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遗书(8)

  • 罗杰斯探案
  • 冬沄
  • 3277字
  • 2020-11-19 00:54:41

(8)

“各位!这几天,我们这个美丽的庄园发生了太多不幸。先是,摩尔夫人的鹦鹉斯塔布莫名其妙的死了,接着我的助手亨特自杀了,这两件离奇的案子都是亨特遗书所指的爱情、亲情所导致的,那么爱情、亲情这两种至高无上的情感,为什么会在肮脏的污垢中浸泡,归结起来只有一点—背叛。

首先,爱情的背叛指的是乔安娜小姐,而揭秘的是斯塔布,它的的确确被利用了,也注定引来了杀身之祸,那么斯塔布是怎么死的呢?现在就请我们的权威人士,法医辛普森给大家讲述一下斯塔布的验尸报告。”

罗杰斯说到这,示意了一下辛普森。辛普森马上站起来,从包中找到那份验尸报告说道:“斯塔布被人喂了有毒的飞燕草的种子中毒后,又被人扼死的。”

罗杰斯冲辛普森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是的!斯塔布被人投毒后,又遭到了扼颈的残害。按遗书推断,乔安娜移情别恋后,怕亨特知道而杀死斯塔布纯属我个人杜撰,而我之所以拿乔安娜小姐开刀,为的就是揭穿克洛斯的阴谋。克洛斯为了达到独霸财产的目地……”

“我没有投毒!我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飞燕草,请您不要无中生有,梅普尔律师,您一定要帮帮我。”克洛斯感到自己已无处藏身,惶恐里,只能紧紧抓住梅普尔这根唯一的救命稻草,好似在哀求。

“克洛斯先生,请稍安勿躁!您如果让一个连自己都洗不干净的人去帮您,那可真是荒谬至极!对吗?梅普尔律师?”罗杰斯说完,笑容可掬地看着梅普尔。

梅普尔顿时不自然的欠了欠身,故作镇定的说道:“我不明白您的意思,罗杰斯先生?”

“那好!等我把故事说完,您和克洛斯先生就什么都会明白的。”

罗杰斯故弄玄虚的卖了个关子,然后不慌不忙地转过身,边走边对在场的人开始了他的讲述。

“大家还记得昨天我揭露克洛斯罪行吗?当时他侥幸的钻了我的漏洞。的确,他的侥幸是有道理的,这也是我对这个案子推理的破绽之处。其原因,就是斯塔布事先被喂了有毒的飞燕草种子,导致了它失去了生命的活力。据我调查,克洛斯的确不懂飞燕草的特性。

因此,克洛斯投毒的嫌疑被排除了。但这并不是说克洛斯不是凶手,克洛斯是凶手之一,他是在斯塔布中毒后扼死了它。他的目的和动机,在此我不多加赘述,昨天我已说的很清楚。

也正是投毒人与克洛斯一系列自作聪明的阴谋,他们不但没有达到目地。相反,却帮忙把这个庄园里丧失良知与道德的人都挖了出来。那么,大家一定要问,谁又是投毒的人呢?就让我为大家彻底揭开谜底吧。”

罗杰斯说到这儿,停下了脚步,他用眼睛扫视了一遍大厅的人们,人们都期待的注视着他。摩尔夫人昂头紧闭着双眼,仍然坚持着自己的那份尊严。克洛斯则垂首卷缩痴痴地看着地面。罗杰斯把目光定在了摩尔夫人身上,仿佛接下来的话是说给她听的。

“在得到亨特是吃了飞燕草种子死亡的结果后,我从中得到了启示,随后,我同辛普森先生对斯塔布进行了二次尸检,结果正如我所愿。随后,我了解到,庄园内从未种过此类有毒的花草,那盆飞燕草是亨特近来才送给摩尔夫人的,那么亨特会不会是投毒的人呢?

起初,分析遗书后,我也曾怀疑亨特因对爱情及财产分配产生忌恨和不满,杀死了鹦鹉斯塔布,又去自杀的。但遗书外种种不合情理的现象,让我不得不揆情度理,大家还记得我昨天对斯塔布的死的案情分析吧?目的就是为了把克洛斯处心积虑的阴谋揭露给大家。

但克洛斯却找到了开脱自己的漏洞,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个漏洞对我虽然是致命的,可这个漏洞却帮助了这个案子。因为这个漏洞,也勾起一些居心叵测的人,画蛇添足的欲望。令这些人不安的是,我对克洛斯作案的假设几乎是合情合理的,而这个假设的漏洞是证明克洛斯作案的关键。

因此,我与这些人寻找证据的焦点就同时再次落在了斯塔布这只鹦鹉的身上。所幸的是,没等他们商量完,我就让辛普森神不知鬼不觉的取走了埋有斯塔布的飞燕草花盆。昨天,我与辛普森去花圃散步,这同时引起了几个人的恐慌。其中一个坐不住的人是亚金,为了帮他所谓的儿子洗脱杀死斯塔布的罪名,他从工人那里,打听了斯塔布的尸体就埋在那盆毒死斯塔布的飞燕草花下。

随后,他巧立名目打着找我与辛普森吃午饭的幌子,来到安德鲁的房屋,当然!亚金偷听了我与乔安娜小姐的谈话。然而,白天亚金是无论如何下不了手的,因为,午餐时我对道森太太的一个嘱咐,其实,是在对餐桌上人故弄玄虚,没想到让道森太太非常认真,她不在时竟叫人帮忙看护着那盆摩尔夫人的飞燕草,那盆是呢?道森太太不知道,亚金及他的同伙自然也不知道。

回到餐厅,摩尔夫人问及辛普森先生,我刻意告诉她,辛普森先生因喜欢飞燕草,在安德鲁那里取了种子回去了,这种荒诞的说法连傻子都会知道是隐瞒,这更加引起了他们的恐慌。三更半夜,为了销毁证据,亚金冒着大雨前往花圃去掘斯塔布的尸体,可当他赶到花圃时却发现所有的花已被人拔起,斯塔布的尸体不见了,就在他气急败坏之际,正巧被前来抢救花草的道森太太撞上。

这时,道森太太看见被拔起的飞燕草散落一地,顿时明白了亚金的意图,无疑亚金的行经败露了。那么,亚金去找斯塔布的尸体,仅仅是怕我指认克洛斯是凶手吗?

不是!而是为了隐藏背后一个更大的案子,令他们害怕的是道森太太已开始纳入了我的调查视线。大家还记得道森太太在摩尔夫人卧室绝望的喊叫吗?‘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上辈子造下的孽,要下辈子来还,我们做错了什么?上帝要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可怜的乔安娜!’

是的!为什么上辈子造下的孽,要下辈子来还!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呢?就是亨特遗书中所指的亲情及钱财,肮脏的污垢和丧失良知与道德。那一霎那间,昔日的恩怨及后怕,让他产生了杀人灭口的恶念。他狗急跳墙了。如此!只有让道森太太死,一切方能保全,跟着两人便扭打起来。

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至此,大家一定会问,起先拔起飞燕草的人又是谁呢?”

罗杰斯说到这儿再次停了下来。既而他把面孔转向梅普尔律师,人们感到很好奇,不由自主的把寻找的目光投向了梅普尔律师,以为梅普尔律师会给大家一个惊喜的证据或说些什么,但令大家失望的是,他什么也没做,而罗杰斯却把大家的心思说了出来。

“梅普尔律师!您能猜猜是谁吗?”

梅普尔律师面部肌肉抖动了一下,不自然的笑道“猜不着!”

而罗杰斯却没有笑,但他用幽默的口气说道:“真笨!还用猜?我不是告诉您了,就是黄雀呀!这只与亚金有着同样目地的黄雀,站在亚金的身后,眼睁睁地看着亚金扼死了道森太太。当然,道森太太也惊恐万状的看见了这只黄雀,但她已喊不出声了。就在道森太太死的一刹那,一把裁剪刀狠狠的刺进了亚金的左肋,亚金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两人死后,这只黄雀把裁剪刀握在了道森太太的右手中,制造了相互残杀的假象。随后,他进入道森太太的房间,开始寻找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但一无所获,此时天已快亮,他只得放弃寻找,急急冒雨返回了别墅。

这只黄雀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可是他沾满泥淖和草腥气的一身脏衣服,是来不及处理的,因为这个时间,工人们就要起床了,万一让人看到就功亏一篑了,而离大门最近的是公共浴室,浴室内是公用卫生间,索性这只黄雀提着鞋子就近来到公共浴室,把脱下的脏衣服放进储衣柜,然后穿着内衣做起夜状返回了房间。

进入房间后,他迅速换上干净的睡衣。把潮湿头发弄干梳理整齐,开始等待。然而,正是这个多此一举的细节让他露出了马脚,各位试想一下,一个睡觉时被打搅醒的人,头发会是怎样的呢?应该是蓬乱的,而我看到的却是一丝不苟发型。

一切收拾停当,不久室外传来了惊慌的吵杂声,是时候了,他打开房门,故作惊醒状,故作了解情况,然后前来告知我道森太太与亚金死在了花圃里。百密一疏,得意忘形让他忽略了身上的飞燕草气味,因为在亚金到花圃之前,他已拔起了飞燕草在找斯塔布的尸体,但飞燕草留下的气味,在清晨传入我污闷的卧室,是那样的清晰。

随后,我来到案发现场,分别闻了闻道森太太和亚金的手,他们没有动花草又哪来的气味呢?跟着,我立刻返回了别墅,开始寻找黄雀被雨水弄脏了的衣物,终于,我在公用浴室的储衣柜找到了正淌着污水柜子,要说这只黄雀得意忘形,而我却也同样犯这样的错误,兴奋之余,我正准备取出证据时,我被打昏了过去,很惭愧,我也忽视了这只黄雀,这只黄雀是谁呢?他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位梅普尔律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