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闹僵了
  • 盛世茶都
  • 鹰神
  • 3823字
  • 2020-11-19 02:04:15

华下江南,有一个盛产茶叶的地方,山城集茶叶发展而闻名天下,俗称和美誉皆叫:茶都。

茶都座落于资江大河两岸,周围青山环绕,风景优美,街道宽敞,车水马龙,高楼大厦林立在大江边上。

资江大河绵延数百公里,流入长江,注入大海。在它的支江河畔上,有一个山水村庄叫天云村。它座落于雪峰山南麓高山之上,在这里的人们一早起来,就可以看到无边无际的茫茫云海。自古以来一直称作天云村,它有着悠久的历史,由最初的古老的几户人家发展到今天的一百二十户人家。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姓卓,是他们祖先传宗接代下来的。

天云村的经济历代以来都靠茶叶谋生。

2010年之后,在扶贫政策之下,天云村从高山顶端整体搬迁到山下大河边,山涧公路崎岖十八拐,通山下河,公路水路变得十分方便。

要想富先通路,新铺的公路带活了天云村茶叶经济。

正月初七。

家家户户,幸福团圆的过春节。

每家每户喜气洋洋,和家欢乐的在一起喝酒吃饭。

天云村河边公路上有一户农家,从新楼房里传出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声。

一桌子鸡鱼肉好菜全部倒在磁砖地板上面,锅锅碗碗破碎散落一地,鱼肉汤汁铺满桌子底下。一条大黑狗,母的,一条大黄狗,公的,它们两个争先恐后大口大口吃着地上美味。这次主人太大方了,两条大狗使劲吃也吃不完。

呛人的烟尘从大叔嘴里喷出,紧锁眉头,满脸愁容地抽着旱烟。自制的香烟,其味道浓而呛人过瘾。愤恨的眼神时不时瞧上屋前,一个坐在台阶地上不争气的儿子。他垂头丧气,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什么东西?

我儿子卓一凡在上海一个好好的白领工作不干了,偏偏说要回农村发展。一个24岁的大好年华啊!一个北清大学毕业的天才娇子,就这么放弃了前途。他这样将变成别人看不起的废物,我们一家人的面子在乡亲人面前如何放得下?

他是个一等一的人才,公司领导和同事们都十分器重,听他说很快升职为组长了。大好前途一片,现在不知道他哪根神经坏了?

现在好了,他一句话,叫我急火攻心,烦躁,头顶冒烟。一气之下,大腿一踢,双手一掀把整个大圆桌推翻了。大家谁都别想吃饭了。老子发飙了,狠不得一巴掌劈下去,打死他这个不争气的家伙。

“你也真是的,好端端的掀什么桌子?”刘雨天满脸生气,一手拿着扫把,另一手拿着铁铲子朝坐在大厅沙发上的男人板着面孔责怪。

看到她就烦,猛抽一口烟,从鼻孔里长长呼出白烟,大母指揉拈上额头,表示头痛得狠。

“去去!黑子,黄子走开。”刘雨天拿扫把赶两条大狗,扬起扫把要打它们。

两条大狗见势不妙,四腿一蹬冲地跑出大厅,躲得远远的一时不敢再回来。

三五几下把桌子底下的饭菜全部扫光,留下一堆油水需要用拖把擦,才能弄干净。刘雨天倒掉垃圾,拿来拖把经过儿子身边,瞅他几眼。肚子里的火气跟男人一样,藏了一肚子的大火,闷一身的大气,也恨不得痛打他一顿。他现在是个大年轻人了,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哎,卓一凡,快去跟你爸说声,明天就去上班。不喜欢就另外找份工作。你到大山里有什么出息啊?”刘雨天还是忍不住地拍打上儿子头,语气不客气地说。

“别倔啊!”刘雨天离开走一步,回头再三警告。

“妈!爸!你们别劝我了。我的事我知道怎么做?我回来发展不代表我以后没有前途。你们要相信我?”卓一凡更是憋了一肚子委屈,气恨父母不能理解一点儿子的心情和想法。

“你还说!”他爸卓洋飞冲出去,抓上一只板凳扬起来吓唬。

“卓洋!”刘雨天丢下拖把跑出去,双手紧紧地抓住手臂不放,大声叫他,“卓洋!是大过年啊!你打什么?他不争气算了,就当我没有他这个儿子。”

妈够狠的,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卓一凡有苦难辨地皱上眉头,看到妈妈眼泪冒出来了,欲言而止。大过年的,我们一家人在这里吵吵闹闹的被人家看到了多么不好。不过在这里放眼望去,也见不到两户人家。即使没有人家听到,但这里的山山水水,花鸟虫鱼都闻到了,反正吵架没面子,即伤身体又伤心,更伤感情,还是一家人的感情。这一下子让妈妈掉眼泪了,身子抽泣得十分厉害。

卓洋怒气未消的狠狠地摔上板凳。

“啪”的一声,板凳摔断了一只脚。

卓洋气恨地回到屋里上楼去了。

忽然从二楼上面传出卓洋踢房门的声音。

刘雨天来不及大哭一场,匆匆忙忙地跑上二楼,不明白男人到卓一凡房间里做什么?

突感大事不妙,卓一凡后退几步,来到屋前水泥坪地上,抬头仰望二楼自己的房间。浑身战战兢兢的,不是害怕,而是爸要跟我绝裂了。爸和妈都是强逼我明天去上班。

卓一凡堵着一身的气,大气不吭一声。我的想法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而是经过漫漫长夜,长期思考作出的决定,甚至抛弃了上海的女朋友。我也绝情到狼心狗肺了。

辞职回来过年,开始向爸妈一个一个作上思想工作。他们之前没有什么的,有说有笑的,总对我百依百顺。我也趁机说出一些想法。爸妈都同意的,还有跟我介绍自己做出的茶叶绝对是纯天然,没用施过一斤化肥,更没有打过一滴农药。去年开春芽尖卖到120元斤,我们两个到山上摘茶一天就卖了1200块钱。那天真巧,刚好十斤茶,1200块。妈妈说着口水都掉出来了。这是到山上直接捡钱啊。

跟爸妈说了,我回家创业就是做茶叶,叫咱家的茶叶以后别卖了,自己来做。一斤极品绿茶毛尖能卖上1000块一斤,这还是保守估计。

当时聊天的时候,卓一凡跟父母聊到心坎上了。可是过了大年初一,当我再说不上班了,爸和妈马上变卦了。好了,到今天,也是春节长假最后一天,上班开始了。

今天早上吃饭,卓一凡再次提出不去上海上班了,决心到家里学做茶。于是爸他火冒三丈掀桌子,大家没有吃完一碗饭。

“哎!卓洋你不要闹了啊!”

“他不听话,只是一下子的事。”

“等想开了就好了。”

刘雨天托着男人从楼上到楼下,一直到屋外才把男人托住了。根本不是托住了,而是卓洋停下来了。以他蛮劲的身子骨,十个女人都拦不住。他是村里有名的大块头,力量大得惊人。听说年轻的时候一百斤担子,一口气从山脚挑到山顶。

两手一甩,卓洋把两只大大的密码行李箱丢到水泥坪地上。它们散架了把里面的东西摔了出来。这下好看了,真要把儿子赶出家门了。

“你啊!”刘雨天大哭起来,眼泪直流,用力狠狠地推了男人一掌,马上跑过去匆匆捡起儿子的贵重东西,还有他的衣物。

卓一凡冷眼旁观,看着爸所做出的一切,无法平静心情,但脑海里还是一个念头,就是今天把刀架在脖子上,我也不会去上海。从小到大没少被你打过,我是被打着争气,才发奋努力考上北清大学的。

今天为了我的理想,不得不铁石心肠。卓一凡含唇啃齿望着散落一地的东西。它们都是我在上海工作拿工资买的一手新货。

看到妈妈捡起东西放进行李箱里,她伤心流泪的背影,卓一凡鼻子酸了,冒出来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坚持不能让它们掉下来。否则,我认输了。

“一凡哥!”

一个漂亮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她跑到面前睁大眼睛看着。卓一凡马上擦掉眼泪,不让她看到,轻松地泄口气。这一刻终于发生了,但不知道爸的脾气会如此绝裂。

她是李倩,我家对面的邻居,只隔一条小小山弯。她雪亮的双眼皮眼睛看着我一动不动,也知道我这里发生的事。

李倩在屋里吃饭,闻到对面卓伯伯一家大吵大闹起来,吃几口饭就放碗不吃了,跑过来看看情况。

卓伯伯正在气头上,李倩盯着看着不敢说一句话,然后帮着卓伯母捡地上的东西。它们都是一凡哥的私人用品。他杂七杂八的东西真多,其中大多数是电子产品。它里面有数码相机,平板电脑,超级本,电动胡须刀,耳机,充电宝,还有高级的VR眼镜,小型音箱,小型按摩器等等,把它们堆在一起装满了一箱子。

“你滚!以后别进家门。”卓洋大手一挥,痛声骂道,“我当作没有你这个儿子。”

爸好凶啊!他尽敢做到这个地步,骂到这个份上了,卓一凡上前几步两手提上行李箱就走。

“一凡,你到哪里去啊?”刘雨天抱托上儿子手,眼泪汪汪地问。

卓一凡坚持要走,心里堵着气,说不出话。

“你们这是干什么了?大过年的,你们吵得别人家也过不好年。真是的,别吵了!”

李倩看到爸过来了,他的脸和脖子都粗红了,十分生气地教训他们。

“哎呀,李朝,你来得正好。他们父子俩扛上啦!”刘雨天盼上救星来了。

“回去!”李朝向卓一凡大吼一声。

卓一凡站着一动不动,爸已经把我赶出家门了,所以没有回头路。现在正值倔气旺盛的时候,十匹马也拉不回我的决心。

“走,洋哥,到屋里去。”李朝推着卓洋进屋。

只要两父子不吵了,以后和好都不是事。父子俩哪有隔夜仇的?

爸进屋了,卓一凡扭头就走。

“一凡!”刘雨天大声叫。

“一凡哥,你到哪里去?”李倩马上叫问。

“伯母,你放心啊。我去跟着一凡哥。”李倩向伯母安慰一声。

“哎,麻烦你了。”

李倩追跑跟上一凡哥问:“你到哪里去?”

“到山里去。”卓一凡气愤地说。

李倩脸色一沉,不对啊。你走错方向了,离开村子是那条公路。你走的这条是通往山上的公路,是通往茶山茶园的水泥公路。现在山上没有人家住了,所有人家都搬到山下来了。

卓一凡只管自己走,根本不在意她有没有跟来?反正,我是下定决心了。我的计划没有错。曾经考虑到了,如果爸爸把我赶出来了,我就住到山上老房子里去。爷爷前几年过世了,只留下一个空房子。房子里有床有电有柴有灶,什么都有。我住在老房子里,跟茶山茶园很近,而且风光风景都很美。

十几分钟,卓一凡走了一段山路,来到爷爷的老木屋门前。它修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今天也有三四十年了。

李倩跟卓一凡从小在山里长大,走山路一点儿不费劲。现在走上一段山路都是一件十分快意的事。

“一凡哥,你打算住这里啊?”李倩看着眼前还行的老木房子问。

它现在只是不住人了,但经常会用到它,尤其每年到采茶叶的时候,它是最方便的地方。卓一凡家茶园就在屋后面。

卓一凡放下行李箱,开始心平浪静地打量老房子。以前从没有认真看过它,现在仔细看了看。

李倩站在身旁跟着一起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