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野蛮老婆
  • 第一龙婿
  • 飞翔的咸鱼君
  • 2191字
  • 2020-11-19 01:03:15

“滚开,臭屌丝!”

楚言被面前一脸醉意的女人踢到肚子,痛得咧牙露齿,却不能作任何反击。

女人是他的老婆,柳烟,今晚是他俩的新婚之夜,婚宴上言笑晏晏的柳烟,一回到家就变了脸。

柳烟脸色红醺,放肆讥笑:“楚言,你就是个臭屌丝,窝囊废,为了几个钱就倒插我们家,是我父亲为了让张思诚离开我,才逼我和你结婚。你这种屌丝我平时正眼都不瞧!”

你麻痹,要不是你父亲跪下来求我,我才懒得受你这个气。

楚言不想理会她:“你醉了。”

“你才醉了!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佣人,去,去倒水给我洗脚!”

柳烟似乎发泄完了,扑躺在床上,脱下鞋子半眯着眼休息。

楚言又羞又怒,但想到自己此次的任务,心情很快平静,倒好热水,端到柳烟面前,握住她白嫩的小脚用毛巾擦洗。

手上温软的触感不由让他心里痒痒。

模特出身的柳烟,如同上天的宠儿,五官和身材都是惊人的完美。她有着一双修长洁白的大腿,脚却是小巧玲珑,胸臀极其肥美,腰肩却很纤细。

她白手起家,创建了莞东市规模最大的模特经纪公司,自身又是莞东市最有钱的家族,柳家的独女,有钱有颜,是莞东市出了名的大美女,实力雄厚的狂蜂浪蝶数不胜数。

楚言肯答应跑这么一趟,和柳烟如此优秀也有很大关系,假戏当真也挺不错,柳烟做老婆,不用担心孩子缺营养。

可真正接触到,楚言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柳烟简直不把他当人看,像只母老虎,张嘴就是臭屌丝,窝囊废,动不动拳打脚踢。都结婚了,楚言连她小手都没碰过。

好久,楚言洗得手酸了,折腾出一身汗,也没等柳烟喊停。他抬头一看,柳烟不知何时坐起来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神色莫测。

楚言不明所以,停下手上的动作,这女人又想发什么神经?

下一秒,柳烟蓦然张开红唇,身子倾到在楚言身上,吐了他一脸污物。

卧槽!

楚言急怒攻心,连忙擦了擦脸庞,凝视怀里吐完后不省人事的柳烟,想发火却发现无从发起,

想要转身离开,自己却不能放同样一身污物,但不省人事的柳烟不管。

唉,上辈子肯定是哪里得罪了你,真后悔答应演这一趟戏。

楚言唉声叹气,抱起柳烟进浴室。

我这么辛苦,占点便宜不过分吧?

柳烟睡梦时只觉浑身酥麻,胸口喘不过气,像是遇到鬼压床,眼皮挣扎许久,才勉强挤出一条眼缝。

熟悉的吊灯,说明是在自己闺房,周围的布置没有丝毫变化,只是自己身上多了一个裸着上身的男人。

“嘻嘻,烟烟你调皮。”

辛苦了一晚的楚言还在发着美梦,美梦中柳烟变得温柔可人,还主动给他洗脚,突然脸庞传来一股力量,整个人直接摔下了大床。

发生了什么事?

楚言霎时间起身蹲防,目光如电地扫视周围,找寻方才攻击自己的敌人。

可数十秒过去,也没发现那个敌人,只有柳烟一脸怒气,她穿起了衣服,拿起床头的防狼电击棒,气冲冲走到他面前。

“我们什么事都没发生,不信你检查,你别冲动,那个东西很危险的。”

楚言很快弄明白形势,什么敌人,他是被柳烟踢下床。

看了一眼离他胸口近在咫尺的电击棒,心里发毛,急忙解释道。

“对不起我错了,你后来吐了,我为了照顾你,太累的才忍不住睡床上的。”

“跪下。”

柳烟脸色冷峻,吐出两个字,电击棒离楚言又近了一些。

楚言愕然,脸色渐渐冷了起来,目光深沉起来。

“你确定?”

简短却有力的三个字,柳烟莫名被楚言摄人的眼神吓得一怔。

“我让你跪下,臭屌丝。”她恼羞成怒,死死咬着牙齿。

“别忘了你欠我柳家一百万,你现在不跪下我送你去坐牢。”

楚言脸色已经缓和了,他没必要和一个完全不懂事的女人斗气,直接转身离开,扔下一句话。

“一百万我又不是还不上,是你父亲提出要我做上门女婿来抵这一百万的,大不了这女婿我不做了,你去和你父亲说,他同意我立马走!”

“楚言,你这个臭屌丝!”柳烟气急,看着楚言的背影,拿着电击棒的手在颤抖,最后还是放下了。

占了她便宜,还如此嚣张,简直流氓之极!

楚言离开柳家的别墅不久,一辆黑色宾利飞驰到他身边停下。

打开门,一个西装革履的光头墨镜肌肉猛男跳了下来,跑在楚言面前:“哎哟,我的楚大少爷,你可是全国最顶级家族,楚家的当家,华夏的第一高手,怎么一声不吭跑到莞东市这么荒凉的地方,大家都以为你飞升上界了,全球范围内找疯,连月球都搜了一遍。”

猛男一脸抱怨,随后一脸古怪:“楚大少爷,我的情报还说,你还娶了一个当地小家族的女人,去了这女人公司里当保安?少爷,只要你说一个假字,我回头就把给我情报的那个人人间蒸发。”

“真的。”

楚言淡淡道,“柳家当家是父亲当年部下,救过父亲一命,有事求上门,我刚好也想散散心就接下来了。不过估计这事已经黄了,刚子上车,我们回去吧。”

一个星期前,父亲曾经的部下柳镇龙秘密拜访楚家,坦言他的家族有被吞灭之势,望楚家念旧情出手帮助,保护她女儿。正逢楚言刚完成一票震惊全球的任务,为避风头闲在家中。

楚言无所事事,又整天被柳镇龙缠着说他女儿柳烟胜似天仙,最终还是答应出手,借上门女婿的名义进入柳家。

楚言心情烦闷,估计柳烟现在已经找上她父亲柳镇龙说要离婚了,既然他和柳烟如此不合,也没必要坚持,回头柳镇龙找来,换个方式帮助他一样行。

刚子却是没有动作,一脸为难。

“少爷,老夫人已经知道你娶柳家女的事情了,在家中大发雷霆,她吩咐你带柳家女回家,不然后果你懂的。”

卧槽,带柳烟那个臭婆娘回家?

正要踏上宾利的腿顿时收回,楚言回忆起自己曾经在母亲支配下的恐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刚子你先回去吧,家里有大动静记得及时通知,短时间内我怕是回不去了。”

“是!”刚子应承道,转身坐上宾利呼啸离去。

楚言苦笑自语:“带柳烟这个臭婆娘回家,这也太难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