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遗书(2)

  • 罗杰斯探案
  • 冬沄
  • 2496字
  • 2020-11-19 00:54:38

(2)

第二天清晨,罗杰斯起床后,走出二楼客房,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卫生间,而不尽人意的是在这座象征着财富的别墅,除了摩尔夫人的房间有卫生间外,其它房间均已拆除,据说多年以前庄园的老庄主在世时,这座别墅每个房间内是有卫生间的,自打老庄主去世后,摩尔夫人为了节约开支,下令只留了位居一楼大厅西侧,员工居室合二为一的公共浴室及公用卫生间。

同时,摩尔夫人还解雇了十几个薪金较高的老员工,内务只留下了道森太太母女,其他员工都是新招的,还不及过去的一半人。

来到楼道口,当罗杰斯正准备下楼时,大厅内传来了吵杂的声音,他扶住护栏朝楼下望去,大厅内,内务、勤杂、厨房、所有的人都到齐了,管家亚金与摩尔夫人的侄儿克洛斯正挨个询问着什么,摩尔夫人坐在沙发上,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眼睛不停地审视着站着的每一个人,罗杰斯意识到出事了,他迅速向楼下走去。

“罗杰斯先生,你来得正好,我的‘斯塔布’昨夜莫名其妙的死了,你可一定要帮我抓住凶手!”见到罗杰斯,摩尔夫人像见到了救星,她一改严厉的面孔,说话时眼角竟泛起了泪水。

摩尔夫人的话着实让罗杰斯吃了一惊,他扭头一看,果然,吊架空了。是啊!那鹦鹉昨夜还活蹦乱跳的,怎么今天就突然死了呢?想到这,罗杰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乔安娜,乔安娜垂着头,身体微微抖动着……

“夫人!您看是不是先把早餐用了?”人群中道森太太小心翼翼地提醒摩尔夫人,碍于罗杰斯在此,摩尔夫人应允了。

“夫人!一会儿,您能让我看看斯塔布的尸首吗?”罗杰斯感到鹦鹉斯塔布死的突然,作为朋友,他觉得帮忙调查是义不容辞的。

“当然,尊敬的罗杰斯先生,我已给警察局的法医辛普森和我律师梅普尔打了电话,他们一会儿就到,如果查出凶手,我一定把他送上法庭。”摩尔夫人说的两位,罗杰斯都很熟悉,尤其是辛普森,那可是他多年的好友,他的很多案子都是在辛普森的协助下完成的。

两人谈论着,在餐厅坐定,亚金则在一旁忙前忙后、殷勤备至。

“亚金大叔,去把我昨天买的法国葡萄酒拿来,我要给姑妈压压惊。”这时坐在罗杰斯对面的克洛斯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克洛斯吩咐完亚金,接着伏在摩尔夫人面前柔声劝道:“姑妈!您别太难过,回头我一定买只更好的鹦鹉送给您。再说了!有罗杰斯先生在,相信我们一定能抓住凶手。”

亲人的体贴往往能触动人的情感神经,听完克洛斯这番体贴、安慰的话,摩尔夫人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正说着,亚金拿着一瓶酒走进了餐厅,罗杰斯一看正是乔安娜昨晚打碎的那种酒,他猛然记起昨晚茶几上的两只盛着酒的杯子,而克洛斯刚才说这是他昨天才买回来的酒。显然工人们是不会妄然动这种价格昂贵的酒的。

罗杰斯知道摩尔夫人很少喝酒,她有早睡早起的习惯,即便偶起雅兴小酌略尝,杯子也早就收了。那么喝酒的人只能乔安娜与克洛斯,也就是说自己昨晚与亨特来之前,克洛斯正与乔安娜在享受这份浪漫。

因为鹦鹉斯塔布学说了他们的情话,可为什么斯塔布学说了他们的情话会让乔安娜如此惊慌呢?为什么鹦鹉斯塔布单单只学会了这一句?或许自己与亨特昨晚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情话,如此的话,说明克洛斯知道自己与亨特来了,可他为什么要避而不见呢?

罗杰斯正琢磨着,突然,道森太太面色苍白、神色慌张的跑进了餐厅“不好了!亨特死在了房间里!”道森太太的话无疑如一颗重磅炸弹,餐厅里的人全部被震懵了,人们表情木讷,呆若木鸡的望着道森太太毫无任何反应。

“罗杰斯先生!您快去看看啊!亨特死了!”道森太太急了,她猛地冲到罗杰斯跟前,一把拽起罗杰斯,餐桌上的餐具顿时被罗杰斯的身体带动的东倒西歪、乒乓乱响……

事发同时,法医辛普森赶到了庄园。

此刻,鹦鹉之死已不重要,他忙把聚在亨特卧室里的人做了清散,迅速开始进行现场勘察和对亨特的遗体做初步尸检,而一直处于对亨特尸体进行检查的罗杰斯,也把现场交给了辛普森,随后,他视线落在了克洛斯扔回书桌上的一个纸卷上,他走上前打开一看竟是亨特的遗书。

结束了!斯塔布告诉我时,就该结束了!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还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爱情,亲情全部都在肮脏的污垢中浸泡着,钱财可以使人丧失良知与道德,我要忘记就必须离开他们,远离这个世界。否则,我会永远痛苦的活在生不如死的魅影中。我走后,我将把所有的财产捐给孤儿院,堪沙大街的花旗银行有我60美元的存款。过两天是我的生日,26年的混沌日子,如今我才明白,一切都该结束了!

亨特

无疑,是亨特的字体,无可挑剔。看完遗书罗杰斯像被传染上了重感冒,浑身酸痛无力,他为这个正值风华正茂的年轻助手如此轻身而扼腕叹息。他甚至开始恨自己不该让亨特回庄园……

罗杰斯,您有什么发现吗?辛普森做完现场勘查,见罗杰斯站在书桌前看着什么,便走了过来,罗杰斯没有回话,顺手把遗书递给了辛普森。

“哦!那么这份遗书可以充分证明亨特的确是自杀,他好像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当然,这要等我把尸体运回警察局做进一步的解剖。”辛普森看完遗书做出了初步判断,接着准备将遗书封存入档。

“不!不!不!辛普森让我再看看!”辛普森没有为难罗杰斯,他理解罗杰斯此时此刻的心情,他更知道罗杰斯严谨、细致的工作特点,多年的配合,两人已达到一定程度的默契,随后,他静静地把遗书放回了书桌,轻轻地拍了拍罗杰斯的肩头……

此时,罗杰斯已完全沉浸在悲痛之中,就在他准备再次拿起这份遗书时,手突然停住了,接着,他把手缩了回来,然后死死地盯着遗书端详起来。

他发现那张放回书桌的遗书,收回张力曲卷成了S状,而S状的凸面,就呈现着遗书的第一句话“Over!Starbu ,It‵s sopposed to stop ,when you told me”(结束了!斯塔布告诉我时,就该结束了!)那Over,Starba的大写字母O与S写的大的出奇。

同时,罗杰斯注意到,Over(结束了!)是用口语书写的,很明显这是有意的,按正常的书写形式,应该是It’s over(结束了!),那么It’s的s是与over的字母O紧挨着的,亨特故意省略It’s是不是与遗书的形状一样,都是着重提示S这个字母。

如此的话这个S与两个夸张O、S大写字母联系起来,敏感的让罗杰斯联想到一个词SOS(求救)。

这一发现,让罗杰斯的精神顿时振作起来,他意识到,这份遗书里一定有深奥的玄机,如果亨特在求救,那么他为什么要选择遗书的方式求救呢?想到这,罗杰斯迅速对遗书的内容开始了全面的分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