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这人怎么那么像皇叔

台下你一句,我一句,吵闹了半天。

“各位!”男鸨子出声,打断了在场的喧闹,“今晚是盲拍!大家凭感觉,觉得台上的公子是个绝色的,那就竞拍,觉得丑,那就放弃。”

“新玩法呀,有意思!”

“确实挺有意思的!”

“那公子看起来身材不错。”

“身材确实不错!”

“……”

“竞拍正式开始!百两银子起拍!拍到就是赚到!”

“我出三百两!”

“五百两!”

“……”

“一千二百两!”端容举了牌子。

对面看台上,一身材发福满脸横肉的妇人举牌,“两千两!”

台下哗然。

端容有些犹豫,两千两,只是摸一摸,委实有些划不来。

“两千两一次,两千两两次……”

台下,姬煌宇一颗心砰砰直跳,看了看那又丑又胖的肥婆,又紧张地看向端容,死丫头,快加价呀!

“那张脸真的很俊美。”慕吟初小声说了句。

端容再度举牌子,“两千零一两。”

对面的肥婆举牌子,“两千五百两!”

端容泄气,“我只是想摸一摸而已,太贵了。”

“两千五百两一次,两千五百两两次,两千五百两……”

在姬煌宇绝望的瞬间,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五千两!”

姬煌宇看过去,慕吟初冲着他露出了一口白牙,气得他心肌梗。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慕吟初,看她的打扮是为公子,声音却是女子。

众人只道,世风日下,现在的女娃娃真会玩。

“六千两!”对面的肥婆再度出价。

慕吟初笑眯眯的,“一万两。”

大堂里一片哗然,一万两,竟然有人出一万两。

对面的肥婆再度出价,“两万两!”

大堂又是一片哗然,各种惊愕。

慕吟初手中的牌子举了又举,忽然冲着姬煌宇咧嘴一笑,把牌子放下了。

姬煌宇眼中希翼的光没有了,只剩下冰寒和恼怒。

“两万两一次!两万两两次!两万两三次!恭喜二楼天子号蝴蝶夫人,竞拍成功!”

姬煌宇被人搀扶着离开,一直扭头看着端容,祈祷着端容能够认出他。

可惜,端容没看他,扭头跟慕吟初说话去了。

“吟初姐姐,你真是个狠人,一下就把价格抬上去了,两万两,我的天啦!那蝴蝶夫人也太有钱了吧!”

慕吟初浅笑,起身,“走吧,看戏去。”

“看什么戏?”

“当然是,肥妞戏美男呀!”

端容忽然有些同情那位美男了,那位蝴蝶夫人长得实在是不尽人意啊!

上了三楼,直接走到了楼道尽头,隐约可以听到屋子里传来物体落地的声音。

还有女人的调笑声,“美人儿,别怕,我会温柔的。”

端容头皮发麻,“吟初姐姐,这钱,我觉得挣得有些缺德。”

慕吟初笑而不语,抬手敲了敲门。

不多会儿,门从里头打开。

姬煌宇手扶着桌子站立,手中拿着一个花瓶。

见着慕吟初,眼神冷得像是要吃人。

慕吟初挥了挥手,蝴蝶夫人离去。

姬煌宇和端容这才知道,原来蝴蝶夫人是慕吟初的人。

姬煌宇松了口气的同时,一双眸子喷火,气得恨不得灭了慕吟初的九族,这女人,把他耍得团团转!

端容好奇地打量着姬煌宇,“吟初姐姐,这人是谁呀?竟然让你这么大费周章地捉弄他。”

话说,她怎么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呢。

端容边说着,一步一步走向姬煌宇,盯着姬煌宇的脸研究,这眼睛,这眼神,这莫名让人害怕的气息,怎么感觉……

端容和姬煌宇四目相对,忽然僵住,石化……

这,她看错了吗?

这人,怎么那么像她家失踪的皇叔?

“端容,这男的,借给你玩玩,那腹肌随便摸,就不收你银子了。”

端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腿打哆嗦,脸也白了几分,想跑,但是腿跟灌铅一样,动不了,只能不受控制地哆嗦。

慕吟初蹙眉,疑惑上前,“你怎么了?”

端容浑身抖得厉害,完了完了完了,她完了,吟初姐姐完了,这如意馆的人都完了……

想着忽然一下跌坐到地上。

慕吟初忙去扶她,见她脸色惨白,忙伸手附上她的额头,“怎么这么凉?还冒冷汗了。”伸手给端容探脉,“怎么跳这么快?”

端容忽然抱住慕吟初,“呜呜……我怕……”

慕吟初眉头紧蹙,“你怕什么?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嘛?”

“呜呜……要死了……”

完了完了,她亲眼目睹了皇叔被人打扮的花里胡哨的放在台子上拍卖,她会被灭口的,她死定了。

“咳咳!”姬煌宇咳嗽了一声。

慕吟初注意到了他,想起端容的反应,莫名有一些不安,“端容,你认识这男人?”

端容嗯了一声。

“他是什么人?”

端容抬起头,怯怯地看了姬煌宇一眼,接收到了对方警告的眼神,那眼神告诉她,不许说。

也是,若是被人知道皇叔被弄进如意馆公然竞拍,皇叔会被人嘲笑的。

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会被灭口的。

“我……那个……吟初姐姐,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端容的反应,让慕吟初心底的不安扩大,连端容都忌惮的人,这身份必然就是皇族。

她对皇家的人并不了解,不知道皇家有多少位王爷,有多少位皇子。

但必然就是其中一位。

她好像真的惹了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若是放了他,他日后肯定会找她麻烦的。

若是不放,就只能灭口。

“端容,你说,我把这人灭口如何?”

“不可以!”端容脸色惨白,头摇得像拨浪鼓,“他,他,他……是我叔。”

看来是位王爷了。

慕吟初是真的觉得事儿有点大了,如果将人灭口,得把端容也灭口,她还没这么狠。

“端容,咱们算是朋友吧?”

端容嗯了一声。

“那个,我先走了,你要还想让我活着,让我家人活着,就别透露我的半点信息。”

慕吟初说着,扔下端容独自跑了。

端容哭丧着脸,你跑了我怎么办呀?

“咳咳!”姬煌宇又咳嗽了一声。

端容忙看向他,一脸害怕,“皇,皇叔,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

姬煌宇不语,手指沾了茶水,在桌上写了几个字:

“我被下药了。”

端容惊惶,“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不会是吟初姐姐干的吧?”

姬煌宇眸子危险的眯起,吟初……呵!

端容心里咯噔了一下,脸又白了几分,“那个,皇叔,咱们先回靖王府,找大夫。”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