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四幕 华山派出所

华山派出所,

审问室里,一名民警面对一高一矮两名嫌犯,正在核对基本信息。

“姓名?”

“高大强。”

“艾琼俦。”

“性别?”

“男。”

“我们取向都没问题,写男,男。”

“问你什么你答什么,别加戏。年龄?”

“五十七。”

“五十五。”

“职业?”

面对警官的询问,那名身材高大的老汉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警察同志,我们这都是第七次进来了怎么还……”

负责记录的警官见对方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立即厉声打断,

“艾琼俦!这里是警察局,请配合我们的日常工作。高大强,你说!”

“哎,哎!”

艾琼俦身边那位身材矮小,相貌略有些猥琐的汉子答应道:

“警察同志,我们哥俩暂时无业。”

“回答自己的问题。他的问题,他来答。艾琼俦,职业。”

“无业,无业。”

“有手有脚有本事,找份正经工作打工不好吗?非要去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儿。”

艾琼俦将右臂在座椅靠背上一挂,戏谑道,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

高大强也憨厚地赔笑,

“是啊,警察同志。我们这也是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就是吃这行饭的。这行当古已有之,虽然现在没有对应行业协会,那也算是一种自由职业不是。”

办案民警肃容道,“我再警告一遍,这里是警察局。办案过程中,请保持严肃。你们触犯的是法律!你们犯的是盗窃罪,又是屡犯,按照最新的刑法修正案,应处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判处罚金。你们最好有些心理准备。这次你们居然偷到了红米字会的人身上。他们都是有背景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高大强听得心头一跳,立即反驳道,

“别啊。民警同志,我可是专门报班学过法律的。涉案金额达到3万到10万,才能判三年。现在的人身边都不带现金,一笔哪里偷得到那么多?就我们偷的那个主,钱包里面除了一张红米字会的证件,啥都没有。咋还能判三年呢?”

“呦,还挺上进啊,做贼还知道学法律。对不起,那只钱包,我们已经做过司法鉴定。Hermes Kelly的经典款,价值大概十万人民币。另外,你们还涉嫌盗窃国家机关证件罪。入刑恐怕是逃不掉的了。”

高大强咽了口吐沫,坐直了身子,继续尝试交涉,

“民警同志,你看我们全部退赃,其他情节轻微,危害不大。属于轻判免判范畴……”

“高大强,我的工作是确认事实,告诉你们情节严重性。具体的判决不是由派出所作出的。你的理由,请留着讲给控方律师和法官听吧。”

艾琼俦脾气暴躁,被官腔惹得有些恼了,干脆脖子一抬,拗了起来,

“这不公平!凭什么他们红米字会的人巧取豪夺,就能够逍遥法外。我们哥俩凭本事吃饭却要判刑?他们红米字会干事薪水有多少?够买那个什么马子凯子的钱包吗?强盗居然和小偷讲起了王法!这,这真是贼喊捉贼,世风日下啊!”

办案民警沉默了片刻,盯着艾琼俦肃容说道:

“艾琼俦同志。你所说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我们的同事已经着手在调查红米字会的账务流水了。我们的法律,讲得是证据。许多事情,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我相信该进去的,迟早会进去陪你们。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你们,都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艾琼俦被那警官义正辞严的一阵反怼,气势顿时一馁。

高大强叹了口气,

“哎,师弟。咱们两个人也是一把年纪了,这要是进去蹲个十年,能不能出来都不一定咯。只是可惜,咱们没有提前物色一个徒弟。咱师傅传下来的手艺,怕是要在咱们手上失传咯。”

办案民警也被这对儿活宝逗乐了,

“嗬,还挺重师道。你们的师傅是谁?估计在所里也有备案吧。”

艾琼俦闻言顿时怒道,

“不许侮辱我们师傅。他不是本地人,曾经是当年华北有名的抗日侠盗。抗日成功后,辗转千里投奔延安,这才在陕西扎了根。”

这个答案倒是有些出人意料,民警哦了一声,揶揄道,

“既然你们师傅是参加过革命的前辈,你们怎么不学些好。对了,他老人家叫什么名字?我也了解一下,以后去小学做报告的时候,也可以用作正面教材。”

高大强答道,“师傅名叫出所,为人很低调,一向不喜欢别人提他当年之勇,所以……”

“等等,”,警官打断道,“出所,这是个人名?所以真有姓出的么?”

高大强点头道,“当然有啊。出氏一脉出先秦出公,祖上就是咱关中人。”

“不,不,不,我是说……哎,我给你们看样东西。”

民警说完,快步走出审讯室。

没过多久,便取了一只信封回来,向两人道,

“你们看看,这份请柬被错投到了这里,无人认领。会不会是发给你们师傅的?”

高艾二老只见信封上写着“华山派出所亲启”七字,

打开来一看,里面竟是一张天下第一武道会的请柬。

艾琼俦激动得老泪纵横,哽咽道,

“华山派,华山派。哎呀,好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啦。这张请柬多半就是送给师傅他老人家的,可惜,可惜家师前些年已经……呜,呜……”

身材高大的艾琼俦还真是个性情中人,提起亡师,顿时便哭成了个泪人。

高大强还是个仔细的人,他接过请柬,仔细翻看附页的细则,

看着看着,竟忍不住爆了粗口,

“靠,奖金这么丰厚!早知道有这种好事儿,咱师兄弟五年都不用出工了!”

办案民警将身子在椅背上一靠,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们,

“你们现在也可以去啊。赚点钱陪给原告,说不定还可以和解。”

“我们,现在这样子,真的可以去吗?”,高大强面上一副无法置信的神情。

“你们的案子还没有判决,也不需要即时羁押,虽然离开居住地有禁止限制。但是如果办案机关允许的话,还是可以离开一段时间的。只是你们啊,以后要耗子尾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