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六幕 太极X太极

“人类的一个记忆周期是七天,所以只需要在七天内利用媒体的头条不停地进行轰炸,那些推广内容就会变成即成事实,一个话题就会成为流行元素。无论是拙劣的谎言,还是无聊的谐音梗,都只需要七天,山鸡变凤凰。群体记忆是不会归根究底的……”

“嘿,今天又没有比赛,你还对着他那张大脸干什么。怎么,气没受够?”

向乾刚刚从健身房出来,看见胡导正端着pad等在门口。

瞅见Pad上正在播放着金巨壕早年做传媒培训时的视频,向乾不免调侃了几句。

“哎,这不是无聊么。顺便呀,我也是要琢磨琢磨自己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是个十八线的小导演。”

向乾拍了拍他的肩膀,“谁说你是十八线小导演?如果你真的是,金巨壕为什么要请你?你对作品一直都很用心,在业内还是有口碑的。坚持下去,迟早有机会出头。现在在中国号称是导演的怕不也有十万亚瑟王,真正能拔出石中剑的又能有几人?你比上虽然不足啊,比下还是绰绰有余的。”

“接下来几轮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怎么可能,都已经摆平了。公平起见,每轮重新抽签。碰到金总就让道,没碰到就谁行谁上,自求多福。那帮老油子,都是人精,不会自找麻烦的。”

胡导揉了揉眼睛,“我这几天眼皮老是跳。总感觉,会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

“你啊,就是太累了。今天晚上就是个抽签仪式,你就别去了,好好准备明天的活吧。”

也许胡导确实是累了,他一觉睡到天亮,世界依旧如常运作,并无半丝风雨。

第二轮对阵形势已经产生:

昆仑忽悠仁波切v.s.武当张翠衫

华山艾琼俦v.s.少林释恒材

混沌太极牛精忠v.s.峨嵋芳严大师

日月神道金巨壕v.s.崆峒圣虚大师

接下来的几日没有剧本,胡导的工作氛围格外轻松,心中的阴霾也散去了大半。

也许,他真的是有些过分焦虑了吧。

武当张翠衫在第一轮收获了很多粉丝,功夫如何我们先不论,人家这跑酷,可是真本领。

平头哥忽悠仁波切以前在铁岭也算是号人物,一人撂倒几个没在怕的,可是遇到张翠衫,光靠横可就不管用了。

一路追打,斗到力竭,轻轻松松就被张翠衫撂倒解决了战斗。

艾琼俦与释恒材的比赛也不出人意外,

释恒材正值壮年,早年间也打过几年假把式。

而华山这对活宝兄弟,功夫虽然也是真的,但却只是偷鸡摸狗的把戏,哪里上得擂台?

释恒材吸取了第一轮的经验,成功熬过了华山气宗绝学,华山传人便只有举手认输的命了。

牛精忠与芳严大师的太极对决倒是很有看点,赛事方面自然少不得炒作一番。

芳严大师独创的太极凌空劲,与混沌太极所谓椰果弹抖劲号称太极双璧,并为当今太极圈内最玄奇的“传说”。

可是太极实战视频历来如武学孤本一般可遇不可求。

难得在这样掀起了全国收视狂潮的赛事上我们可以看到两位太极大师……

等等,他们在干什么?

感觉像是在跳交谊舞?

不,也不太像……

牛精忠起手上步高探马,伸手齐肩,东摸西划。

芳严大师双臂交错,如封似闭。

两人四臂交缠,推了整整一个回合,

一个像是猪蹄想蘸酱,一个在欲拒还迎,看得观众席是嘘声四起。

裁判完成了一个回合的计时,将两人分开,分别警告两人不得消极比赛。

可是这第二回合刚刚敲锣开始,两个人就又黏上了。

“牛老前辈,我这手下几百号学生。我可不能输,输了都要找我退学费的。”

“哎呀,谁还没个弟子,我也是开武馆的,这要是输了哪里还有生意?”

“那牛老您什么意思,今晚你说个数吧。”

“这根本就不是钱不钱的事儿,这么大年纪了,名声重要啊。”

“老牛啊,不是我说你,这么推下去,您可不是我对手。”

“哼,老汉我推了一辈子,关键时候岂能认怂?”

铛,铛,铛,第二回合结束,这两位还没磨出个输赢。

裁判以警告的口吻向他们重申了一遍规则:

“如果最后还是平局,且无人做出有效打击获得点数的话,那么将以体重论胜负。”

眼下一男和一女,这还用说?肯定是芳严占优啊。

芳严大师心下也暗自窃喜——这回有了!

牛精忠心底下虽然着急,但这推手的功夫,又是急不来的,急于进攻反而容易被别人卸去了力道,重心不稳。

他耐着性子又推了半个回合,忽然一声冷笑,“对不起,芳严大师,我要换招进攻了。霹雳五连鞭!”

牛大师说完,双臂向外一送,人借力倒退出一步,开始拍打自己的肩肘做着准备动作。

向乾本来已经昏昏欲睡,这时候终于看到了一丝亮点,立刻抄起话筒大声带动着气氛:

“霹雳五连鞭,牛大师又要使用他的绝学霹雳五连鞭了!战斗就要结束了吗?”

芳严见识过牛精忠的五连鞭,什么玩意儿嘛~不就是cos网红的抽风舞嘛,自己也练过几十年拳架的,挡得住!

哪儿知道今天牛大师不按套路出牌,竟然弃了抖音快手般的手上功夫,沉腰下胯先来了个扫堂腿。

嘿,这么大年纪还能来这么一腿,平时也没白练哪。

姚晶这时也发现了问题,现场解说道,“牛大师这好像不是闪电五连鞭的起手,他使用了战术策略,利用肩部动作虚晃做掩护,脚下使出了老树盘根。向指导,太极里有这招么?”

“有!传统的陈氏太极就有两段扫堂腿的招式。太极对下盘的要求很高,所以扫堂腿的威力也不可小觑。”

芳严见牛精忠忽然变招,应对略有些慌乱,但她平时所练功架也是太极,下盘进退依然有据。

她后退一步闪开来势,轻抬右足,这是防着牛精忠使出二段扫堂。

事先有了准备,扫堂的招式再过来,那她可就一脚踩下去,不留情面了。

哪儿知道牛精忠这一招也是虚的,他忽然拧腰拔地而起,右手猛地抽出一鞭。

霹雳五连鞭,还是来了!

芳严手忙脚乱间功架还是没有走形,两只手堪堪将所有角度都封死,双手一阵拍打竟然将牛大师的一套乱鞭尽数扛了下来。

铛,铛,铛,

铃声响起,比赛结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