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三幕 峨嵋

峨嵋天下秀,半在峨秀湖。

只是如今的峨秀湖畔已经被改造成了亚热带棕榈风情的休闲中心,

与周围风致颇有些格格不入。

在沿湖会议中心的大厅内,正在举办着《峨嵋文化暨中华古武术研究与现代女性论坛》。

峨嵋妇愁者联盟武术协会副主席芳严大师正在与弟子们进行学习交流。

“众所周知,啊~

作为习武之人,我们首先要讲究武德。

武德是什么?

我认为就是一个谦字。

其次,我们又是女人,同时还要讲究女德。

女德是什么?

我认为就是一个让字。

作为女性武术家,我们要将两者统一起来,讲究女武德。

女武德的核心是什么?

就是谦让!”

芳严大师喝了一口茶,继续口若悬河地讲解道:

“谦让的具体表现是什么?

就是我们在比武切磋的时候,首先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辈分。

与师姐与师傅搭手,

要谦,要让,

这是武德,也是女德,

也就是我们峨嵋武术最重视的女武德。

女武德文化不仅仅在中国,在世界上也有着广泛的影响力。

在西方,这种文化元素被称为瓦尔基里,

她们是一群用精神引领阵亡者重回神国的……”

“老师,打断一下。

瓦尔基里不应该是女武神吗?”

一名穿着整洁时尚的女弟子举手问道。

“绝情,你去招呼一下,教教她规矩。”

芳严大师不为所动,继续半眯着眼,抱着茶杯讲了下去,

“女武神抑或女武德,这些只是翻译问题。

瓦尔基里并不是神,只是能够与神进行沟通的使者,

因此她们更近似于德鲁伊……”

“老师!可是德鲁伊是凯尔特文化符号,怎么可以用来翻译北欧……哎……”

那名女子又要提出异义,却被绝情师太和几名师姐一齐架了出去。

出了这么个插曲,芳严大师也觉得扫了兴致,只是敷衍着又讲了大约个把小时,便草草收场,招呼弟子各自练习了。

所有弟子都被分成小组,捉对儿厮杀。

因为人数不够,方才两次打断师傅训话的少女阿臻又被请了回来,与师姐搭手拆招。

峨嵋弟子练功场面一团和气,

两人相互鞠躬问一声好,通报姓名与入门时间。

随后由后入门者攻,先入门者守,

但是攻者不可以发力,不可对学长造成实质伤害。

学长防守成功后,使用本门招数亮相还击,

先入门者必须退后,鞠躬,叫好。

但是人多了,总有那么几个不守规矩。

“哎呦!你怎么动手打人?”

和阿臻过招的师姐大声怒喝,瞬间吸引了吃瓜群众的目光。

“是啊!你怎么能打人?”

“怎么可以对师姐出手?”

“这野丫头,不讲武德!不知谦让!”

“就是,真不懂规矩!”

四周的同门迅速聚拢,众口一辞对阿臻表示谴责。

有几名学姐趁着人多眼杂,还出了几记黑拳。

阿臻忍痛含泪分辨道,

“这,这不是习武切磋吗?

哪里还有规定不可以发力的?”

可是她的声音被四周的聒噪彻底淹没,根本无人去听她的道理。

局面一片混乱,终于惊动了芳严大师。

当她走进会议厅的时候,顿时一片肃静,人声骤止,所有弟子自觉地向两侧散开,让出一条通道,露出了低头啜泣,无助的阿臻。

芳严大师目光如电,扫过全场,最后冷冷的望着阿臻,向身旁的绝情师太努了努下巴,

“这个幺妹儿,是新来的唆?”

绝情大师点了点头,

“是,是,她是祥琳嫂小区里的义工,大学生志愿者。

也是听了祥琳嫂的介绍,才入了协会的。”

芳严大师的眼神里满是嫌弃和反感,

“到时候跟祥琳嫂也说说,

不要尽找些不三不四的人。

中专以上学历,我们这里不收!

读书读得人都娇了,哪里有拼劲下功夫习武。”

阿臻怒道,

“我才不娇!

你这里根本不是在认真教功夫,

你这是传销,你是骗学费?”

芳严大师一阵冷哼,

“我不教功夫?你看看这是什么?”

她从衣服兜里取出一张卡片,上面赫然印着“峨嵋妇愁者联盟武术协会副主席”的职务。

这张“身份证件”她竟然一直随身携带,随时便可取出……

“今天,我就要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功夫!绝情,上人!”

“哎!”

绝情连忙应是,转身吩咐道,

“师父要表演功夫了,

一号到十二号,你们先上来。

十三到二十四号,你们做好准备。”

呼啦啦走上来二十多个人将芳严大师围在当中。

芳严喊了声:“开始!”

立刻便有人飞起一脚向大师踹去。

芳严目不斜视,随手一挥,那名学员便倒飞了出去。

紧接着又有四名学员趁大师不备,将她双肩双腿紧紧扣住。

大师双拳一握,两眼一瞪,四名弟子如触电一般,上蹿下跳地退了开来。

七人揉身进击,姿势舒展。

芳严大师随手拆解,手下竟无一合之敌。

几名学员或倒飞,或岔气,滚翻了一地。

第一波十二学员全灭,第二波学员一齐出手,

三人一组分作四面将芳严大师合围在中心。

大师徐徐吸一口气,猛然大喝:“开!”

十二个人围成的坚阵瞬间迸裂,人影翻飞,

咚咚咚咚,不是撞墙就是抢地。

轻松打散了两波弟子,大师气定神闲,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襟,淡定道,

“看到了么,这就是功夫。”

阿臻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几十个人动作如行云流水,毫无破绽,若说都是在演戏,却也不像。

倒让她一时难辨真假。

就在此时,又有一名妇人自芳严大师背后悄悄靠近。

大师双耳微动,听得真切,回首就是一掌,啪地拍在那人左肩。

“你,你怎么打人?”

那人怔道。

芳严双目一狰,喝道,

“谦让!还不快倒?”

说罢啪啪啪啪又是四式连发,在那人身上印了四掌。

“我看你是有病吧!

我身上又没有灰,你拍个什么劲。

你们这里谁叫芳严?收快递!”

芳严大师尴尬地接过快递,撕开信封,

一张烫金的请柬滑了出来。

“骗子!耗子尾汁!”

阿臻愤然回头,昂首踏步,走出了大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