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要负责,我可以勉为其难

慕吟初从角落里走出,一步一步走向床榻,居高临下的睨着姬煌宇。

这男人,比她想象的长得好看,也比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生得好。

剑眉浓郁英气,五官深邃立体,鼻子又高又挺,唇偏薄,肌肤是古铜的,硬朗的线条勾勒出一张过分完美的下巴。

整个人俊朗英气,极具男子气概。

眼睫毛偏长,睁开眼睛,是一双漆黑深邃的凤眸,眼神锐利几分冰冷几分威严。

看人的时候,完全没有登徒子的猥琐。

她都有些怀疑自己抓错人了。

即使影卫再三确认没有找错人,她心里依旧是有些怀疑的。

其实她的怀疑是多余的,毕竟,这男人亲自去了十里坡,就说明是他。

一开始,她是很愤怒的,可是当看清这男人那张脸,就觉得其实也不是很吃亏。

若是个丑东西,她会恶心到想埋了他顺带刨了他家祖坟,若是个好看的,这心里平衡了许多。

虽然也生气,却不至于愤怒到想挖坑埋了他。

所以,无论男人女人,长得好看还是很有用的。

面纱下,慕吟初勾起了唇。

姬煌宇锐利冰冷的眼神盯着她,他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那双清冷的眸。

她看他的眼神里没有恨,而是带了几分玩味,那种,打量着猎物的玩味,让人从心底感到不舒服。

非常不舒服!

“这里,是小倌馆,来这里的,有深院寂寞无处发泄的女人,也有偏好男色的男人。”慕吟初幽幽地道。

姬煌宇面色一寒。

慕吟初低声笑,微微倾身,白皙玉指轻挑地勾起姬煌宇的下巴,眼神戏谑,“这等姿色,定能成为这馆里的头牌。”

姬煌宇身上的气息一沉,浑身冒着凛冽的寒气,一双冰寒的凤眸锁定慕吟初,“你找死!”

慕吟初轻笑,“啧啧!这性子够烈!”手指顺着姬煌宇的下巴,滑到他的脖子,又缓慢地滑过腹部,直到靠近那危险地带,“做太监,或做小倌,你选一个。”

姬煌宇浑身紧绷,恼火地盯着慕吟初,气得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慕吟初,耳根红了个通透,脸也红了个通透,“无耻!”

慕吟初意外,愣了有几秒,她看错了吗?这男人,竟然脸红了?

是气的还是羞的?

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应该不至于害羞吧?

那大概率就是气的了。

“我有你无耻吗?大晚上的,乘人之危!”

姬煌宇多少有些理亏,但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错,他是皇帝,他要哪个女人,都是那个女人的福气,冷着脸,“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慕吟初一脸不可思议,她听到了什么?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这狗男人,到底谁得了便宜?”

姬煌宇面无表情,冰寒的眸子与慕吟初对视,“你得了便宜!当天晚上,我被人下药了,虽然身不由己,但记得很清楚,你不仅没有反抗,还紧紧地抓着我不放,生怕我跑掉!

你自己凑上来的,还装什么清纯烈女?明明是你乘人之危!”

就是因为她没有任何反抗,还很热情,他才误会她是太后安排的。

她那样子,根本就不像被他强迫。

慕吟初气得肝疼,面纱下,脸都绿了,瞪着姬煌宇半天,竟是说不出反驳的话。

当时她发病了,求生的本能让她死死地抓着他不放。

她确实没有反抗,但是也不代表她愿意跟个陌生人……

“狗男人!我才没有凑上去,我,我,我……”

姬煌宇冷眼睨着她,面露嘲讽,“不着急!你慢慢说,我静静地听你狡辩!”

“你!”慕吟初气恼,一巴掌呼在他脸上,“混蛋!”

姬煌宇一张脸火辣辣的疼,不可置信地看着慕吟初,脸色铁青,这女人……

“看什么看!”慕吟初怒不可遏,“我才没有抓着你不放,我是因为……反正也是身不由己!”

“那大家都是身不由己,你生什么气?我都没怪你,你怪我做什么?”

话出口,姬煌宇都觉得自己说的不太像人话。

“你!”慕吟初被噎住,面纱下脸色难看,“你个大男人,欺负了一个女人,把那女人扔在外头,不管不顾,你觉得合适吗?”

姬煌宇冷眼睨着慕吟初,“你这话的意思,是赖上我了,想让我负责?”

“我才没有!”

“那你也没赖上我,也不想我负责,也不是我的谁,我管你做什么?”

“你!”慕吟初再一次被噎住,“你是个男人,你没觉得把一个姑娘扔野外不合适?你有没有一点责任心?”

姬煌宇见她气得不轻,莫名心情好,“我为什么要有责任心?我留下,万一你赖上我,让我负责怎么办?”

“我赖上你?呵!”慕吟初被气笑了,恶狠狠地瞪着姬煌宇,“我没想赖上你!但是你个大男人,欺负了一个姑娘,竟然一走了之,不想负责?”

“看吧,果然是想让我负责。”姬煌宇叹气,“果然是赖上我了。”

“你!混蛋!”

慕吟初气得不轻,说不过,直接掐住了姬煌宇的脖子。

姬煌宇无力反抗,只能看着慕吟初对他行凶,“咳咳……咳……”

慕吟初在他窒息之前松了手,“空有一副好皮囊!人品恶劣到狗都不如!”

姬煌宇重重地咳了几下,缓过气来了,冷笑,轻蔑地睨着慕吟初,“到底是谁人品恶劣?同样都是身不由己,那就说明,双方都有一半的错误,一半的责任,我都没怪你,你凭什么怪我?”

“我是女人!我吃亏!”

“什么逻辑?我还觉得我长得好,你长得丑,我吃亏呢!”

“你才长得丑!”慕吟初气得准备摘面纱,忽然停住了,冷笑,“激将法是吧?我不上当!”

姬煌宇面无表情,看着慕吟初的眼睛,“你长得美丑与我无关,那件事,要有错,双方都有错,要没错,双方都没错,所以,你不能怪我。”

“呵!”慕吟初冷笑,“我偏要怪你呢?”

姬煌宇思索良久,沉沉地叹了口气,“那你要如何?要负责,我可以勉为其难……”

“你去死吧!”

慕吟初气得暴走,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姬煌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