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面纱被揭下

慕吟初生了好半天的气,心里又给姬煌宇记上了一笔。

只是内心多少有些矛盾。

她本来是完全站理的,可是跟那狗男人的一番对话,她竟然觉得也不能完全怪那男人。

人家也是身不由己的。

而且就那张脸,确实不缺女人,压根不需要占个陌生女人的便宜。

而且,说起来,他还救了她。

那晚上,她发病,若是没有他,她就死了。

慕吟初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荣安侯府的。

出门的时候,恨不得将那个男人千刀万剐,回府的时候,虽然也恼怒,但没那么大的仇恨了。

可能是因为那男人姿色上成,那张脸太过养眼,虽然嘴欠,但是她厌恶不起来。

也没那么想让他生不如死了。

想着,慕吟初自嘲一笑,她还真是肤浅。

同样一件事,若是那男人换张丑陋的皮囊,她怕是连他家祖坟都给刨了。

绿砚一直在等着。

见慕吟初归来,忙去准备热水给她沐浴。

泡在浴桶里,热气环绕,慕吟初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绿砚给她揉着肩,轻声道,“京里出大事了,好几支军队出了城,二爷三爷也连夜出了府,去了忠勇侯府。”

慕吟初蹙眉,她并没有抓顾谨谦,不仅没抓,还给他解了毒。

甚至那个被无辜牵连的府医,她也让人去偷偷解了毒。

如今,她手里就只有那个狗男人。

那男人到底什么身份?

她虽然是侯府千金,但很少出席宴会。

她一心调查前世家族灭门的真相,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世家公子,她基本都不认识。

会认识顾长安,还是因为哥哥带她去狩猎,正好遇上顾长安和他的几个朋友。

顾长安对她一见钟情,后来就常来荣安侯府,时不时送些小礼物给她,最后还去请旨赐婚。

那些时候,他都围着她转,即使她不搭理他,他也会好言好语地哄着。

她也不认识别人,顾长安无论是家世,还是长相,甚至是对她的用心,都无可挑剔,那时候她对这桩婚事还是很满意的。

因为心里打定主意与顾长安携手一生,所以对他也是用了心的。

虽然不像别的女子那样温声软语的撒娇,但是逢年过节什么的,也会用心给他准备礼物。

什么时候变了呢?

就在三个月前,很突然,就是很突然。

他跟她说,要纳她三妹妹做妾,他很坦荡,没有任何的藏着掖着,很直白的告诉她。

她当时的反应,就是兜头一盆凉水。

原来她并没有那么特别。

顾长安对她有的心思,也会对别人有,妻和妾他都想要,丝毫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

那时候她就明白了,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女人,一个他看上了就附属于他的女人。

他待她依旧如从前没什么不同,依旧是很用心的。

是她变了,她抗拒他,对他冷言冷语,然后她从他眼底看到了不耐烦。

她提过无数次退婚,他都不答应。

慕吟初敛了思绪,神色淡漠,手轻轻摆动着水面,“慕雨柔还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

“都怪奴婢,早知道就不去买药了。”

慕吟初轻笑,“你真以为她能威胁到我?”

“主子,若是三小姐乱说话,那……”

“等那天再说吧,先让她把春秋大梦做一个遍,让她好好享受一下做美梦的过程。”

“……”

慕吟初休息得晚,第二天也起得晚。

吃了早饭,从后门出府。

今儿的街道,气氛莫名有些紧张,随处可见巡逻的卫队,来来回回的巡视。

慕吟初眉头紧锁,在街上绕了几圈,确认没人跟踪后,入了如意馆。

没有走正门,而是从后门入馆。

因着是白天,还没有营业,小倌们都还在休息,楼里比较安静。

直接上了最顶楼。

推门而入,男人还保持着她离开时的姿势。

见她进屋,男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漆黑冰寒的眸盯着她的面纱露出讥笑,“不敢露脸?怕我以后找你报复?”

慕吟初眸子清冷,“那也要你有以后才行。”

“这是打算灭口?那灭口之前能不能给顿饱饭?”

慕吟初这才想起,她好像没交代人给这位送饭,“反正你早晚也是要死的,就不要浪费粮食了吧。”

姬煌宇一噎,面色显见难看,冷声道,“那总要让人方便吧?你已经给我下毒了,我跑不了,至于绑着吗?”

慕吟初上前,微微弯下腰,把姬煌宇身上的绳索解开。

姬煌宇获得自由,瞥了慕吟初一眼,垂下了眼眸,揉着被绳索捆绑出红印的手腕,冷不防抬手,冲着慕吟初面门袭去。

慕吟初本能地侧身躲避。

脸上一空,面纱已经到了男人手中。

姬煌宇瞧着眼前这张微愣的绝美面庞,有些意外,比他以为的漂亮许多。

当时没看清,但清楚的知道长得不丑。

这一仔细看,岂止是不丑,比那位被人吹捧出来的京城第一美人还要好看几分。

标准的瓜子脸。

弯弯细细的柳叶眉,卷翘的睫毛下,一双漂亮精致但过于清冷的眸,左眼角一颗别具风情的泪痣,小巧的鼻子挺直秀美,脸蛋白瑕如玉,嫩得似能掐出水来。

冷着一张脸,红唇紧抿着,俨然一个不可靠近的冷美人。

姬煌宇打量了慕吟初片刻,沉声道,“长得……也不怎么样,多少是你占了便宜。”

“呵~”慕吟初气笑,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奇葩的男人,“我现在想灭口。”

姬煌宇神色不变,昨天见面的时候,他有感觉到这女子身上的戾气,今儿并没有。

即使说要灭口,也没有流露出杀气。

“你抓我,不就是想要我生不如死吗?”

“知道就好!”慕吟初冷着脸,“你这皮囊不错,今儿晚上,就把你的第一夜拍卖出去,应该能大赚一笔!”

姬煌宇眸色晦暗,幽深的眸盯着慕吟初的眼睛,“在下的第一夜不是已经被你夺去了吗?你打算给多少钱让我大赚一笔?”

慕吟初愣了,她完全没想到这男人是这个反应。

被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幽深的眸似要将人吸进去,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避开了他的眼睛,咬牙切齿,“你还有脸要钱?”

“姑娘既然想要在下做皮肉生意,那自然是要给钱的,姑娘总不能白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