“三月不见,瘦了一些。”

“哪有?”慕吟初难得孩子气的嘟了下嘴,眉眼含笑,拉着慕知林进屋坐下,“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

慕吟初给慕知林倒了茶,“爹呢?有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嗯,一起回来的,皇上急召,回来得有些急,明早得入宫面圣。”

关于朝政上的事,慕吟初不好奇,也没多问。

慕知林目前也不知道皇帝急召他回来做什么,自然也不会多说。

“妹妹,我一回来就听说顾世子和三妹妹……”慕知林语气里带了几分小心,“你别难过,左右就是个妾,等你入了忠勇侯府,她还得给你端茶递水。”

慕吟初笑着,“我懂的。”

“傻丫头。”

慕知林叹息,怜惜地看着慕吟初,他妹妹乖巧听话温柔懂事,真不知道那顾世子怎么会不长眼,看上了三妹妹。

纳妾没什么,可正妻还没过门,就迎了妾侍入府,妾侍还怀有身孕,这就是明晃晃的打未婚妻的脸。

他妹妹单纯善良,又是个没脾气的,这以后入了忠勇侯府,定是要受委屈的。

慕知林心疼。

慕吟初见不得慕知林那满眼心疼的样子,冲着他笑了笑,“一路回来风尘仆仆的,头发都有些乱了,赶紧回去好好休息,明儿才能有精神进宫。”

慕知林笑着应下,宠溺地揉了揉慕吟初的脑袋,“明儿有宫宴,等我面圣回来,亲自带你入宫参加宴会,这次不许不去!

咱们荣安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将来是要入忠勇侯府当世子妃的人,总不能一直养在深闺,总要让世人见一见才行!”

“嗯。”慕吟初面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乖巧应下。

慕知林笑得宠溺,又揉了下她的脑袋,“越来越乖了。”

“好啦!快回去吧!”慕吟初笑着催促,语气几分撒娇的意味。

“那我走了!回来得太匆忙,没给你带礼物,回头给你补上!”

“嗯,好!”

慕吟初目送慕知林离开。

正院那边,书房里。

慕尧江埋首桌案。

慕老夫人数落着慕吟初诸多不是,将慕吟初绑架慕逸杰,威胁她和云姨娘的事情,丁点不落的都说了。

云姨娘哭哭啼啼的。

慕尧江政务繁忙,正焦头烂额的,听着老夫人和云姨娘的一番哭诉,没有太过惊讶的反应。

只抽空回了一句,“不是跟你们说了,别去招惹那丫头吗?以后离她远点儿。”

“慕尧江!你怎么可以这么偏心她?她都威胁想要老身的命了!”慕老夫人气得拐杖往地上连着跺了几下。

慕尧江眉头紧蹙,心里烦不胜烦,“母亲,儿子在办公,陛下着急召唤儿子回京,肯定是等不及了,想知道浔阳那边案子的调查结果。

目前只查出一点眉目,儿子得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好,写好报告,明早向陛下汇报。

这后院里头的事情,您老看着办就行了,那丫头,离她远些就行了。”

慕尧江说完,呼出一口气,又继续埋首办公。

慕老夫人心里有气,又拿他没办法,“你就纵容她吧!”

气得跺了跺拐杖,在云姨娘的搀扶下离开了。

……

这边的小插曲,慕吟初可不知道,正睡得舒心。

翌日一早,绿砚就找出了所有的首饰,让她挑选。

衣服也是,翻找了一套又一套,“主子,参加宫宴可不能再穿绿色的衣裙了,咱们今儿穿红色的,一去就艳压群芳!”

慕吟初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这宫宴还早呢,怎么着也是下午再进宫,至于一早上就忙活吗?”

“当然得早做准备!多试试,哪套衣服好看,哪套头面好看!您难得出席一次宴会,总要做那个最让人过目不忘,记忆深刻的!”

绿砚从箱子最底层翻找出一套粉红色的裙子往慕吟初身上比划,“这件好看,穿上肯定人比花娇!”

“我又不是去选秀!”慕吟初嫌弃脸,“我一个有婚约的,穿得太招摇,抢别人风头,徒惹人憎恨!”

“主子又不是害怕被人憎恨的人?”

绿砚笑着,又翻找了一件嫩黄色的往慕吟初身上比划,“这件也好看,春天就该穿明艳一点的。”

慕吟初懒得搭理她,从抽屉里取出几本账册,认真查账,手中算盘打得噼啪响。

她招惹了那个狗男人,那男人封了她好几家青楼赌坊,她得算一算损失了多少。

这生意也不是她一个人的生意,祁家有注入银子拿分成的。

祁家亏空的部分,她得填补上。

慕吟初想到白花花的银子得拿出去,就肉疼,那个狗男人太狠了!

权势真是个好东西!

她查前世家族灭门的凶手,查了十年了都没个结果。

那男人查她,一天的功夫就端了她好几家生意。

一部分原因是她过于大意,另一部分原因是那男人实力强横。

一般人,就算怀疑哪家铺子有问题,也会先找到证据才能查封,而不是说一句查封就查封。

就跟土霸王似的,先把铺子封了,把管事抓了,再开始查账找证据。

这一反着来,打得她措手不及,账册都没来得及销毁。

手底下好几个人也都还在大牢里关着。

慕吟初想到这里就心堵,今晚宫宴上,一定得找个机会跟那男人私下里好好谈一谈。

最好是能够和解。

虽然这好像并不容易。

慕吟初第一次后悔,不是后悔招惹了那个男人,而是后悔因为那人的皮相没有对他下死手。

直接毒死了,也不会有如今的麻烦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