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五幕 武当

酬恩定得祠黄石,谈道须期会赤松。

莫虑故乡陵谷变,武当依旧碧重重。

范文正公笔力独扛,一句武当碧重重,将这满山葱翠勾勒得跃然纸上。

葱翠之闲,有一人绿衣绿帽在山间急速奔行。

绿影摇动处,途经不循常路,

逢溪踏水,遇壁攀岩,

那人速度却丝毫不减,如翠鸟穿林,贴地飞行。

自山脚直蹈重峦,一蹴不停,也不知越过几道山岭,

直至苍林渐密,人影渐稀,势犹未竭。

能把脚力练到这种程度的,在跑酷界也算是凤毛麟角,足以称一声大家了。

不远处的山色中隐有一处道观,规模不大,也就是一院两厢的制式,料来住不下几人。

绿衣人此刻大概也是跑得有些累了,见到前方似有人迹,便径直冲了过去。

像他这样的高手,出入自然无需顾忌门口朝向,

直接飞檐走壁,如神兵天降,落地时摆出个炫酷的pose,才算得上圆满。

可就在他右足踏上墙头,想要翻身入院的时候,

身后忽有一道人影,如风驰电掣,自云生处奔来。

就在绿衣人一个翻腾的时间里,眼见着那道人影后发先至,抢前一步跃向院中。

在那人影掠过绿衣人头顶的一霎,后者仰头瞧去,视角便如学鸠望鹰。

只见一片青云绕绕,那人虽也是绿冠绿袍,服制却是标准的道装,御风而起,袍裾鼓荡,那种仙气儿,怕是已经修炼到了骨子里去。

道袍人抢先落定,气定神闲,向绿衣客打了个稽首,

“此处偏远,不知这位小哥来我观中有何贵干?”

绿衣客陪笑道,

“这位道长好身手。

我是送快递的,业务比武全牡丹江市第一名。

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居然有人跑酷能跑在我的前头。

对了,敢问道长,这里可是七侠观?”

道袍人本是山中散修,自己搭了这间栖霞观,连牌匾都还没有挂出去。

此时错把七侠听作了栖霞,心中不禁暗自纳罕:

就我这破地方,也有人认识?

他诧异地点了点头,

“不错,这里就是栖霞观。

怎么?难道还有快递会发到这里不成?”

快递小哥打了个哈哈,

“只要客户需要,

莫说是荒郊古庙,

就算是刀山火海,也难不倒咱们快递这一行。

哎,为了这单生意,我已经打听了三天。

还好有个包工头指点我,说这山里有座新起的道观,

前些日子他来做过几天泥瓦匠,听说便是叫七侠观。

我听说后便打算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中了。

哎,送到就好,送到就好。”

快递小哥取出一方信封递给绿衣道士。

那道士随手花了个画押签收,便撕开了信封,看到里面“七侠观主人启”几个大字,不禁哑然失笑。

他正想叫住快递小哥告诉他错投了地方,冷不丁瞧见附页里通告费的数字,瞬间双目放光,贱笑着将那请柬揣在了坏里。

快递小哥四下打量了一番,正要出门,好像又忽然想起了什么,返身问道,

“这里真得是七侠观?

我怎么看着,此处不像是能住下七个人的样子啊。”

道袍人哈哈大笑,拍了拍小哥的肩膀,

“我等修道之人以松鹤为友,

所谓七侠,未必便都是人了。”

哪知眼前快递小哥竟也有几分求知之心,立刻来了兴致,开口问道,

“看来这里头还有些个讲究?道长请赐教。”

道袍人面有尬色,但是他心头微微一转,立即有了计较,

“对,对,对,是有讲究。

你且等等,我来与你分说分说。”

道长转入房中,取出一卷画轴,迎风一抖。

那画上本是一幅寻常的山水图,

空山幽谷绝壁,小桥流水孤舟,

一人背剑负手,傲视苍生,画得倒是与眼前绿袍道人有七八分神似。

“小哥,请看。这一幅就是本观镇观之宝,七侠图。”

那快递小哥捧着画上下打量了几眼,期期艾艾地问道,

“这,这画上明明只有一个人啊。怎么会称作七侠图?”

道袍人捋须笑道,

“哎,小哥这就有所不知了。”

他指着画中小桥说道,

“你看这里,有座桥——送远桥。”

他也不理小哥面上表情如何丰富,继续往下介绍道,

“再看这只小舟,鱼涟舟。

这里,逾岱岩。樟松溪。氤离亭。默声谷。

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龙记》,你应该看过吧。

武当七侠,暗含山水的隐喻,

其实是我辈修道人梅妻鹤子的生活写照。”

“噢,噢,噢,”

快递小哥拍着脑门作恍然大悟状,随后又追问道,

“这,这一,二,三,四,五,六,

好像还少一个呀。”

“不错!”

道袍人指了指画中道士,随后一撩道袍,摆了个pose,绿裾飘飘,随风而舞,

“还有一位,就是此画的作者——

区区在下,铁钩银划,

武当,张翠衫!”

小哥啊呀一声,抱拳施礼,

“原来是武当张五侠,失敬,失敬。

我说怎么有人穿翠绿色的道袍呢。

哎呦,那你我也算有缘了,

在下天鹰快递首席快递员,应速速,这厢有礼了。”

两人绿帽对绿冠,大眼瞪小眼,场面一度尴尬。

张翠衫只想快些将眼前人打发走,他只当对方是在为寻找那所谓“七侠观”劳心费力,心有不甘,于是随手从怀里摸出几张纸钞,连推带搡地将应速速推了出去。

这人一出门,张翠衫便将背往门上一靠,啐了一声,

“呸,还应速速,占老子便宜。

要不是看在你是送财使者的份上,老子早就动手了。”

说罢他便从怀中将那封快递取出,仔细又读了几遍。

“华呐传媒董事长金巨壕,天下第一武林大会,

只要参赛就给二十万,啧,啧,啧。

前段时间为了盖这间庙,差点把棺材本都造光了,

这下终于能找补些回来了。”

与此同时,应速速也在山间哼着小曲,乐得眉开眼笑,

“嘿,就知道这个冤大头会接下来。

这烫手的山芋啊,总算是扔出去啦。

二十万!你当人民币那么好赚!巴子!

当年我师兄就是为了十万奖金去打擂台,结果落了个终身残废,

光医疗费就填进去几十万了,更不要说这些年生活没了着落。哎~

哼~张翠衫?耗子尾汁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