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眼神(3)

  • 罗杰斯探案
  • 冬沄
  • 2562字
  • 2020-11-19 00:54:43

(3)

下午,旅游团回到了酒店,罗杰斯邀上辛普森照例来到露天酒吧小憩、畅饮。不一会儿,埃尼也来到了酒吧,马克和查理看见她忙挥手喊她,埃尼顿时露出了笑容,很快,三人便聚在一起,谈笑风生。

埃尼刚坐下,弗兰德随后匆匆走进酒吧,他找到埃尼后向埃尼说了些什么。说话的同时,他又招手把坐在不远处的斯蒂芬叫了过来。接着,好像又对斯蒂芬做什么交代,斯蒂芬看着埃尼,不停地点着头。

然而,埃尼好像被看的恼怒了,她厌恶的白了一眼斯蒂芬,扭头不耐烦的坐了下来。看到这,罗杰斯不禁抖了个激灵,因为这种鄙夷的眼神他可领教过。弗兰德说完带着斯蒂芬到取饮处买了个椰子,交到斯蒂芬手中,然后就匆匆走了。

弗兰德走后,斯蒂芬端着椰子来到埃尼等人的桌旁,放在了埃尼跟前。埃尼看也没看端起椰子就丢进了身边的垃圾箱。斯蒂芬坚持着又朝埃尼说着什么,埃尼仿佛没听见,继续与马克和查理说笑,斯蒂芬尴尬地立在那儿,呆呆地……

面对斯蒂芬的执拗,埃尼似乎不耐烦了,她干脆起身向酒店走去。望着埃尼的背影,斯蒂芬眼神充满了失落……就在这时,天空下起了雨,游客们纷纷离开了酒吧,罗杰斯与辛普森这便约好晚上吃饭的时间,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进入梦乡,罗杰斯做起了梦,他梦见自己被扔进了一个大火炉,感觉快要烤糊了,燥热中他从梦中醒来,却发现屋内真的奇热难当,他不自觉用手一摸脖颈,已是大汗淋漓,显然是空调停了。随后,他又向床灯摸去,结果没亮,原来停电了。

罗杰斯找出压在枕头下的手表,打算看看时间,但房间太黑,他看不清。

天已黑了,外面的雨依然下着。雨声拍打着窗沿,劈啪作响。罗杰斯忙起身走到窗前迅速打开了窗子,霎时,一股凉风悠然穿进蒸笼般的屋内,他顿时感到身体舒爽了许多。

罗杰斯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心里盘算着确切时间,就在他准备给服务台打电话了解时,远处寺院的钟声响了起来。透过雨帘,眺望城区远处稀疏的灯光,罗杰斯下意识地在心里随着钟声默数了八下,紧跟着,酒店大门手电云集,人声嘈杂。罗杰斯的眼球很快被吸引了过去,酒店的保安换班的时间到了。这时,一架飞机从酒店的上空呼啸而过,房间的物什和门窗均被振的滋滋作响,罗杰斯知道这是本市最后一班国际航班起飞了。

了解了准确的时间,罗杰斯揉了揉污浊的眼角,便摸黑走进卫生间想洗漱一下,结果水龙头没水,他拍了拍脑袋猛然醒悟,只好又回到房间。口渴难耐之际,还好,房间的暖瓶里有开水,温度还有点烫,于是,他试着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这便用嘴吹着喝了起来。

大约十分钟,水喝完了,罗杰斯浑身也被汗水浸湿了,无奈,他又摸进卫生间找了条毛巾揩了揩身体。黑暗中,他想起了辛普森,忙穿起衣服拉开了房门。

“对不起,先生!停电给您带来了诸多不变,我们酒店给您预备了水和蜡烛,如果您还有别的需要,可以拨打服务台电话。另外,酒店在每个楼层也增设了服务员,二十四小时为您服务,您可以随时跟我们联系。”罗杰斯刚打开房门,两个服务员打着手电;推着服务车也正巧要敲门。看见罗杰斯,服务员便与他解说了来意。

突然出现两个人,罗杰斯吓了一跳,听完服务员的解释,他礼貌的急忙把服务员让进了房间。

“请问,什么时间停的电?”

“没停多久,大概是七点半,先生!”

服务员回答着,给罗杰斯的房间点上蜡烛,暖瓶添了水。安排完毕,服务员就去了其它客房。他们来到隔壁辛普森的房间,连续敲了几下,可是无人应答。罗杰斯听见声响,感到很纳闷,于是就亲自去敲,结果还是没有响动,最后只好解释道:“他可能是累了,睡得死,你们先去别的房间,我去给他打电话。”

回到房间,罗杰斯拨通了辛普森的电话,电话还是没人接。罗杰斯顿时慌了,他怕辛普森上了年纪,旅途劳顿,万一得病就麻烦了。想到这,他急忙走出房间去找那两个服务员。来到过道,罗杰斯看见服务员正在敲隔壁埃尼与弗兰德的房间。他走上前去说道:“麻烦你们帮我把对门朋友的房间打开好吗?我们是一起的,他应该没出门,我怕他生病了……”

“这几个房间门咋都敲不开!”服务员自言自语的用英语说着,随罗杰斯转了回来。

“谁病了?我的身体棒着呢!”罗杰斯正说着,辛普森拿着手电从楼道的楼梯口走了出来,他边走边继续说道:“战争刚停,停电是常有的事,现在酒店的发电机也坏了,正在抢修,估计今晚要摸黑了。”

原来,辛普森一觉醒来,本打算洗完澡就去叫罗杰斯一起吃饭,然而,当他洗到一半时,水电都停了,沮丧中,只好用浴巾擦掉身上未冲洗掉的浴液泡沫,穿上衣服找酒店投诉、理论去了。

“肚子饿了!服务员!替我们买点吃的来!好吗?”辛普森打开房间门,罗杰斯跟在身后,冲服务员安排道。

“不用!我已安排好了,一会儿,酒店免费的快餐就会送来。”辛普森把话接了过来,罗杰斯把敞开的门固定好,当然,这样是为了通风。

两人聊了一会儿,罗杰斯想上卫生间,这便转身出门去了楼道的公用卫生间。此时,楼道里游客们来来往往,都在各忙各的。罗杰斯看到很多房间的门都开着,他们也是为了通风,大家与罗杰斯一样,都被闷热的天气搅得睡不着了。回到辛普森的房间,餐厅的一男一女两个服务员,已把一桶洗澡水和快餐送了过来。

罗杰斯的确是饿了,他没等辛普森冲洗完身体,便把自己的那份外卖吃了个精光,随后又美美的喝了一杯清冽的木瓜汁,这才心满意足,接着他点燃一根钟爱无比的哈瓦那雪茄。

“真是个不眠之夜,怎么?罗杰斯不来杯酒吗?”辛普森边说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

罗杰斯转过身来说道:“好啊!我那儿正好有今天买的本地酒,喝了继续睡!”罗杰斯说着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一会儿,罗杰斯取了酒带上门,刚要走进辛普森的房间,斜对面查理的房门打开了,令罗杰斯好奇的是查理的房间走出来的却是斯蒂芬。

斯蒂芬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间,朝罗杰斯点了点头打了招呼,然后向楼层值班员走去。罗杰斯迅速进入辛普森的房间,把酒放在桌子上,又回到门口附耳静听,辛普森看到他诡谲的样子,不禁好奇的跟了过来。

“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楼层服务员开口说话了。

“小姐!能给我的房间送点水吗?”

“好的!先生,刚才我们服务员给您的房间送过水和蜡烛,可能您没有听见,我们这就给您送过去。”

“哦!对不起!是这样!停电啦!卫生间没有水,房间的卫生间用不成,刚才我去了公用卫生间,所以错过了!”

听罢对话,两人忙闪回了房间,辛普森悄声打趣道:“小心人家用眼神挖你哦!你咋啥都好奇!”罗杰斯没有答话而是若有所思的喝干杯中的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