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眼神(2)

  • 罗杰斯探案
  • 冬沄
  • 3351字
  • 2020-11-19 00:54:43

(2)

旅游团下榻的是金边国际机场饭店,休息一晚后,翌日清晨,旅游团便乘车赶往吴哥石窟。经过一夜的调整,辛普森精神恢复,容光焕发,而埃尼和弗兰德却精神萎靡,蔫蔫不振,上车后两人便昏昏欲睡,好奇之心驱使着辛普森对罗杰斯小声说道:“他们昨晚一定吵架了。”

罗杰斯笑了笑,揶揄地说道:“年龄大了,是不是都像你这样,学会闲言碎语了。”

辛普森不以为然的反驳道:“不对!关键看跟什么人在一起,这叫注意观察身边的事物!”说罢,两人会心的笑了。

终于,旅游团抵达了目的地。埃尼开朗的性格与长相的确招蜂引蝶,没等下车,她又与一位名叫查理,有着绅士派头的游客熟悉了。令人唏嘘的是查理竟是个聋哑人,因此导游对他操心最多,总是喊着他的名字,生怕他丢了,尽管他根本听不见。

起初,查理是拿着纸和笔找埃尼的,但令人惊奇的是埃尼竟然懂哑语,不一会儿,两人就用手语热烈地聊了起来,比划到兴奋处,埃尼竟拍着查理的肩头哈哈大笑,这惹得未能缱綣的马克很是失意、懊恼。下车时,埃尼喊他,他爱搭不理,充耳不闻。最后埃尼撵了上去……

不知为什么,辛普森的心变得忐忑不安,替古人担忧起来,他觉得埃尼如此肆意献媚邀宠,竟全然无视弗兰德的存在与感受,搁到其他人这都是无法忍受的的,他担心会爆发一场战争,但始终没有,便自叹庸人自扰了。

大巴车上,游客们秩序井然地缓缓而出,辛普森几次欲起身插入,但苦于坐在内侧,被稳坐的罗杰斯挡住,也只好等着。

当偌大的车厢内,只剩下他俩以及赌气的埃尼、弗兰德和戴墨镜男子斯蒂芬时。罗杰斯这才站起身来,辛普森忙走出了座位,那随从斯蒂芬倒也忠实,他坐在前排纹丝不动。

这时罗杰斯从货架上取手杖,只听得“扑通”一声,箱包被手杖勾落,掉在了过道里,罗杰斯呲牙咧嘴地抬起脚,搓揉起来,显然他的脚被箱包砸了。这时,斯蒂芬闻声忙从座位上站起,帮罗杰斯拣起了箱包,对于斯蒂芬的善举,罗杰斯忍痛道谢不迭。

辛普森插到罗杰斯前面,接过斯蒂芬手中的箱包关心道:“严重吗?”

“没事!没事!快下车,别让大家等急了。”罗杰斯边说边用手杖示意了一下。接着,三人前后走出了车厢。最后,弗兰德与埃尼也跟了出来。

进入石窟,景色是壮丽的,游客们顿时感受到一种古老的东方情愫,那是把大自然巧夺天工的刻画成了佛的世界,那一尊尊栩栩如生的佛像,仿佛这里就是佛界生息、修行的发源地,那种庄严、肃穆、博大的神秘氛围,让人不由自主地崇生敬仰之情。游客们静静地听着导游的解说,缓缓的游览着一个又一个景点……

吃过午饭,下午是自由的购物时间,游客们可以在风景区外的自由市场购买各种本地特色的手工艺品,辛普森开心地在各摊位挑选着,眼睛却被琳琅满目的商品刺激的眼花缭乱,他时常拿不定主意,便不停地征求罗杰斯的意见。罗杰斯好像心不在焉,总是什么都好,敷衍盲从。

辛普森不满意了,他开始观察罗杰斯,顺着罗杰斯所看的方向望去,眼目所及的是埃尼一行人。马克搂着埃尼,举止轻佻、放浪,两人显然重归于好了。辛普森不由得调侃道:“怎么!你也想凑凑热闹,那可是朵带刺的玫瑰,小心扎伤人哦!”

“说的对!我担心的就是她会扎伤人。”罗杰斯没有因辛普森的玩笑话而蒙羞,而是附和着说出了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与此同时,追逐埃尼的眼神移向了不远处的斯蒂芬,斯蒂芬正在一个摊位挑选着精致小闹钟。辛普森笑着说道:“别杞人忧天了,这种女孩儿就是这样,喜欢哗众取宠,刚开始我也担心弗兰德会恼羞成怒,但没有,我还第一次见到能如此抑愤含耻、逆来顺受的绅士。”

傍晚。暮色阑珊,微风徐徐,游客们洗去一天风尘,纷纷换上晚礼服,陆续来到酒店的露天酒吧小憩、畅饮。罗杰斯与辛普森不久也来到酒吧,他们找了个偏角坐了下来,很快服务生端来了两人点的天然椰汁。

刚洗完澡的辛普森正值口渴难耐,他二话没说,抱住椰壳就一通狂饮。缓过劲后,他抬起眼却发现坐在对面的罗杰斯没动饮料,顺着罗杰斯的眼睛的方向,他扭头一看,罗杰斯所盯的还是埃尼。埃尼在一张桌旁独自品着一杯香茗。

不一会儿,一位仪表堂堂的青年人走了过来,埃尼忙礼貌地站起身迎了过去。两人礼节性的拥抱后坐了下来,辛普森一看,不是旅游团中的游客,两人聊了一阵,青年人拿出几张纸,埃尼在上面一一签了字。完后,青年人喝了一口服务员送来的饮品,起身离开了。

青年人离去不久,马克与查理也陆续来到了酒吧,他们找到埃尼后,均在埃尼的旁边坐了下来。

辛普森讪笑着耸了耸肩,埋头继续惬意的享受饮料。忽然,他感觉到罗杰斯的身影伏了下了,接着罗杰斯局促的问道:“哎!辛普森,我是不是老了?”

辛普森嘴里含着吸管,一头雾水的看着罗杰斯,不知何意,罗杰斯忙自嘲的解释道:“刚才埃尼狠狠的挖了我一眼,我真是备受打击,那可是厌恶的眼神,要知道以前我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大帅哥,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遭到这样的白眼。”

罗杰斯说完,开始猛吸饮料,嘴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辛普森知道他是在掩饰失落与难看。辛普森没有奚落他,相反倒觉得罗杰斯变得很可爱,他没想到,这个在工作方面如此自信与睿智的老搭档,在生活方面也有脆弱、虚荣的一面。于是他不屑的劝慰道:“跟这种顽劣没有教养的女人置什么气,不值,这样会有失我们的身份。”

辛普森言辞激烈的抨击着,这时,他感到余光被一道犀利的光芒逼来,那光芒带着一股寒意,使他不禁打了个寒噤。他眼珠一转,只见一双深邃浑浊的眼神正愤怒地瞪着自己。

辛普森觉得此人眼熟。仔细一看竟是戴墨镜的男子—斯蒂芬。斯蒂芬换了衣服,天黑,他摘掉了墨镜,这样看上去,他脸上的伤疤让人更觉扭曲,可他为什么要如此憎恶的看自己呢?

辛普森正思忖究竟,斯蒂芬用力地瞪了他一眼悻悻地挪开了眼神,那一瞪仿佛是警告辛普森。辛普森简直有点莫名其妙,就这样他与罗杰斯愉悦的心情被两道不同含义的眼神搅乱了。而此刻,埃尼扭动着腰肢与马克、查理起身向酒店迪厅走去,罗杰斯与辛普森也扫兴地回了客房。

回到房间辛普森毫无睡意,他越想越别扭,索性敲开罗杰斯的门诉苦、解闷。两人聊了大约一个小时,走道里传来了吵杂的声音,罗杰斯忙凑到门边,透过门上的猫眼朝外一看,只见埃尼、马克与查理三人喝的东倒西歪,醉醺醺地敲着埃尼与弗兰德的房门……

第二天,旅游团游览的是吴哥古城。埃尼一反常态,只要导游停止解说,她就会越俎代庖、滔滔不绝地对围在她周围的男子们进一步讲解古城的文化背景,她博学、识广,引人入胜,总能拿出世界各地的不同石窟进行参照和对比,并且结合历史人文和神话故事进行举一反三,她的讲解妙趣横生、令人叹服、目不暇耳,从而彰显出她的另一面——知识性。很快的所有的人都被她渊博知识征服了。

罗杰斯与辛普森惊愕了,眼前的这个埃尼与昔日那个低俗、轻浮的埃尼简直判若两人,她扫视着众人,眼神是如此的率真,热情,哪怕用再龌蹉的眼神看她,此时也会被她的清澈洗涤,罗杰斯与辛普森相互看了看,脸上均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是的,如此知识达物、博学多才的女孩子,又怎么会经常表现的低俗、轻浮呢?辛普森无不遗憾地叹了口气。想起罗杰斯昨晚遭到的鄙视,眼前这天壤之别的明眸,让辛普森想起了昨晚令他心有余悸的眼神,他迅速在人群中找了一圈,终于,在队伍的后面看见了斯蒂芬,他仍然带着墨镜,脸朝着埃尼,显然他听得入迷了。

至此,辛普森才意识到,斯蒂芬孤僻、冷漠、特立独行。或许是因为面部丑陋的原因,他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后。当然,他知道,这样的人通常自卑、怪异且敏感,一般抵触性较强。想到这儿,辛普森赶紧收回了眼神,以免再度遭遇尴尬。

“来!辛普森照个相。”辛普森刚转过脸,罗杰斯已举起相机站在了他前面。辛普森忙找景物欲摆姿势,可是罗杰斯很挑剔,总嫌他位置选的不好,经过一番挪移,罗杰斯才按下了快门。就这样,两人交替着你照完了我照,不知不觉,旅游的队伍消失在了一个石门内,最后连走在后面的斯蒂芬也走了进去。罗杰斯这才同辛普森撵进石门。

进入石门,一股潮湿的霉味扑鼻而来。眼前呈现的是一个通道,通道尾部岔口纵横好似迷宫。好在墙壁上有灯,罗杰斯与辛普森闻声寻觅,能辩得旅游团方位,两人赶了上去。不一会,两人追上了走在旅游团后面的斯蒂芬。

斯蒂芬扭头看了看他俩,忙贴墙壁让路。两人没有谦让,径直走了过去,他们知道斯蒂芬的习惯,既然人家早早让路,就表明仍是这个意思,尊重他人的习惯,也是尊重自己。在与斯蒂芬擦身而过时两人都友好的点了点头以示道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