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被打脸的慕三小姐

慕吟初打定主意要去见那个狗男人,决定先去找端容,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再说。

到了靖王府,却不料,被拒之门外了。

管家给她的回复是,郡主正在关禁闭,不能见客。

慕吟初只能回府,离开前,透过马车车窗,见着一湛蓝色衣袍模样清俊的贵公子翻身下马,被人迎进了靖王府。

她听见王府下人唤了一句世子爷。

估摸着就是靖王世子了。

倒是如端容说的那般,是个很好看的人,气质也不俗。

模样生得与端容的那位叔叔有两分相似,年纪比那人要小一些,皮肤也白嫩许多,一看就是个金尊玉贵的人物。

说起端容那位叔叔,虽气势逼人,一看就是上位着,却不像是被娇养出来的。

能让牧弛称之为高手,能将她手底下的人打成重伤,显见也是个吃了苦的,不然不会有那身拳脚功夫。

没能见到端容,慕吟初只能回府等着三日后的宫宴。

慕吟初刚回府不久,小院就迎来了客人。

不经通传,慕雨柔就直接进了她的屋子。

慕吟初侧躺在躺椅上看书,眉头几不可见地拧了一下。

她这院子有必要调几个丫头过来了,这随便来个人都把她这当自己家,不经允许就直接登堂入室。

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大姐姐倒是自在,每回见你,都在看书。”慕雨柔声音柔柔,笑着坐到了桌旁,指挥着绿砚,“给我上杯茶。”

“抱歉,三小姐,我们绿吟阁没茶。”绿砚淡淡道。

“真是没规矩。”慕雨柔不悦,看向慕吟初,“大姐姐也该管管了。”

慕吟初笑着,笑意不达眼底,慕雨柔自以为握住了她的把柄,说话是丝毫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三妹妹先把自己的规矩学好再说吧。”

慕雨柔没想到慕吟初有把柄在她手中,说话还能这么有底气,“看来大姐姐是丝毫不将我的威胁放在眼中了。”

慕吟初轻笑,“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直说吧。”

“我要进宫赴宴!”慕雨柔沉声道。

“呵~”慕吟初玩味一笑,好整以暇地睨着慕雨柔,“你这话有意思了,你若还是侯府三小姐,要进宫赴宴跟祖母说一声就行,可你现在是忠勇侯府的柔姨娘,能否进宫我们侯府说了可不算。”

慕雨柔脸色难看,原本以为嫁入忠勇侯府会很风光,结果规矩比荣安侯府多太多,这儿也不能去,那儿也不能去。

就连她想进宫赴宴,顾长安都不允,说她的身份不适合,没有哪家世子爷带着姨娘参加宴会的。

说白了,就是觉得带着她进宫,会丢了忠勇侯府的脸面。

她好歹也是荣安侯府三小姐,娘家也是硬气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我要跟你一起进宫赴宴!”

慕吟初又笑了,“你都嫁出去了,怎么能跟我一起?难道是顾长安不愿意带你进宫?”

“他没有不愿意,是……”

慕雨柔说不出口,总不能说自己只是个姨娘,顾长安担心带进宫会丢人。

慕吟初自然是知道原因的,忠勇侯府好歹是勋贵,当家主母又是长公主,顾长安就算再不知分寸,也不可能带个小妾进宫赴宴。

更何况,顾长安是知道分寸的。

所以啊,好好的慕三小姐不做,跑去做什么姨娘?

侯府庶女,只要眼光不那么高,嫁个五品官做人正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比做个世子爷的小妾风光?

这妻,可以跟着丈夫堂堂正正的走出去。

这妾,爷们带出门都得考虑会不会掉面儿,何必呢?

慕吟初内心一番感慨,压在心里没说出来。

“你是顾郎的未婚妻,你带我进宫赴宴,旁人不会有闲话,还会道一句你大度。”慕雨柔说道。

慕吟初勾唇,玩味地眼神盯着慕雨柔,“我若不呢?”

“你若不答应,我就把你那些事情都说出去!”

“呵~”慕吟初冷笑,“那你说说看,我哪些事?有了奸夫?背叛顾长安?你要能耐,就把奸夫找出来。”

“你吃避孕的药,说明你已经非完璧之身,只要……”

“只要让嬷嬷验身就能证明?”慕吟初笑得讥讽,像看小丑一样看着慕雨柔,“我好歹也是侯府贵女,又不进宫参加选秀,谁有资格,谁有胆子,敢让我验身?”

慕雨柔被噎住,脸色不好看,“那若是我告诉顾郎你吃避孕的药呢?”

“你看见了?亲眼看见我吃了?”

“你的丫鬟亲自去买的,不是你吃,还能是谁吃?总不能是你身边的丫头吃吧?”

慕雨柔满脸讥讽。

慕吟初没有反驳她,看向一旁的绿砚,“去!多买几包避孕的药!熬了汤汁,倒进院中的水缸里!”

“奴婢这就去!”绿砚笑着应下。

慕雨柔蹙眉,“你什么意思?”

慕吟初笑着,“传闻,用避孕的药物养虾,防止虾产卵,能让虾长得又大又肥美。前不久养了几十只虾,我试一试传闻是不是真的。”

“不可能!这肯定是你为了掩人耳目编的……”

慕雨柔的话忽然止住,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慕吟初的手臂。

慕吟初挽起了袖子,白皙玉臂上,一颗醒目的朱红守宫砂。

慕雨柔走上前,握住慕吟初的手臂,用力擦了一下那守宫砂,擦不掉。

慕吟初笑着,抽回了自己的手,饶有兴致地看着一脸深受打击的慕雨柔。

慕雨柔脸色灰败,就在之前,她还误以为握住了慕吟初的把柄,以为等父亲回来,她就能变成嫡女,以为慕吟初会跟顾长安退婚,以为她能成为世子妃,结果……

“你那天为什么不说?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故意想看我笑话!”

“嗯!我想让你做会儿美梦!你若不来找我,我还想让你再做几天美梦!做美梦的滋味应该很让人享受!”慕吟初笑着道。

慕雨柔恨恨地盯着慕吟初,黑着脸起身走了。

走得比较快。

慕吟初悠悠提醒,“走慢些,别小心动了胎气,生个庶长子说不定还有机会转正。”

慕雨柔离开不久,绿砚就回来了,笑眼弯弯,“主子机智!这回可以毫无顾虑的抓着顾世子不放了!”

慕吟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