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六幕 少林

“直接带进去,直接带进寺里啊。比门票便宜一半,兄弟要不要进去?”

“来,来,来,跟我走。进寺半价,还送武术表演门票啊~”

少林寺门口的皮条乱象,完全是随风头,时松时紧。

上头有政策下来严打,黄牛就规矩些。

一旦风头过了,立即死灰复炽,那些假和尚伪导游便纷纷旧业重操,争抢客源。

这会儿在景区门口,就有俩和尚打扮的黄牛较上了劲。

“我说,哥们。做人留一线,你这么抢生意,大家都没饭吃。还送武术表演,送得是哪个武术学校的汇报表演门票啊?”

“哎?兄弟,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大家各自凭本事吃饭,我就是少林武僧队的,自己有赠票我愿意送你管的着么?”

“我呸,你还少林武僧队?在我面前装什么大瓣蒜?老子当年可是出国巡演过的,法号释恒行,现在在队里还有字号的。你看看你,开得还是二手奥迪,像是一个进过武僧队的?”

“你这话我就不乐意听了,我们真心学武的哪儿在意那么多外相。我才是真正少林弟子,法号释恒材,你要是不信,不如比划比划?”

自称释恒行的和尚见对方叫板,也上了头,撸起袖子走上前两步,

“嗨?看把你小子装的。在这嵩山脚下谁还不会打个俩拳?就凭你那野路子功夫想耍横可还差得远。来,来,来,谁怂谁孙子,老子今天不把你揍得叫爸爸,以后就没脸在景区门口混了。”

释恒材也撸起袖子下了场子,

“来就来,反正最近是淡季,生意最多只够一个人吃饱饭。不是你走就是我走,还不如拳头底下定输赢,来!”

就算是在淡季,少林寺的游客流量都不仅是络绎不绝四字可以形容的。

这会儿假和尚与真黄牛吵吵嚷嚷叫上了劲,立刻呼啦啦围拢了一群吃瓜群众。

一个个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有吆喝的,有评头论足的,甚至还有现场建微信群开盘下注的……

两人到了这时候自然谁都不愿输了面子,拉足了架势就只有一个淦!

释恒行的身材略魁梧些,他率先发难,当胸一拳捶出。

少林寺是什么地方,方圆百里内谁还看不出个名堂?

人群中当时便有义务解说员开始向游人进行科普,

“好拳!这人拳架打的是大通背。是通背拳里攻击性更强的一个变种。看架势,这和尚不白给啊。”

释恒行拳出如龙,姿势舒展,发力将臂展抻到极限时,关节处都会发出咔吧一声脆响。

人群中有人在窃窃私语,

“一响,两响,你看出了三响对方就只能退了哈。”

“七响,八响,嗬!正宗的九响通背拳!”

吃瓜人里毕竟还是有些个懂门道的,不屑道,

“你们这是网络小说看多了吧。还九响通背拳!怎么不说是大荒囚天指呢?”

“大荒囚天指!半指撼天地!”

那名“内行”吃瓜人脸上的笑容顿止,诧异地望向场中。

释恒材闪过一轮猛攻,终于开始反击。

他微屈中指,用突出的指节直接攮在释恒行臂弯曲池。

曲池是手臂最敏感的地方,释恒行被对方一点,只感觉半臂酸麻,大叫后退,

“这,这是什么鬼?你这不是少林功夫。”

“哼,井底之蛙。我师傅曾经问道于海灯法师大弟子果忍大师,对二指禅最有心得。这套大荒囚天指,是他老人家对二指禅的最新改良。虽然借了个网红名字,功夫却是货真价实的少林武学。你狗眼不识泰山,反要来诬我么?看招!大荒囚天指,一指囚天地。”

释恒材得势不饶人,合身又上。

刷刷刷戟指连戳,最后并指一个寸劲,捣在释恒行腹部,五指动乾坤!

释恒行的腾腾腾腾向后倒跌出几步,捂着肚子颓然蹲坐,嘴上却不饶人,

“你,你!传统武侠怎能输给玄幻左道,我不服!”

“服不服,成绩说话。你,败了!”

人群中有一名导游打扮的看客高声喊了起来,

“来,来,来,那个大个子败了。

刚才压小个子的,我私发红包给你们啊。”

周围的看客本以为能看到一场拳武大戏,那知道两边各拉了几个架式就结束了,于是发了声喊,一哄而散。

释恒行混在人群中悻悻退走,坐庄人得意洋洋地发着红包。

得胜的释恒材此刻反而没人关注。

恰好有一名快递小哥经过,被人群一挤,摔到在了地上。

释恒材看见,顺手将他搀了起来。

“别急,别急,这里人多,当心些。”

快递小哥见释恒材面善,也陪了个笑,顺嘴问道,

“谢谢!哎,这位大师,请问少林下院怎么走?”

“少林下院?”,释恒材奇道,

“少林下院有十八个之多,最远的设在昆明。你这样问,我怎知是哪一个?”

那小哥一呆,“啊?那这快递可怎么送啊?”

释恒材抢过信封一看,只间上面写着:少林下院自择弟子启。

他拍了拍小哥肩膀,

“你看,这多半是广告,不指定收件人。任何一个下院弟子都能开。我也是下院出身,曾在郑州显圣寺学武。我觉着,咱就在这儿拆开来看看。不重要的文件呢?我就替下院接了。如果是重要文件,打开来才能知道送到哪儿去。你看如何?”

快递小哥仔细看了看信封,他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能同意,

“那,那你先签收了,写个身份证号。然后咱们一起拆。”

释恒材点头答应,签收完毕,撕开信封,里面露出一张请柬。

释恒材一边读,一边对小哥说,

“武术大会请柬,下院谁去都行。你看,我签也签了,请柬你就交给我吧。我回去和师傅商量商量,看选谁去帮少林寺挣这个脸。”

小哥大概瞅了两眼,见里面就是几张信纸,也没什么贵重物品,便点头去了。

释恒材望着快递小哥的背影,悄悄将后面写有通告费的那页揣进了怀里。

他眼神犀利,刚才就瞥见了那一连串的零。

还好我手快,没让那快递小哥瞧见,他心道。

“恒材,快过来!在干嘛呢?”

方才在人群中开盘设局的导游向他招呼道。

释恒材左右望了望,见看热闹的群众已经散了,便故作无事,走向那名导游身后的小店。

那导游放了释恒材进来,便把门一关,转身说道,

“今天收成不好,才赚了两千不到。”

“别扯犊子,拿出手机,我们看转账记录。”

说话的赫然竟然是刚刚败走的释恒行。

释恒材迎了上去,拍了拍释恒行的肩膀以示支持,

“恒行说得对!说好了明账均分。要是背着兄弟偷吃,那可就难看了啊!”

导游哥苦着脸,取出手机,

恒材恒行盘过记录,果然发现那小子又吞了黑钱,不免数落一番。

导游哥不服道,“别光说我啊,恒材他也吃了独食。我刚刚看见他截了人家一个快递。”

释恒材把请柬取出来往桌子上一拍,

“呶,就这!你要你拿去!我释恒材做事光明磊落,若是有好事,怎会忘了兄弟!你们居然这样猜忌我。真是寒心!吃饱这顿,散伙!”

释恒行连忙劝道,“别,别,别,误会,小事情。明天还要继续开工呢。”

释恒材将桌上的请柬取了回来,嘟囔道,

“我爸病了,我得回去看看。这张请柬借我用用,我拿回去装装逼。反正都加了有微信,有缘再见啊!

记住,苟富贵,勿相忘!耗子尾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