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眼神(6)
  • 罗杰斯探案
  • 冬沄
  • 2622字
  • 2020-11-19 00:54:45

(6)

听到这个消息,罗杰斯二话没说,立刻随辛普森快速向楼下走去。来到保卫室,办案警察正在对弗兰德进行询问。弗兰德表情木讷,但却毫无悲伤之意,接着他讲诉了一个不为人知经历。

“昨夜,我坐酒店出租车走后,来到机场,发现埃尼的护照在自己的包里,只好取消回程,回来送护照,因心急打了个黑的士,结果那黑的士是个歹徒,半路打劫了他,侥幸逃脱后,跑到路边,碰到一好心人这才得以获救。”

“那么,您为什么要突然回国呢?”罗杰斯紧紧追问道。

“哦!我夫人朋友的母亲病了,她非要赶回国,可我们的生意离了她不行,我只好代她回国帮她办理先关事宜。”

“不对!你在撒谎!昨晚您根本就没去机场,而是在酒店的附近。”

“我!”弗兰德说了个我字就停了下来。他沉默片刻然后欲张嘴解释,罗杰斯抢先说道:“想好怎样编造谎言啦?没用!昨晚,八点十分左右有人看见您回酒店了。”

“回酒店?”弗兰德惊诧地看着罗杰斯,好似一头雾水。

“您的意思是我杀死了埃尼?”

“是的!停电后,您趁乱偷偷摸回了房间,下狠手要杀死埃尼,因为埃尼根本就不爱您,也从没对您这个丈夫尊重过,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她只是图的您的钱。因此,借这个停电的机会想潜回房间,杀死了埃尼,可遗憾的是埃尼没有死,现在正在医院抢救……”罗杰斯说完严肃的紧盯着弗兰德。

罗杰斯叙述完弗兰德的杀人经过后,弗兰德既不恐慌也不愤怒,他傻傻地望着罗杰斯像在听故事,而后竟露出了笑容“别开这种玩笑罗杰斯先生,您怎么想出是我杀死的埃尼。而且有人看见了我?我在外面惊心动魄的差点没被害,当时我的魂都快没了。对了!他们一定看见的是我吓丢的灵魂。”

此时,弗兰德毫无悲伤、牵挂之意,而是与罗杰斯开起了玩笑。这反倒把辛普森惹的愤怒了,他厉声呵斥道:“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这时候你还笑得出!”

罗杰斯忙止住了辛普森,既而他对弗兰德说道:“没关系!埃尼醒来时一切都会清楚的。”

弗兰德这时做出一脸无辜像,解释道:“您们可以去调查啊!再说啦!我为什么要杀死埃尼,她是我的财神爷,她身上还有合同和汇票呢?对了,你们看见合同和汇票了吗?”

弗兰德说到合同与汇票,在场的人都听的莫名其妙,当办案警察反问他时,他失去了理智。他大声喊叫着,要去医院找埃尼……

一番闹腾后,在警察的制止下,弗兰德冷静下来后,弗兰德说道:“我与埃尼这次来不单单是旅游,还有就是做生意,我和埃尼与一个在柬国的A国生意人大卫签立了一份贸易合同,而大卫是埃尼的同学,生意是埃尼一手经办的,合同与汇票都在埃尼那里。”

弗兰德的讲述有待证实,因为警察在房间里没有找到他所说的合同与汇票,但弗兰德所说的大卫与罗杰斯在露天酒吧看到的年轻人以及马克和查理讲述的昨夜在埃尼房间里看到的应属一人,如今找到大卫就可以证实弗兰德所说的合同、汇票。从而也就说明凶手有可能拿走了合同与汇票。

另外,大卫和埃尼用完餐一起又回了房间,他走后,再没人见过埃尼。这对罗杰斯与警察来说是一个新线索。

望着弗兰德无情无义的嘴脸,辛普森更加愤怒了,因为至此弗兰德从没提及埃尼的生死,而是关心他生意上的合同与汇票,他立刻建议办案警察取证他昨晚所说的黑的士与好心人。罗杰斯则再次制止道:“不用调查了,他说的经过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现在按程序做我们该做的,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随后,警察对弗兰德提取了指纹,接着做出了送他去医院化验**的安排,送走弗兰德,罗杰斯向办案警察讲述了所有的调查、访问经过。辛普森在一旁颇显尴尬的说道:“如此的话,案情就复杂了。”

“是的!弗兰德走后说明有两人在埃尼的房间见过埃尼,对了!弗兰德是自己来的保卫室吗?”

“不是!他说是听马克讲了埃尼出事经过,然后便来到了保卫室。”辛普森抢先回答了罗杰斯。

罗杰斯点点头,接着对办案警察说道:“当务之急是找到大卫,从埃尼的通讯录里一定可以找到大卫。现在,我要找马克核实一下弗兰德所说的,这样吧!我们分头行动。”

罗杰斯说完向办公室外走去。办案警察抓起电话立即安排寻找埃尼的通讯录。

来到电梯口,罗杰斯正寻找有否下来的电梯,一个电梯门开了,里面走出了斯蒂芬,斯蒂芬看见罗杰斯忙主动打招呼:“您好!罗杰斯先生!我听说弗兰德先生回来了,您能带我去见见他吗?”

“罗杰斯先生!弗兰德没看住,他从医院失踪了。”斯蒂芬的话音刚落,办案警察急匆匆地撵了过来。

正在这时,另一侧的电梯门也开了,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罗杰斯一看正是前晚在露天酒吧来找埃尼的年轻人,罗杰斯此时顾不上斯蒂芬,他拦住了年轻人,随后他们一起来到了保卫室。

在保卫室,年轻人介绍了自己,他名叫大卫,并讲诉了他与埃尼交往的全部经过。

“我与埃尼大学的同学,现在柬埔寨做药材生意同时也做西药生意,埃尼这次来柬埔寨一是旅游,二是与我签订一份贸易合同,我是甲方,埃尼是乙方,乙方给甲方供货,收取定金,货到付全款。

昨晚,我是来送预付款汇票的,由于公司有事,来的晚了,此时弗兰德已乘飞机回国组织货源,今天我是带着已更改名称的汇票来找埃尼的,因为昨晚汇票的署名是埃尼,后埃尼告诉我要改成弗兰德。

但今天我带着已更名的支票来找埃尼,估摸着,这个时间埃尼也该回来了,便来到酒店去敲埃尼的房门,结果没有应答,这时,埃尼隔壁的游客马克的门开着,他听见我敲门,便把我叫进了他的房间,我这才知道埃尼发生了不幸。”

经过指纹鉴定,埃尼房间里的三人指纹中一人正是大卫,最后一人的指纹与弗兰德的指纹也完全吻合,根据医院打来的电话,证明**的化验数据显示是弗兰德的。

然而,昨晚见过埃尼的人又这么多,凶手到底是谁呢?一时间警察陷入了迷茫。大家把眼神落在了罗杰斯的身上。罗杰斯考虑了一会儿说道:“把马克叫到办公室来!我要核实一下,弗兰德刚才是否是听马克说的埃尼之死才来的办公室。还有,弗兰德回来见过的人不应该只有马克一个,其他游客也应该有!另外斯蒂芬听说弗兰德回来了,他听谁说的呢?”

罗杰斯话音刚落。这时,办公室门推开了,接着探出一颗脑袋,罗杰斯忙示意打住,站在门口的警察反应迅速的打开门,将此人暴露在大家面前,罗杰斯与辛普森一看是马克,只见马克虚弱地扶住门框,黄豆般大小的汗珠顺着苍白的脸颊流了下来。罗杰斯一个箭步走上前,一把把马克扶住,搀进了办公室。“马克!您怎么了?”

此时马克脸上已出现了极度痛苦的表情,他的嘴里极力一个字、一个字朝外蹦“停—电—后,我—看—见—汤……”说到关键处,马克眼睛向上一翻,开始呕吐,呕血,跟着头耷拉了下来。

“快!送医院!他中毒了!”辛普森大声喊叫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