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眼神(7)

  • 罗杰斯探案
  • 冬沄
  • 2997字
  • 2020-11-19 00:54:46

(7)

然而,一切都晚了,杰克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就一命呜呼了。回酒店的路上,辛普森坐在警车上无比懊恼的说道:“太可惜了,一个这么重要的线索就这样断了,马克中的是金鸡纳树皮毒,心力衰竭而死,这是杀人灭口,是谁下的毒呢?这个凶手一定就在我们旅游团中。”

回到酒店,罗杰斯向办案警察提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倍感意外的建议,立即控制大卫。

一天一夜,旅游团连死两人整个酒店顿时炸了锅,游客们纷纷要求搬出酒店以及提供必需的人生安全,而酒店的其他旅客则更是惊慌失措逃离而去,昔日车水马龙的酒店如今门可罗雀,生意一落千丈,为了不扩大事态影响面,警察立即召集游客当众逮捕了大卫。

大卫,挣扎着,大呼冤枉,当着众人的面,罗杰斯解释逮捕大卫的理由。

“大卫,您是埃尼的同窗,从你们大学时你就喜欢她,不然您不会跟她这个外行做生意,您的帮助是有目的的。首先,你把汇票的名称写成埃尼的名字就是故意的,您这么做就是在寻找机会。

昨晚,您得知弗兰德走后,从餐厅回来,又回到了埃尼的房间,想以生意为交换条件占有埃尼,因为从大学开始,您一直就喜欢埃尼,但埃尼不从,情急中您掐住埃尼的脖子,直至埃尼倒地,而后,你带上支票返回了住处。

今天您打着换汇票的幌子,装作来埃尼的房间找她,而马克的门开着,当然他是在等您,因为只有马克看见过你在埃尼的房间,因此马克认定是您干的,事发后,他试图敲诈你,你做贼心虚,怕事情败露,您答应了他,接着您偷偷给马克的饮料里放了金鸡纳树皮汁,因为您长期生活在柬埔寨,做的是药材生意,你懂得亚热带这种植物的药性,所以您采用了如此拙劣的手段杀死了马克。”

“胡说!简直是一派胡言,我来酒店是为了找埃尼,马克听见我在敲门,他把我叫进了他的房间,告诉我埃尼出事了,然后我立刻到你们这里询问情况!我怎么就成了杀人凶手,你们滥抓无辜,我要告你们,你们这是侵犯人生自由!”

大卫挣扎着,愤怒的叫喊着。但还是被带上了警车。如此,游客的恐慌心里终于稳住了。

抓走大卫,罗杰斯没有回房间,而是悄悄找了个会英语的酒店主管一起朝酒店外面走去,辛普森忙一头雾水地悄然跟了过去,很快,三人便来到酒店卫生室,几个戴口罩忙于处理垃圾的工人见他们进来不知何意,均停下手中的活望着他们,罗杰斯向就近的一位工人问道:“请问!昨夜露天酒吧的垃圾拉走了吗?”

“正准备拉走,因昨夜下雨所以拖到现在。”那工人有点慌张,以为主管检查来了,忙指着门口一筐筐垃圾说道。

看到垃圾,罗杰斯似乎如获至宝,他不顾污秽,冲过去翻腾起来随之,大声对主管说道:“快去找几个瓶子和针管来!”

主管急忙跑了出去,辛普森走上前,不知该帮些什么,他刚要问,罗杰斯又说道:“快把所有的椰子翻出来!”

不一会儿,主管把瓶子与针管找了过来,罗杰斯用针管把找出的椰子残汁吸出,然后挤入瓶中,此时,辛普森似乎明白了他的举动,边忙边试探的问道:“是要化验吗?”

“是的!辛普森!待会儿,您把这些瓶子交给警察叫他们去化验。”

薄暮时分,罗杰斯与辛普森来到露天酒吧,此时的酒吧空无一人,两人要来两份冰镇椰汁,找了个显眼的位置悠闲地坐了下来。也许是长夜漫漫、百无聊赖,也许是经不住露天酒吧凉风的吸引,总之,罗杰斯与辛普森带了个好头,几个游客禁不住也来到酒吧放松了。

“罗杰斯!我觉得逮捕大卫缺乏证据,我们是不是太草率。弗兰德是马克带到保卫人员那儿的,这说明弗兰德回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马克。大卫来酒店见的第一人也是马克,两人都具备投毒的可能,而埃尼体内的**,以及停电后我和服务员都看到了弗兰德的身影,这足以证明弗兰德的嫌疑最大,弗兰德一直在说谎,这时候他竟又失踪了。

还有,也许昨夜马克看见了他,是他投的毒而杀人灭口。”辛普森毫无休闲兴趣,按捺不住地提出一系列疑问。

“您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辛普森!但您的怀疑对象不对,一开始我们都被误导了。要知道弗兰德还指着埃尼给他做成这笔生意呢!就算他要杀死埃尼,他又不是神仙知道酒店要停电。至于埃尼体内的**,那是弗兰德离开酒店时两人做爱留下的,毕竟他们是夫妻。”

“怎么!您的意思杀死埃尼的另有他人?”罗杰斯没有马上解释辛普森的疑问,而是掏出两张照片递给了辛普森“来!您帮我把这两张照片对比一下,看是否是一人!”

辛普森接过来一看,其中一张是斯蒂芬在石窟前的近身头像照,另一张是一个陌生;脸庞英俊的头像照,他顿时回忆起那天罗杰斯给自己拍照时是别有用心的。

此时,辛普森似乎明白了什么,忙仔细的对比起来,不一会儿,他点点头把握十足的说道:“是一个人!尽管其中一张照片面目全非,但有一个特征是不争的。你看,两张照片的耳朵是一个纹路,因为每个人的耳朵都有自己独特的特点,他的轮廓、形状不会因胖瘦而改变。除非衰老会引起褶皱而出现微小的差异。看样子您早就在注意斯蒂芬了。”

罗杰斯点点头。接着,把当初老太太委托他调查她儿子战友真实身份的事宜向辛普森叙述了一遍,最后他表情凝重的说道:“我来此地的目的就是为了调查斯蒂芬的真实身份。埃尼被杀后,我虽对他的怀疑,但很多细节在这个聋子身上都无法得到解释。试想,一个聋子在没有听力与时间做参考又怎么在黑暗中实施杀人后逃脱呢?”

“斯蒂芬是聋子?”辛普森惊讶的望着罗杰斯问道。

“是的!一开始我就发现不对,我一直在证实,还记得在刚来的飞机上吗?马克要跟斯蒂芬换座位,他说第一遍时,斯蒂芬没听见,而我们都听见了,第二遍他抬眼看着马克的嘴型才听明白。”

“不对!有时人愣神时会出现这种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况,我不赞同您的观点。因为平时他没有流露出任何聋哑人的迹象,埃尼丢包在过道,是他拣回来的,你的手杖从大巴货架上把箱包带下来,他回过头帮助您,在石窟通道,他给我们让了路,这些事一个聋子是不可能做出来的。”分析到这辛普森仍是疑问重重。

“这就对了!因为斯蒂芬是聋子,平时他带一个墨镜,不光是为了遮丑,最主要是可以从镜片两边通过反射看见身后的事物。刚到的第一天,他在集市买了个小闹钟,他的起床、吃饭的时间都是用一个精致的小闹钟来掌握,所以他跟正常人一样。”

“不对!即便如此,石窟通道里那么暗,他没带眼镜,又听不见,他咋会给我们让路呢?”

“灯光反射的影子啊,他通过灯光反射我们的影子看见了我们。”罗杰斯说道这勉强笑了笑。接着他继续提示道:“还有你记得在露天酒吧评价埃尼时,斯蒂芬狠狠瞪你吗?”辛普森惊愕地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一脸惶惑。

“他懂口语,他知道您在骂埃尼!这就是为什么马克在飞机上换坐要对他说两遍的原因。”罗杰斯的解说让辛普森的汗淌了下来,就好像背地说了别人的坏话,被人听见又揭穿了那般令人发窘。辛普森红着脸委屈道:“可是我说埃尼跟他有什么关系?”

正在这时,罗杰斯手拿饮料的杯子随着桌子开始抖动起来,紧跟着一架飞机从头顶呼啸而过,罗杰斯面露喜色大声喊了起来

“有关系!关系大了!恰恰是因为这些关系,现在一切都迎刃而解啦!震动!还是震动!”

罗杰斯的兴奋让辛普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刚要问,一位警察身着便装,端着饮料,在邻桌坐了下来。他朝罗杰斯点了点头,接着把一份化验报告递给了罗杰斯。罗杰斯看着很快露出欣喜的神色,看完后他把报告递给了辛普森,起身向保卫室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房间内静悄悄的,夜已很深了。罗杰斯坐在电话旁神色严肃的等待着,桌子上的烟灰缸,已留下一支抽完了的雪茄烟头,当他正准备点燃第二支时,电话铃骤然响了起来,屋内的人都唰地站立起来,罗杰斯镇定的拿起电话交给了办案警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