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一幕 崆峒

甘肃,平凉,崆峒后山,

一名身材佝偻,面色蜡黄的老者正窝在躺椅上,举着老花镜吃力地读着刚刚收到的武林大会请柬。

他想放下左手的请柬,可惜手脑的协调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错将右手的单片式老花镜搁在了桌上。

老者的眼前顿时一片模糊。

他下意识地又将请柬放下,

一副泼墨山水画占据了他的视野。

他叹了口气,重新将老花镜举起,眼前的世界终于清晰起来。

老者无名,号圣虚大师,

据说年轻时候是个练家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经下海经商,凭一身本事吃黑白两道,

辛辛苦苦打拼了十来年,也只赚了些小钱。

可是随着年纪增长,逐渐有些折腾不动了,

他便出资修了一座道观,供奉崆峒金仙广成子,号曰广成仙居。

没想到头一年的香火钱就超过了过去十年的积累。

暴富之后,圣虚沾了赌瘾,几次澳门往返,身体和钱袋都被掏空。

他本以为这道观是只金饭碗,够他吃这下半辈子。

可惜好景不长,山上的道观越修越多,广成仙居的选址又太过隐蔽,香客渐渐少了。

圣虚大师为了维持生计,只能同时开起了武馆,授徒传功。

这时赤精着上身,扎着马步,一边数数一边在打木桩的,就是刚刚入门的二徒弟阿力。

他每一击都是全力出拳,将木桩打得砰砰作响。

“三百一十六!”

嘭!

“三百一十七!

师父,我的拳头已经磨出血了,可以停一停吗?”

圣虚大师左手拈着山羊须,冷哼一声,心道:

这小子,凑不齐学费还非要来学武。我可得好好敲打敲打他。

他放下眼镜,端起了茶碗,品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阿力呀,咱们崆峒派的绝学叫什么名字啊?”

阿力打桩动作不停,呵呵傻笑道:

“哎,师父,这个我知道。

咱们崆峒派压箱底的绝学叫七伤拳,是一套极刚猛的拳法。”

圣虚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

不苦练基本功,不多吃些苦,多受些伤,如何能在赛场上伤到对手?

你现在所流的每一滴汗,每一滴血,都会变成日后金腰带上镶嵌的宝石。想学功夫,就继续练,五百下,一下都不能少。”

嘭!嘭!

“师父,道理我都懂。

可是,我还不知道咱这崆峒绝学学成以后,能有何等威力。

师父,要不,您先露两手?”

圣虚佯怒道:

“这七伤拳每用一次都对身体有所伤损,岂是说用就用的?”

“师父息怒,阿力只是好奇。

您要是为难……”

圣虚不等阿力说完,便将他话头打断:

“哎!也罢,也罢,

总要让年轻人知道师门武学之精妙。

这样吧,你呢,从明天开始,每天去山脚老李头的养老院里打半天工,

工钱让老李头直接打给我,抵扣你欠的学费。

为师呢,就豁出这条老命,给你露一手。”

阿力大喜:“哎!师父,成!您开始吧。”

圣虚大师站起了身,许是坐得久了,步伐都略有些蹒跚。

他轻咳了几声,润了润嗓子,高声诵唱起不伦不类的歌诀:

七伤拳,号无敌!

提一口,丹田气!

聚阴阳,形神意!

凝全力,打蛇七!

先伤己,再伤敌!

敌伤骨,我伤皮!

我要开了哈!

开!

随着最后那一声喊,圣虚大师双爪凌空虚晃几下,猛地捣出一拳。

他弓腰缩颈,拳架姿势并不好看,挥出的手臂也是软绵绵,颤巍巍,

无论力量还是稳定性,都不像是什么了不得的功夫。

阿力看得摸不着头脑,手上的动作也渐慢了下来。

可就在这一瞬间,似有风乍起,树叶莎莎,万籁齐鸣。

阿力抬头望天,只见林中呼啦啦惊起无数飞鸟,黑压压的一片,汇成一朵乌云,遮去了半边天空。

圣虚大师这看似无力的一拳竟使风云色变,恐怖如斯!

咳,咳!

打完这一拳,圣虚的身体似乎也受到了某种反噬。

他连咳了好一阵儿,这才捋胸顺气,重新坐了回去:

“咳,阿力,怎样,看清楚了吗?”

阿力受这一拳的威势所感,似乎一下子来了劲头,

手也不疼了,嘭嘭嘭一口气锤出数拳:

“师父,这也太酷了吧!我将来一定要学!”

圣虚微笑着点了点头,仿佛是在嘉许孺子可教。

这时自树林里闪出一道人影。

阿力眼尖,认出那是大师兄阿智,于是便出言招呼道:

“大师兄,你跑这么急,干什么去?”

阿智满头黄白之物,显得有些狼狈:

“啊?阿力师弟。

刚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林中一阵巨震,万鸟齐飞,淋了我一身。

哎,不说了,我要赶块去洗个澡,等会儿还要到山下去帮师傅招生呢。”

阿力憨厚一笑:

“刚才是师傅在发功!

大师兄你天天去帮师傅招生,不练功的么?”

阿智身有秽物,口气颇有些不耐烦:

“废话,不去招生吃什么……”

阿智忽然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多,急忙改口道,

“哦,哦,不出去走动走动不就成武痴了么?

师兄其实每天晚上都会出来练功,晚上,呵呵。”

阿力奇道:“不会啊,大师兄。

我晚上要跳台阶,也没见你出过屋啊。

你每天都是睡得死死的,呼噜震天响。”

阿智摆手奔去,

“不聊了,不聊了!

你自己多长长脑子,耗子尾汁……”

待他跑远了,这才自言自语道,

“我呸!功夫有个屁用!

资本最大懂不懂啊?

师傅只要给钱,莫说只是摇树,

就算他想掀个地覆天翻,

只要出价合适,我阿智也照样奉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