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遗书(7)
  • 罗杰斯探案
  • 冬沄
  • 5154字
  • 2022-05-19 13:30:17

(7)

后半夜,一场暴雨袭击了整个地区,暴雨的吵杂声,让一直处于思考状态的罗杰斯分了心,渐渐的他进入了梦乡。清晨,罗杰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他起身开门,是梅普尔律师。“罗杰斯先生,不好了!道森太太和管家亚金死在了安德鲁的房屋后!”

罗杰斯顿时愣住了,太突然了,梅普尔律师的话简直犹如一声霹雳,足以使他振聋发聩。他呆呆地望着梅普尔律师,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线索断了。梅普尔律师看到他愕然的神情,又急切重复了一遍。这时,一阵轻风从过道吹进了沉闷房间,那轻风裹挟着一种淡淡的草腥气,一闪而过,这种气味很熟悉,罗杰斯忙走出房间,却再也没闻到那气味。

回过头,罗杰斯麻木的看着梅普尔律师,眼神却落在了他的头发上……稍后,罗杰斯晃了晃头,迅速调整情绪,冲回房间,穿上外套的同时冲梅普尔喊道:“快去叫辛普森!”

来到案发地点安德鲁的房屋后,现场已完全被雨水破坏,那几盆飞燕已被连根拔起,房屋旁。道森太太与管家亚金仰伏交叠死在一起,残肢花瓣散落在他们身旁。道森太太面色紫青,眼目怒睁地躺着,右手里紧攥着的那把修裁剪插进了亚金的左肋。管家亚金伏在道森太太身上,双手扼住道森太太的脖子,左肋的伤口仍在泊泊地淌着血。

罗杰斯勘察了一遍现场,接着做了令在场所有人都奇怪的举动,他掰开道森太太攥着剪刀的手嗅了嗅,同样他把亚金的手从道森太太颈上掰开嗅了嗅,做完这些,他转身对辛普森说道:“身体还有温度,没死多长时间,交给你了,报警了吗?

“报了警!我们的人马上就到。”辛普森表面僵硬的回答道。可见做了多年的法医,他还没有完全被眼前的场景所接受。罗杰斯点点头,接着,他走进安德鲁与道森太太的屋子,只见,屋内被翻的乱七八糟、一片狼藉,显然,是有人当时在寻找什么?然而,罗杰斯没有停留,似乎已顾不上眼前的一切,他立即返回了别墅。

此时,被血腥、死亡笼罩着的庄园彻底乱了,摩尔夫人因再也承受不住打击,被送进了医院。而罗杰斯依旧像平时一样,表现的镇定、泰然。来到大厅,大厅里聚满了议论纷纷的工人,人们见罗杰斯回来了,都拥上前问究竟,罗杰斯把大家安抚了一番,并嘱咐大家恪尽职守。随后,他向工人们问道:“那天安德鲁处理斯塔布的尸体时,都有谁在场?”

人群中,一个中年女佣回答道:“我!罗杰斯先生,那天是我帮安德鲁把斯塔布埋在了摩尔夫人书房的一盆花下。”

女佣的回答不禁让罗杰斯的眼神一亮,他忙急切的问道:“哦!后来有人向您打听此事吗?”

女佣的脸刷的白了,她诚惶诚恐的磕巴道:“亚;亚金管家问过我!我可没做什么!”

听了这话,罗杰斯迅速把工人们散开,他把那个发现案发现场的雇工叫到一边详细询问了一遍。

做完这些事,罗杰斯迅速走遍了别墅内所有的房间,包括偏僻的暗室、储藏间以及地下室,他好像在寻找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找到。罗杰斯停了下来,忖度片刻,又立即朝离大门不远的公用卫生间走去,来到卫生间,他先进卫生间搜寻了一番,接着,他又快速走进一旁同位一室的男士洗澡间。

最后,罗杰斯在一排储衣柜旁停下,挨个把柜子都打开进行查看。突然,罗杰斯的手在最下层的一处锁着的柜子前停了下来。他的眉头随之舒展开来。因为他发现柜角处有一道污水从缝隙中流淌出来。

罗杰斯蹲下身来,打算看个究竟,突然,他感到脑后有一股凉飕飕的阴风袭来,瞬间,他失去了意识。

当罗杰斯醒来时,已躺在了医院,他的身旁坐着辛普森与两位探员,他撑起身体想坐起来,但一阵炸裂般的疼痛又使他躺了下来,辛普森忙劝慰道:“别动!好好休息,警察局已全面介入调查。”

“洗澡间的储衣柜检查了吗?罗杰斯紧蹙眉头轻声问道。很明显,是说话带动了痛感神经。

“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您去那儿干吗?找什么吗?您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撞击,不会是因为劳累、晕倒头碰在衣柜上了吧?”

是的,柜子里应该什么都没有了,自己心太急,一个不容忽视的证据被凶手抹去了,辛普森等人走后,罗杰斯的脑子里一直都呈现着柜子的影子,烦乱中,他把思绪返回到遗书中,嘴里开始不停的默背遗书的内容,当他背到“堪沙大街的花旗银行有我六十美元的存款”时,停了下来。

是的,亨特把他在银行的600美元写成60美元,开始罗杰斯以为他大意少写了个零,但现在他觉得不能这么想了,他觉得遗书中的每一句话都值得去思考,这里面是不是也意味着提示呢?

柜子!对了,堪沙大街的花旗银行内就有私人密码储存柜。想到这,罗杰斯把遗书中的最后几句默背了一遍,随后又把里面的数字进行了推敲,对位。600写成60,会不会指的是60行,两天指的是第二排,26年指的是柜号,如此的话生日的时间可不可能就指的是密码,因为很多人有把生日的年月日当作密码的习惯,这样便于记忆,安排完这些数字,结果是不多不少,恰如其分。

“是的!一定是!”

罗杰斯顿时兴奋起来,他大声喊着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哎呦!”,兴奋中,他竟然忘记了伤痛,不能在躺在这儿了,必须马上去落实,时间的紧迫与案子的复杂已容不得再拖延下去了,于是,他下床喊来了医生。

来到堪沙大街花旗银行,罗杰斯按照遗书中的排列数字顺利的打开了密码柜……整理完亨特的遗物,罗杰斯驱车直奔警察局。找到辛普森,立刻要了间办公室,把自己关了进去。

遗物为一个大纸袋,罗杰斯倒出物品,纸袋内除了亨特与乔安娜的情书与照片外,还有一张署名为老庄主,有关乔安娜的证明书。

最后,罗杰斯的视线落在了一封落款为道森太太的信件上。罗杰斯终于松了口气,此时,他没有迫不及待的打开信笺,而是郑重其事把信皮前后端详了一番……是的,秘密就应该在这儿了,不该再有闪失了。在即将揭晓真相这一时刻,罗杰斯这一举动,就好像在祈祷……

亲爱的亨特:我没想到26年的漫长岁月,竟仍不能消融这个庄园的孽缘,这一定是上帝的惩罚,是您父亲的英灵在诅咒,因此,我不得不告诉您,您不能与乔安娜相恋,因为乔安娜是您同父异母的妹妹。

当年,您的父亲,他是这个庄园的年轻工人,您母亲是庄园主人的独生女,她爱上了您父亲,最后不顾您父亲出身卑微,毅然地嫁给了他。后来您父亲成了庄园的主人。这期间,您的远房姑妈丽丝•摩尔,以与前夫离婚为理由,投奔您父亲来了。

你善良的母亲见她可怜,把她留了下来。由于她善于察言观色,阿谀奉承,短短一个月丽丝•摩尔就获得了您父亲的重用,负责同管家亚金一同管理庄园。起初,庄园在她与年轻的管家亚金配合下,庄园管理的也还井井有条。然而没过多久,两人便勾搭成奸,身孕难掩,而惑乱庄园。

其实那时丽丝•摩尔在与亚金勾搭时就应该有了身孕,因为她的生产日不对,早了两月。生下的却是足月婴儿,为了掩人耳目,丽丝•摩尔避虚就实,干脆声称怀的是前夫的孩子,这就是后来的克洛斯。

不久她又因搬弄是非,欺世盗名被您母亲婉言逐出庄园,而此时你的母亲也怀上了你,你父亲是近五十岁才与您母亲有了您,您母亲虽然不到四十岁,但已属于高龄产妇,而且,他有先天性心脏病,可她太想有个孩子了,她想在她的有生之年给您父亲留点血脉,她非常爱您的父亲。

同样,您的父亲也矢志不渝的宠爱、呵护着您的母亲,可是,命运仿佛偏偏在与两对相爱的夫妇做对,总是不给他们一个圆满的结局,最后,您母亲生下您后撒手人寰了,从此,您父亲一蹶不振,整日借酒消愁,完全沉侵在了思念与悲痛中。

由于您的父亲因悲伤,对庄园已是不管不问,丽丝•摩尔得知消息后,在亚金的撺掇下趁机返回了庄园,全权打理起庄园的一切事宜。这期间,她把您与克洛斯送回了娘家。直至她侵占庄园后,你们才被接回。

当时,作为您父亲的贴身女仆,我非常同情您父亲的不幸,对他也是百般体贴,一日,您父亲醉酒竟错把我当作您母亲……事后,我并不怨恨您父亲,这也许是处于对您父亲的仰慕与敬重,我愿意分担他的痛苦,愿意为他牺牲一切,后来,我便有了您的妹妹乔安娜。

这件事表面上看大家心照不宣且相安无事,实际上,已触痛了丽丝•摩尔的狼子野心。因为您父亲想要修改遗嘱,打算把一半的财产留给乔安娜,而透露这一消息的人就是律师梅普尔,梅普尔已被丽丝•摩尔收买了,接着他们故意找茬,把老员工纷纷解雇,当然他们想把我赶走还得顾及您的父亲,但他们很快找到了对付我的办法,逼我嫁给了丽丝•摩尔带来的花匠安德鲁。

理由很简单,为了您父亲的名声,从而达到控制我的目地。当时我长了个心眼,叫您父亲写了道手谕,以防不测,意思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必须让乔安娜在庄园内长到十八岁,后来证明,这道手谕的确帮了我,不久您父亲醉酒后出了车祸,三天后经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

接着,令人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丽丝、•摩尔堂而皇之的成了庄园的主人,她伙同梅普尔律师篡改了遗嘱,更令人震惊的是那份被篡改的遗嘱竟有您父亲的签名,我猜想他们是在您父亲意识模糊时,用欺骗的手段让您父亲签了名。从此,您丧失了庄园的继承权,她对外宣称您是她的养子,她用克洛斯替代了您。

在庄园,知道这件事的下人,只剩下我与安德鲁两人,而安德鲁虽然是丽丝•摩尔带来的,但他从未为难过我们,相反他非常疼爱乔安娜,将乔安娜视如己出,我知道我始终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迟早要把我赶出庄园。

果然,没过多久他们便借故开始对我下手,情急中,我拿出自己的杀手锏,镇住了他们,与此同时,我处处表现的低眉顺眼、臣服与他们,也许他们也不想把我逼急了,便就此罢手,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看我的确老老实实在跟安德鲁过日子,从不生事,也就容下了我。

当然,我的根本点是安安稳稳地把乔安娜抚养成人。可是,十八年后,您却和乔安娜相恋了,十八年了!我每日都是在愧疚与压抑中煎熬,今天,您和乔安娜的孽缘已经提醒了我,不能在沉默,必须告诉您事情真相,您才是庄园的主人,乔安娜的哥哥。

道森

看完道森太太写给亨特的信,罗杰斯很快发现有一封竟是写给自己的。

尊敬的罗杰斯先生:我知道我死后您是一定会调查此事的,当我知道这个家庭所发生的事后,我是经过痛苦的煎熬才决定放弃报复的,爱情与亲情这两个至高无上的情感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冷酷、无情?报复又能换回世人的良知吗?也许您会认为我的做法很愚蠢,但我真的不愿活在这痛苦的梦魇中,我真的太累了。上帝啊!请救救世人灵魂吧!

亨特

一切都清楚了,现在是解开迷雾的时间了,然而,罗杰斯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太残酷了,人性的贪婪与欲望使这个庄园布满了狡诈、自私、凶残的阴霾,他终于明白亨特为什么要自杀的真正原因。

亨特太悲伤了。当他知道自己突如其来身世后,一直处于矛盾的边缘,紧跟着,他回到庄园又得知乔安娜移情别恋了,这时尽管他已知道自己与乔安娜是兄妹关系,但爱情这个情感在他心中是圣神的,也就是说他还没来得及接受兄妹的事实,爱情就遭到了背叛。亨特对这个世界彻底绝望了,善良的亨特是想用死,去唤醒人类的良知和拯救世人的灵魂,这才是他真正求救的原因。

回到庄园,罗杰斯与辛普森进入别墅大厅,两位办案的探员见他们来了忙迎了上去“哦!罗杰斯先生您伤的很重,应该在医院里治疗。”

罗杰斯微笑着分别与两位探员握了手“不!不!不!我的伤跟这个庄园的案子一样,都到了扭转、结束的时候了,辛普森先生,劳驾您把庄园的所有人都叫到大厅里来……”

辛普森了解罗杰斯的办案风格,更知道罗杰斯已是胸有成竹,没等罗杰斯吩咐完,就像一支离弦的箭飞奔而去。不一会儿,庄园内所有的人都陆续来到了大厅,其中也包括乔安娜,正在医院挂吊针的乔安娜是得知母亲的意外死亡与安德鲁一起赶了回来。

众人到齐后,大家都紧张,期待望着罗杰斯,罗杰斯像一个将军不停的徘徊着,待人到齐后他仍迟迟不肯开口,大家不解此意,最后还是辛普森看出了端倪。

“您是在等摩尔夫人吗?她一会儿就到,司机已经去接她了,她一醒来就闹着要回庄园,她说她死也要死在庄园,我看她就是回来也别让她参加了,恐怕她的身体受不了。”

罗杰斯停下脚步,叹了口气,他正是为此事在思忖、举棋不定。他知道他的等待是如此的残酷,但是仁慈就会使正义的天枰倾斜,会让良心受到谴责,他要还真相一个公正,一个公平“该来的,就一定会来的,与其在沉默中泯灭,不如在沉默中爆发,再等等吧!”

此刻,克洛斯像霜打的茄子,一言不发地坐在角落。往日骄横恣肆、盛气凌人的样子已不复存在,也许是害怕了,就像小孩的一场恶作剧,结果超出了想象,超出了所能控制的能力,从而殃及池鱼,变成洪水猛兽了。

大约半个小时,轿车的马达声传进了紧张、肃穆的大厅,几个临近门的工人忙迎了出去,稍倾,摩尔夫人被人搀扶着走进了大厅,当她看见大厅的众多人后,不禁恼怒的问道:“怎么回事,怎么都不去干活,你们在这干什么,亚金呢?他是怎么安排的!”

没有人说话,人们怯怯的望着她。激动过后,她用手扶住头清醒过来,表情显得凄楚、悱恻。这时,罗杰斯走过来,意味深长的说道:“案子破了,就等您了,摩尔夫人!您可要挺住!”说到这,罗杰斯吩咐工人将摩尔夫人安顿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接着,人们把目光再次投向罗杰斯,罗杰斯吁了口气,仿佛要把心中的五味倒个干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