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她必须去见他

后来听说,先帝爷驾崩了,十八岁的太子殿下继位了。

新帝继位,估摸着又是一批又一批的女人被送进宫。

她不想参加宫宴,皇家的事自然也不关注,不清楚当今陛下有多少女人。

当然她也没兴趣知道。

“主子可是未来的忠勇侯府世子妃,哪有不参加宫宴的道理?”绿砚说道。

“稀罕!”

绿砚叹气,“主子是不是担心遇见那位……王爷?”

慕吟初心里多少是有些担心的,但也并非畏惧,毕竟,那位做了对不起自家外甥的事情,大概率是不敢明目张胆报复她的。

“奴婢觉着……”绿砚左右看了看,确认四周没人,这才压低声音,“可以趁此机会结识一下那位王爷。”

慕吟初挑眉,斜睨着绿砚,“你这是撺掇我出墙的意思?”

之前还劝她和顾长安好好的,这变得也太快了。

绿砚闹了个红脸,“奴婢也是替主子考虑,毕竟主子和那位已经……就算能够嫁给顾世子,顾世子知道真相,也不会珍惜主子的。

倒不如,借那位的势,把这婚退了,嫁过去,好歹也是个王妃嘛。”

“你还真是天真!”慕吟初毫不留情地打击,“就凭我对他做的那些事儿,他能娶我?他现在大概率恨不得掐死我!”

绿砚一想,好像也是,泄气,“那就只能守着顾世子了,那主子就对顾世子上心一点吧,别回头,顾世子整颗心都扑倒三小姐身上去了。”

“嘁~”慕吟初轻嗤,呵呵了两声,“你忘记了,慕雨柔还握着我的把柄,威胁我跟顾长安退婚呢。”

绿砚郁闷了,“那怎么办?总不能两边都落空吧?若真的跟顾世子退了婚,怕是再难找到更好的了。”

若是之前,慕吟初觉得退了顾长安这门婚,随便找一个都不会差,如今却不能保证了。

她没了清白,不管嫁给谁,对方都不会好好对待她的。

所以说,这件事,她吃了大亏!

结果那个狗男人还说,是他吃了亏!

她真想弄死他!

……

某正在批阅奏章的皇帝,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伺候在侧的总管奎德海,那叫一个紧张,“陛下怕是受了寒气,奴才这就去宣太医。”

“不是受寒,是被人骂了。”姬煌宇冷冷道。

奎德海笑着,“哪有人胆敢辱骂陛下?”

姬煌宇冷哼了一声,就有这样的人,不仅辱骂他,还讽刺他不行,给他下毒,让人揍他,打他的脸,甚至过分的将他弄得花里胡哨让一群男人女人竞拍……

想到此,姬煌宇火气大,“传令给京兆尹,让他带人把如意馆查封了!京城所有的青楼楚馆,全都一举查封了!”

奎德海不知道皇帝为何动怒,忙去传令。

皇帝心里舒坦了,继续办公。

半个时辰后,京兆尹带着人,一条街一条街的,将所有的青楼楚馆挨家查封了。

慕吟初接到消息的时候,京兆尹已经查封三条街了。

“狗男人!”慕吟初气得差点跳脚,“查封一个如意馆就行了,查封别的做什么?”

这京城,有好几家青楼都是她名下的,不仅是为了赚钱,更多的是为了打探消息。

青楼和茶楼,消息来源是最快的。

结果那狗男人竟然让人把青楼楚馆全查封了!

“狗男人!有权有势了不起啊!”

绿砚看了慕吟初一眼,小声说,“有权有势确实了不起,所以主子努努力,尽可能与那位化干戈为玉帛,尽量替自己谋个好前程。”

“我想把你埋了。”慕吟初咬牙切齿。

绿砚不敢多话了,她也是替主子着想啊。

晚些时候,传来了更坏的消息,官府在调查如意馆,如意馆的账册被官府带走了,老鸨也被官府带走了。

慕吟初面色沉了又沉,那男人在调查她,确切的说,在调查她背后的势力。

她这一次,为了对付他,她不仅派出了武功高强的影卫,还用了剧毒噬心,又把他带去了如意馆。

她背后的力量引起了那男人的警惕。

开始调查她了。

慕吟初懊恼,她没想到那男人来头那么大,以至于对付他的时候,没有顾虑太多。

这下真的是捅了娄子。

损失惨重!

“主子!”

牧弛现身,语气里罕见带了焦急,“如意赌坊也被查封了!账册被带走!管事被抓!”

慕吟初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又扯上如意赌坊了?”

“如意馆那边的资金有一部分流入了如意赌坊,应该是官府顺藤摸瓜,盯上了如意赌坊。”

“该死的!”

如意赌坊的账册牵涉更广,有很多都是黑账,跟地下钱庄也有资金往来。

她为了调查前世灭门的真相,需要强大的势力,也需要很多钱,为了来钱快,很多生意都见不得光。

如果那男人继续查下去,她在京城三分之一的产业都得被端了。

这还只是她名下的,怕只怕,会查到祁家。

祁家是西澜国三大富商之首,富可敌国,已经让朝廷忌惮了,若是上头查到祁家跟她这个侯府千金有勾结……

“传消息给祁千殇,让他最近低调些,斩断和我名下所以产业的关联,有关账册全部销毁!”

“是!”

牧弛领命离去。

慕吟初面沉如水,“看来,这个宫宴必须得参加了。”

她得去见那个男人。

如果可以,最好能以交易的形式把那些不能曝光的事压下去。

……

御书房。

姬煌宇看着御案上接连送上来的消息,脸沉得能滴出水墨来。

他完全想不到,只是查封一个小小的如意馆,竟然会牵扯出多家青楼,最后一步步查到赌坊,地下钱庄,还牵涉多家酒楼,茶馆,布庄,米行……

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正当的生意,不正当的生意,都在做。

“让人传消息给慕尧江和慕知林!让他们赶紧滚回京!朕的好臣子,让他们滚回来看看自己的好女儿好妹妹都干了什么样的好事!”

“奴才这就去。”

奎德海大气不敢喘,什么也不敢问。

姬煌宇气的不轻,这还只是查出来的。

没查出来的,慕吟初派来刺杀他的那些高手是从哪里来的,她手中的噬心之毒又是从哪里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