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谎言(1)

  • 罗杰斯探案
  • 冬沄
  • 2909字
  • 2020-11-19 00:54:48

(一)

一场寒流,让四月逐渐转暖的天气,骤然变得寒冷起来。夜里,春雨随风沓至,雨虽如丝,却给干燥空气增添几分湿气。清晨,罗杰斯走出室外,看见房前瑟瑟的牵牛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赶紧回屋给自己加了件衣服。触景生情,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在沙漠农场领种的几棵爱心梧桐树。半年前的秋天,应绿色环保组织的倡议,他与退休的法医辛普森一起加入了该组织倡导的“还沙漠于绿色”的爱心活动。

由于工作忙,罗杰斯竟一个冬季没有去过农场了。好在辛普森退休了,每次都是由辛普森代劳,帮着照顾树苗,他才得以安心工作。可是总让辛普森帮忙,这份爱心也就失去了意义。想到这,他决定乘这两天得空,专程去一趟农场。

来到办公室,罗杰斯对助手嘱咐了一番。安排妥当,这才又返回家中给辛普森打了个电话,他相信辛普森一定会一同前往。果然,辛普森接到电话后,二话没说,不一会儿,就整装驾车,来到罗杰斯家中。很快,两人驱车向农场驶去。

沙漠农场的农场主是一名曾经开过私人诊所的老医生,名叫约翰•布莱德。八年前布莱德把城里的诊所交给了女婿纳什,来到了这里,义务承担起农场主的责任。近一年,女儿丝蒂曼小姐以及他五岁的外孙女卡菲尔不知什么原因也搬到了农场来。丝蒂曼小姐在离农场不远的小镇美容院上班,女儿卡菲尔在镇上上幼儿园,她每天带着女儿驾车往返与镇子与农场之间。星期天,女儿则由父亲布莱德帮忙照看。

约翰•布莱德农场一家的住房,是一个废弃了的古老教堂。教堂很小,可能是很久以前由于沙漠化的原因,人们逐渐搬离了这里,如今只剩下这座教堂。还好,随着人们不断的与沙漠斗争,教堂周围已是绿树成荫,生机勃勃。

中午,罗杰斯与辛普森把车驶进了农场,他们远远的看见一辆警车停在布莱德的房门口,两人顿时产生了不祥的预感,当他们把车停稳正准备进入屋子时,迎面碰上了朝外走的三位警察,双方打了个照面,一看,彼此认识。

一番寒暄后,其中一位警官道明了来意:“布莱德先生的女婿纳什,昨晚,驾车在距农场二十公里处,坠下路基,不幸身亡。根据车轮的印迹来看,车是由镇子向农场方向驶来。经勘查,死者纳什的车况良好,无饮酒迹象。其心脏、大脑也无病症,更无会车不及等交通肇事痕迹。

现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因瞌睡或分神而导致翻车。今天早上,我们来通知死者家属,顺便找布莱德父女了解情况。布莱德说他已很久没见过纳什了,结果也没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好了,不打扰你们献爱心了,我们还得去镇子找丝蒂曼小姐了解一下情况。”

警官介绍完案情,与罗杰斯和辛普森分别握了握手就此道别了。

走进布莱德的住所,布莱德神态黯然地做在客厅椅子上,这里原来是教堂信徒们做弥撒的大厅,因为宽敞,现在布莱德把大厅改成了客厅和餐厅。看到罗杰斯与辛普森进来,布莱德忙站起身来,罗杰斯抢先说道:“真对不起!布莱德先生,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没什么,罗杰斯先生!走吧!我们去树林看看!”布莱德说完径直向外走去。

罗杰斯与辛普森没有劝阻,因为他们觉得这么做也许会让布莱德的心情会好点。

两人跟着布莱德走出室外,来到他们领养的那片树林。树林是以梧桐树为主,长势很好,而且初露端倪的嫩芽在寒风中更显生机。

然而,眼前的景致却让罗杰斯兴奋不起来,他已被布莱德家所发生的不幸搅得兴趣全无。此时,他倒觉得布莱德这个充满爱心的人更需要关心,宽慰。

辛普森仿佛也有同感,他悄无声息的主动扛着两把铁锹走在前面,没等罗杰斯与布莱德到达,便动手清理起被风沙掩埋的引水沟。进入树林,罗杰斯抓起另一把铁锹跟着干了起来。就在他忙碌正酣时,突然,他看见几只形似蜘蛛的小虫子随风连滚带爬快速向他飘来,他忙指着虫子对在一旁忙碌的布莱德问其何物?

布莱德把他拉开解说道:“您可得小心,罗杰斯先生,那可是嗜血成性的草瘪子,若让它爬到身上,半个身子都能钻进人的肉体里。”

闻听此言,辛普森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我以前没有见过?”

“你们去年来的是秋冬季节,这虫子一般在夏季活跃,现在这个季节开始出没,但不是很多!”布莱德说着,捉了一只给两人观看,望着草瘪子尖尖地、吸管一般的嘴,罗杰斯抖了个激灵。“这虫子看上去真瘆人!”

辛普森笑着调侃道:“比蚊子漂亮多了!您看看这嘴,像不像鸭子的嘴?一定是寄生虫类的嗜血冠军!”

“是的!这东西贴在人身上吸血后可以长大三至四倍。”布莱德进一步解释道。听到这虫子令人毛骨悚然的特性,罗杰斯不想再参与两人的话题,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地面到一旁挖沟去了。而辛普森则似乎来了兴趣,他很快与布莱德探讨起很多相关话题,因为两人可以说是同行。

干完活,天色已近傍晚,落日的余晖映撒在沙漠与树林,大地一片金黄。罗杰斯与辛普森满意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劳动成果,这才向不远处干活的布莱德喊话收工。接着两人拿着工具准备走出垄沟。

突然,辛普森 “哎哟!”喊了一声,只见他脚底被虚土一滑,摔倒在沟里,罗杰斯忙上前搀扶,责怪他不小心,而辛普森的咧着嘴,腰再也直不起来了。布莱德急忙跑过来帮忙,两人这才一起把辛普森抬到了路边。

“辛普森先生,您的腰扭伤了,您躺着别动,我去把车开过来!”布莱德说完快速向房子跑去,不一会儿,一辆皮卡车开了过来,一同赶来的还有布莱德已下班的女儿丝蒂曼小姐,几个人把辛普森弄上车,返回了布莱德的住处。

“辛普森先生,您现在不宜乱动,今天恐怕走不成了。这样吧!您这两天就住我这,我来给您治疗。”布莱德的建议,阻止了原打算送辛普森去镇上医院瞧病的罗杰斯,布莱德毕竟是医生,但罗杰斯似乎有点为难,因为这个家现在正被悲伤笼罩着,考虑到过多打扰不合适,他把脸转向辛普森,辛普森则强撑着连声道谢。

晚饭是罗杰斯、布莱德和丝蒂曼共同做的,通常来农场的志愿者,饭点就在布莱德的家中解决,大家共同下厨房各显手艺,其乐融融,这成了布莱德爱心项目中的一个亮点。

吃完饭,布莱德一刻也不耽误的对辛普森开始进行治疗。治疗是在一个书房兼诊疗室为一体的房间。收拾完厨房,罗杰斯也来到了书房,他在一旁看了一会儿,闲暇之余,环顾四周,很快被一个硕大的书柜吸引住了,书柜高达两米,里面的书满满当当且错落有致;分类有别,各类书籍都有标签。摆放的就像书店里的格式。

罗杰斯看了看目录,忍不住对正在忙碌的布莱德说道:“您的书真多,布莱德先生!这个书柜好像是改制的,竟能承受这么多书,为什么不多做几个书柜?”

“是的,罗杰斯先生!这书柜原来是个大衣柜,我把它加固后,改成了书柜,这主要是为了方便寻找书籍。”布莱德边治疗边回答着。就在罗杰斯打算抽本书时,布莱德冲罗杰斯说道:“罗杰斯先生,您能帮我看看卡菲尔吗?”

“就是!您去帮忙照看一下卡菲尔,刚才我看见丝蒂曼小姐在帮我们收拾客房呢!”辛普森善解人意的附和着。罗杰斯停住手,连忙称是,这便退出了书房。

走进客厅,罗杰斯看见布莱德的孙女卡菲尔正在独自玩耍,看到卡菲尔天真无邪、专注的样子,不禁心生感慨。是的,只有孩子不会被忧伤所侵扰。

想到孩子不幸遇难的父亲,罗杰斯想起了丝蒂曼小姐,从她和大家一起把辛普森弄进房间,一直到做晚饭时她始终一言不发,最后连饭也没吃就走出了餐厅。可见,她一定悲伤极了,想到这,一种怜悯之心油然而生。于是,他蹲下身对卡菲尔刚要开口说话,卡菲尔突然转过脸对罗杰斯说道:“先生!您看我这面具害怕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