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遗书(9)

  • 罗杰斯探案
  • 冬沄
  • 3144字
  • 2020-11-19 00:54:42

(9)

罗杰斯一口气说完停了下来,他掏出一根雪茄噙在嘴上,却找不到火,辛普森忙上前替他把烟点着,这时两位探员已迅速坐在了梅普尔身边。在场的人们顿时一片哗然。

“太精彩了,这简直就是大侦探福尔摩斯现身,可是您的证据呢?罗杰斯先生?”梅普尔不愧是资历老道的律师,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嘲讽着罗杰斯,而坐在一旁的克洛斯仿佛找看到了回天的希望,他抬起垂着的头在一旁帮腔道:“他就会污蔑,我们一起告他梅普尔律师。”

罗杰斯四平八稳的吸了口烟说道:“不!不!不!应该说,是大侦探霍克尔•波罗现身。梅普尔律师,您应该听说过,人在死亡之前,瞳孔最后看见的东西,会被定格下来,就像照相机拍摄照片一样,十二小时内不会消散,您和亚金的像就是这样留在了道森太太的眼球里,这就是证据,而且这个证据在任何法庭都会被认可,辛普森请您出示一下道森太太的尸检报告。”

罗杰斯说完,举着挂着烟灰的雪茄四下寻找起烟灰缸来。旁边的一位工人忙递上了一个烟灰缸……辛普森心领神会,从容、淡定的从包里取出一份报告举在手上严厉地说道:“梅普尔律师您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把他铐上!”

辛普森的话音刚落,两位早已做好准备的探员迅速把身边的梅普尔铐了起来。

此刻,梅普尔面若死灰,垂头丧气的说道:“对不起克洛斯!我想帮您,我担心是您投的毒,我想取出斯塔布的尸体,毁迹,而您父亲愚蠢的做法,害了我们!”

案情的突变让克洛斯呆若木鸡,他痴痴地望着梅普尔眼里充满了绝望。

“不对!是私欲、贪欲害了你们,到现在还在怨天尤人,简直辱没了律师的名称,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践踏法律知道吗?”罗杰斯终于愤怒了,他义正严词的驳斥着梅普尔。

而梅普尔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口气说道:“事到如今,谈什么伦理道德已经晚了,但是我还是想弄个明白,道森死了,您是怎么知道亚金是克洛斯的父亲的?”

这时,罗杰斯掐掉手中的雪茄,长长的吁了口气,跟着,他露出了嘲讽的微笑。旁边的一位工人以为他累了忙给他端了杯水,罗杰斯也没客气,说了声谢谢后,一口气就喝干了杯中的水,而这一笑的玄机,只有辛普森才明白,罗杰斯在自己配合下,用不着边际的科学证据,竟这么容易的战胜了阅历资深的梅普尔律师。这简直就是标准的做贼心虚,他不由自主的哑然失笑起来。

稍倾,只见罗杰斯收起笑容,言归正传道:“问的好!这正是亨特遗书中所说的亲情,事实上,在他没有自杀前,他就知道了他的身世。起因,源于亨特与乔安娜小姐的爱情,当道森太太发现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妹恋爱后,她不得不以事情的真相来阻止这段孽缘。

当然,如果道森太太在我与亨特来庄园之前,知道乔安娜小姐已经移情别恋克洛斯的话,其后面的悲剧就不会发生。这就如同摩尔夫人,如果知道是自己的儿子克洛斯杀死斯塔布的话,也不会把案子交给我,亚金也不会去替克洛斯销毁证据,律师梅普尔也不会,可惜,恰恰相反,上帝偏偏安排了另一种结局,就是把丑陋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罗杰斯深吸一口烟继续说道:“大家也许会问,梅普尔律师在杀害亚金和道森太太后,又在这么紧张的时间内,进入道森太太的屋中为寻找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呢?就是这份有老庄主签字的乔安娜身份证明。”

罗杰斯说着,便从随身的公文袋中取出了两份资料,他把其中的一份乔安娜的证明书给大家展示了一下,接着又把道森太太写给亨特的信读了一遍,然后一并交给了辛普森,终于,梅普尔彻底偃旗息鼓了。最后罗杰斯意味深长的对摩尔夫人说道“摩尔夫人,这下您终于知道亨特为什么送飞燕草这种花儿给您的含义了吧?”

“什么?我的姑妈是我的母亲?我的父亲!亚金?简直越说越离谱了!你们不能拿逝者的灵魂来亵渎。姑妈!您快告诉他们不是这样的!”罗杰斯的揭秘犹如一根根钢针,直刺的克洛斯体无完肤,克洛斯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祈求着摩尔夫人,仿佛掉进了无底的深渊。

“这不是亵渎,这是揭露阴谋,您的母亲是摩尔夫人,但亚金不是您的父亲,亚金只不过是您母亲一颗没有头脑的旗子罢了,他至死都蒙在鼓里。这一点,道森太太已在给亨特的信中说的很确切。而您真正的父亲是花匠—安德鲁。”

罗杰斯再次爆出让在场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秘密,人们仿佛听错了,目光惊诧地仍停留在罗杰斯脸上,他们希望罗杰斯的这段话是段玩笑。安德鲁的眼中闪着泪光,表情充满期待的望着克洛斯。此时的克洛斯,仿佛傻了一般,他完全被罗杰斯一波接一波的揭秘打击的形同槁木,罗杰斯扫视了一圈在座人们,一声叹息的继续说了下去。

“是的!我与大家的心情一样,自始自终我都认为安德鲁的本质是好的,但他还是鬼迷心窍了。要知道这座庄园还有谁更知道花草的特性呢?克洛斯先生!为了帮您继承全部庄园,您父亲安德鲁在您之前偷偷给斯塔布喂了飞燕草的种子。乔安娜小姐!”

听到罗杰斯喊自己的名字,完全为罗杰斯千回百转的真相揭密而跟不上趟的乔安娜,顿时吓掉了手中因挂吊针,用来给手背化瘀的暖宝。而一旁的安德鲁却极其平静的给她拣起了地上的暖宝。罗杰斯停顿了下来,他等着安德鲁拣起暖宝给乔安娜敷上以后,这才重新唤起乔安娜的名字。

“乔安娜小姐!您还记得那天晚上见到大厅门口的树影的晃动吗?其实那就是安德鲁,因为那天晚上乔安娜小姐打碎酒杯时,他正好来接道森太太,由此了解了乔安娜小姐打碎葡萄酒的缘由。也就是说,他也知道了乔安娜小姐移情别恋了克洛斯。以前,虽然乔安娜小姐与亨特的恋情没有公开,但道森太太知道后,他也必然知道了。于是,他实施了利用亨特因失恋、痛恨乔安娜去杀死斯塔布,达到嫁祸亨特的目地。”

听到罗杰斯这番对安德鲁的剖析,乔安娜下意识的转头盯着安德鲁,朝一旁后退了几步。罗杰斯紧跟着说道:“乔安娜小姐,您还记得那天我们的谈话吗?我清楚的记得当您说到!‘我隐隐的听到别墅大门‘咔咔’响声,我忙走出房间查看究竟,黑暗中,我看见,大门斜开了,我以为是风吹的,忙走过去合上大门,这时我隐约看见室外树影在随风晃动……

这时,您下意识地看看您家的门,其实您看见的就是安德鲁熟悉的身影,只是您害怕承认现实而自欺欺人,对吗?”

乔安娜眼神悲苍的看着安德鲁,然后机械、麻木的点了点头,得到证实后罗杰斯同样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后来,安德鲁又为什么这么帮我呢?原因很简单,他弄巧成拙了,亨特自杀了,我开始调查克洛斯,而且已认定是克洛斯杀死的斯塔布,不得已,他只得丢卒保帅,我们谈话时,他隐讳的告诉了我事情真相。提示我,只有他与亨特懂得飞燕草的特性,以此想揽下罪名。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这种剜肉补疮的做法,只有一个错爱的父亲才会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另外,道森太太在写给亨特的信中我判定了安德鲁与克洛斯的父子关系。摩尔夫人当年强迫道森太太嫁给安德鲁,其中一个重要目的是为了寻找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乔安娜小姐,还记得我俩在您卧室谈话时,您母亲怒斥安德鲁吗?你一天到晚在翻什么?到处乱七八糟的!

是啊!安德鲁在翻找什么呢?就是这份有关乔安娜的身份证明。因为这封证明书关系到整个庄园的恩怨以及克洛斯的前程。好了!案子结束了。亨特可以安息了。”

“克洛斯!我的儿子,是我害了你!”

罗杰斯说完案情,安德鲁伸着手,忏悔着冲向克洛斯,克洛斯惊恐的躲闪着,仿佛是安德鲁是地狱的使者,他要摆脱噩梦般的拉扯。

安德鲁绝望了。突然,他转过身来,指着摩尔夫人恨恨地说道:“都是你这个贪心的女人,您毁了我,毁了这个家,毁了克洛斯,你以为你是什么高贵的人吗?你就是一个农妇,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骗子……,此时,摩尔夫人两眼发直,已说不出话来,辛普森一看不妙,急忙喊道:“快!送医院!”

三天后,罗杰斯与辛普森参加了庄园四人的葬礼,按照亨特的遗嘱,庄园所有的的财产都捐给了孤儿院,乔安娜仍留在了庄园,只是庄园的主人换了,而克洛斯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成天自言自语的在庄园里狂奔,他的精神失常了,令人感动的是,乔安娜没有遗弃克洛斯,她勇敢的承担起照顾克洛斯的责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