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三幕 淦!

崆峒圣虚大师v.s.印度古瑜伽达摩大耳答斯·拉吉

昆仑忽悠仁波切v.s.法国萨瓦特马赢龙

峨嵋芳严大师v.s.巴西柔术马赛洛·卡洛斯

华山艾琼俦v.s.泰国泰拳塞帕布弯

武当张翠衫v.s.俄罗斯桑搏图日涅夫劳斯基

少林释恒材v.s.美国拳击手史蒂夫·唐·金

混沌太极牛精忠v.s.韩国跆拳道朴宇宙

日月神道金巨壕v.s.日本空手道犬养孝直郎

第一轮的对阵情况已经全部抽签产生。

观众们指点着大屏幕,纷纷窃窃私语,台上的文娱表演似乎已经成了添头,并没有多少人在意。

在象征性的歌舞致辞之后,即将开始本届大赛的第一场比赛——崆峒对瑜伽。

向乾的嗓音中气充沛,一下子就拉回了所有观众的注意力,

“现场的观众朋友们,请注意两侧大屏幕的下方,那里将是我们参赛运动员的候场区域。”

接下来姚晶的妖媚女声又如细羽挠心,字字搔在痒处,“正在侯场的两名选手分别是……”

“圣虚!”

“圣虚!”

这里毕竟是中国主场,圣虚大师的呼声远远高于客座选手拉吉,甚至将姚晶的唱名声也完全掩盖了下去。

“哎呦~这味道听上去有点怪~”

听到粉丝疯狂的应援,圣虚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当初起的这个名字似乎起得有些太随意了。

他无奈地捶了锤老腰,丧气道:

“哎,多半就是这个名字叫坏了!当初如果起名叫雄起,说不定啊,还能向老天再借五百年呦~”

“好,现在请将聚光灯给到我们的候场选手!”

随着向乾给出的号令,一束光柱直接罩住了圣虚大师。

圣虚心头暗道一声不妙,

“哎呀妈呀,我还没准备好,那个什么板,像我这种老年人……哎呀!”

两道水柱冲天起,身材佝偻的圣虚在浪端虽然身形不稳,东摇西晃,但是乍看去似乎也是在随着某种韵律起伏翻滚。

姚晶急忙跟进解说,“我们可以看到圣虚大师以驾筋斗云的姿态在空中自如翻腾,显示了崆峒武学的独特魅力。”

“来自印度的拉吉,身材和圣虚大师仿佛,动作节奏似乎也有些类似。两位大师飞行的轨迹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线,相互交错,即将在擂台会师。”

圣虚用一个元宝壳的跟头跳下云头,对面的拉吉也与他异曲同工,两个人化作两团肉球在擂台上滴溜溜直转,将负责首场仲裁的裁判陆仁看了个不知所措。

两人在擂台中央撞作一处,各自哎呦一声后仰,侧翻起立。

这一个亮相,向乾怎会看不出门道?可他还是要想办法补救,“我们可以看到比赛的双方都很注重礼仪。这种撞头礼是古代角戏的礼节,用以确认决斗的开始……”

圣虚大师趁着向乾在那里圆场,将一对老眼盯住拉吉,用塑料味的英语问道,“You,English,know?”

拉吉困惑地点了点头。

圣虚笑眯眯地补充道,

“OK!You,touch,me. Me bong! You, money, no!You bong, you, money, dadadi. You know?”

拉吉的眼珠子随着圣虚大师的手势绕了半天,似乎终于get到他的meaning了,又勉强地点了点头。

陆仁看着两人交流完毕,做了一个将两人分开的手势,示意比赛开始。

“特效团队注意,特效团队,随时抓机会给效果,听到没有?”

胡导在场外正急急忙忙地做着部署。

圣虚和拉吉身材都很瘦小,两人就像是两只灵猿,在擂台上来回纵跃,相互试探了几个回合。

拉吉这时候急得眼睛都快绿了。

对面这是哪里请来的群演?

都老成这样了,打一拳晃三晃,自己可要怎么才能放出去这碗水,又不至于太过明显啊。

又是一个交错,圣墟一个站立不稳,合身向拉吉扑了过来。

向乾倒吸了一口冷气,哎呀,要糟!这一跤要怎么才能圆回来?

一边的姚晶已经顺口接了过来,

“本届比赛旨在推广武术创新,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圣墟大师这一拳就是由醉拳和八极拳的铁山靠结合出来的绝学。他借用步伐加强肩部的力量靠向对手。我们都知道,以攻击凶猛著称的泰拳最讲究对八极的运用,泰拳所谓八极,分别代表双手双脚双膝和双肘。而事实上,在中国的传统武学体系里,我们能用到的部位更多,还有双肩,头,背,臀,十个指节,甚至指甲,发辫。这样的功夫,才是真正的无极。向指导,你对这些招式创新持什么样的看法?”

“高,实在是高!”,向乾向姚晶递出两个大拇指。

这些网络主播,在某些时候,还真是良药啊。

拉吉眼见圣虚空门大露直撞进来,好不容易等到了这等良机,他怎能错过?

于是他不闪不避,挺身迎了上去,硬吃了这一靠,随后蹬蹬蹬蹬向后退开数步。

圣虚刚才被对方一撑,身形稳定了下来,顺手将双臂展开,双手成爪在空中揽了一个整圆,转身振肩收肘,将双拳夹在了两侧腰眼,随后便是一声大喝,发力出拳!

七伤拳!

哗!岳王湖上瞬间卷起一股飓风,将湖水搓成细密的雨珠噼噼啪啪地打在擂台之上。

着装风凉的陆仁浑身被浇出了一个激灵,

就眼睛这么一眨的功夫,拉吉便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嗖地一声飞出了擂台。

金色的葵花闪耀,雨雾将光栅的全息效果渲染得更加立体,富有质感。

陆仁一把举起了圣虚的右拳,好悬没将这老家伙从擂台上拎起来。

第一场,圣虚胜!

接下来的几天赛事波澜不惊。

祖籍塞内加尔的法国小伙曾经在中国留学,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还给自己起了一个中国风的名字——马赢龙。

有了语言上的优势,自然磨合容易许多。

铁岭平头哥忽悠仁波切一阵猛攻,帅小伙潇洒走位一脚踢空。

第二场,忽悠胜!

芳严大师和巴西柔术大师贴身玩起了推手,芳严一边点头打着节奏,一边搭手引导着卡洛斯的动作。

后者做了些象征性的抵抗,很快就掌握了芳严大师的节奏。

随着芳严大师一掌推出,卡洛斯一连在空中打了几个空翻,还是没有“卸去”芳严掌中内劲,噗通一声跌落入水。

第三场,芳严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